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結束與開始

: 07/29/2018 - 13:11

最著名的是卡夫卡的《變形記》:“一天早晨,格里高爾薩姆沙從不安的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床上,變成了一隻巨大的甲蟲。”最迷人的是杜赫絲的《情人》:“有一天,我已經老了。”最吸引我的是夏目漱石的《我是貓》:“我是貓,還沒有名字。”但馬奎斯怎麼說呢?他在《異鄉客》的前言裡說:“如果說我們不至於花一生的歲月再三改寫這部長篇,實在是因為起始一本書固然需要嚴密精確,收尾時也少不了這個條件。”他自己的《愛在瘟疫蔓延時》就是一個漂亮的示範。普利摩李維的《週期表》以碳作結,竟然把一整部宇宙生命史濃縮在這個元素裡。

在我的觀影經驗中,也有不少電影結局令我記得一輩子。最震撼的是《竊聽風暴》,男主角經過書店時,發現劇作家出了新書,打開一看,赫然發現劇作家在扉頁上向“HGW XX/7”致意。只有劇作家和男主角,以及我們觀眾,知道“HGW XX/7”是男主角當年為東德政府效勞的編號。這個收尾是一枚在你心中靜靜炸開的魚雷,令人完全不能自已。最揪心的是《我是羅賽塔》,女主角對一切一切心灰意冷,試圖自殺時卻發現瓦斯桶已經用罄,只好爬起身來,繼續背着生活重擔苟活下去。最動人的是《還書童》,小男孩及時趕到,把他不小心帶回家的作業簿還給坐他身邊的同學,他怕同學沒做功課會被老師處罰,所以通宵幫同學寫好了作業,裡頭還夾着一朵小雛菊。

《陪我走到世界盡頭》也有類似的結局。在默默家對面經營一間小雜貨店依布拉欣老先生信奉蘇非教義,對生活和生命都抱着一種通透活潑的態度,儼然一個智者,他對默默說過的話,給默默這個孤獨的少年帶來多少光亮、多少歡樂,每每讓默默感到驚異而好奇,老人家的這些智慧到底是從哪裡學來的呢,依布拉欣老先生總是莞爾笑說:“我知道我的可蘭經裡有什麼。”片末,默默在依布拉欣老先生的遺物當中發現那本陳舊的可蘭經,他比誰都好奇,到底依布拉欣老先生的可蘭經裡有些什麼,打開一看,裡面有兩朵藍色的乾花,還有已故老友亞都拉的一封信。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