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日本人的強迫症

: 07/29/2018 - 13:10

橫濱車站,一個六十來歲,身材矮小的中年人在等巴士,他身穿有領T-shirt和短褲,淺色T-shirt平服地塞在與手肘齊高的褲頭裡,見我走來稚氣地指示我往後面排隊,跟着向每一個路人揮手說再見,表情跟七歲男孩沒兩樣。我第一個念頭是:家人呢?回頭一想,就算父母尚在,恐怕也九十幾,自顧不暇了。這個老小孩自己會搭車,應該有自理能力吧?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就算智障,一樣把自己收拾到乾乾淨淨。

是的、是的,我哈日。

萍水相逢的日本男女愛問:喜歡日本什麼?我最喜歡日本乾淨;最喜歡日本一切井井有條。

到日本旅行,不怕人有三急,隨便一間公廁,九成九可以找到免治馬桶,而且大可放心使用,大小號完畢手指篤篤,便清潔溜溜,感覺特別舒爽,換作在馬來西亞,馬桶蓋能夠保持潔白已屬萬幸。我在仙台住的一家膠囊旅館,乾淨到配得上“潔白無瑕”這種形容詞,每次打開廁門,馬桶蓋自動掀起,還自動消毒噴灑香水,廁紙總是摺了個角,方便客人使用,讓人很容易把自己和貴賓聯想到一塊兒,忍不住沾沾自喜一番。

我因為曾在建築工程這一行打混多年,去參觀日本廟宇,擺脫不了習慣,總要打量建築物稜角接口處。日本師傅確實功夫了得,每個細節都完美無瑕,我尤其喜歡神社的屋頂,都是滑順弧度,特別悅目。

我敢說日本人絕對有強迫症,不信你去看看他們製作的和菓子、餅乾和蛋糕,全都精美到像藝術品,不僅教人不知從何下口,更難以挑起南蠻人粗糙的食慾,而日本精品店那些精緻的碗碗碟碟、布料包包手帕等都讓我費盡吃奶之氣,才沒把它們統統帶回家。

那天,我因為天氣熱得緊,跑到公園避暑,公園裡別說垃圾,連落葉也只有寥寥幾片,應該是有人剛剛掃過,抬頭欣賞樹木時,見樹枝上掛着捕蟲器,不禁拜倒在日本人縝密心思之下。

文/多風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