【山離開門】且割難斷

: 07/30/2018 - 11:33

編輯大大對於上週那篇“割捨離”,那個“割”字心存一點疑竇,因一般的大路說法是“斷捨離”吧。誒,她有所不知,小眉小眼如老娘者,要攀上“斷”的高層次,以為話咁易咩。“割”就不同,沒明確深淺的捨離,縱然也不過是快刀切水的程度。

儘管四處為家,可每一次離開時,總是盡了最大努力把來過的痕跡抹得一乾二淨,儘可還原阿斗個人的空間。沒別的,因老娘私自承包了一家子的環保固打責任,不是每個人都覺得甘之如飴,尤其大斗就受不了。

比方說,吃過豆腐留下的白塑膠盒子,老娘順手拈來放在盥洗盆邊上,充當海綿的托子(她是不洗碗的,吃了就擺進洗碗機,累積滿了才開洗)。此外,我找個大小適中的紙箱,將超市的塑膠購物袋子往下套,就是一個現成的小型垃圾桶。(買回來的大垃圾袋還得囤滿才丟,老娘我也是惡(心)醉了。)還有,我把光滑的硬紙箱打橫疊高成了環保鞋架;至於大叔郵購葡萄酒運來的箱子,開封後如法炮製打橫放也成為天衣無縫的天然酒架子——拿取也極之方便因運來時已有防碰撞的間隔紙板框着。當然,那些漂亮的小禮盒,是最就手的零零碎碎的小物件收納盒子,除了方便打掃抹塵外也顯得井井有條。

唉,可惜老娘的種種,看在只相信消費,且浪費無邊並缺乏環保意識這塊的老美眼裡,反射性思維怕像是囤了一屋垃圾的情景。所以,在清理掉這些之前,大斗是絕不會讓朋友到家裡來的。乃至,當我們離開時,除了裡裡外外大清理一番,也會醒目地把這些曾被好好利用過的廢物一併清除出去,還原她單身公寓的原狀——等下次再來又重作馮婦……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