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古城春夢

: 07/29/2018 - 13:08

忠實粉絲有跟着電影去旅行的嗜好,收拾行李的同時乖乖做功課,地圖上勾勒起著名光影景點,如果是意大利首都,《羅馬假期》的咬手石頭人像和《甜美生活》的許願泉方位清清楚楚,抵埗後按圖索驥,還要架上墨鏡盡量把色彩繽紛的現實世界過濾成菲林的黑白,帕索里尼擁躉則乾脆去他遇害的海灘拜祭,一路芳心忐忑,祈禱千萬不要碰到邪惡但性感的小青年。天生懶惰的半票影迷當然沒那麼虔誠,最多只能帶着電影去旅行,興之所至就地取材,“哎呀《斷了氣》結局貝蒙多似乎在這條街中伏哩”,糊糊塗塗走馬看花。譬如這次在比雷埃夫斯港搭早班船,為免睡眼惺忪趕頭趕命,預訂旅館先一晚下榻,出了地鐵耳膜自動播放《永不在星期天》,我就記起這是禮拜天妓女不開工的港口,街童碼頭戲水畫面如走馬燈般湧現,無心插柳,惘惘吹了一陣昔日的微風。

奇怪,女主角美蓮娜梅高麗那麼風情萬種,香港報紙廣告老實不客氣譽為“歐洲第一號大肉彈”,居然一點具體印象也沒有,留在記憶的只是那幾個罔顧危險的插水反斗星,算命專家恐怕會批為三歲定八十。影片拍於1960年,跑龍套的兒童當年七八歲,如今仍然健在的可能十分高,說不定和咖啡座的小侍者聊聊,他或她會輕描淡寫彈出一句“那個是我祖父”,甚至熱情補充:“他和伯伯你差不多年紀,不過一生從事勞動工作,運動量超標,看起來比你年輕十年八年。”

生平看的第一部希臘電影,並非主題曲熟極而流的《痴漢淫娃》(Never on Sunday),而是原名《希臘人佐巴》的《古城春夢》(Zorba the Greek),可巧那段襯托兩個男主角跳土風舞的音樂,電台也常常播出,由慢到快的節奏考驗腿力腰力,和華語時代曲測試肺能量的《王昭君》異曲同工。六十年代中至末,獅城福康寧路斜坡的小小文化館,是法國文化協會和新加坡電影學會放映場地,幸好當時尚未實行分級制,未滿十八歲的黃毛小子只要交足會費,可以大搖大擺和老鬼們平起平坐,生吞活剝成人世界的七情六慾。毫無盈利可圖的活動,經費可省則省,空運而來的十居其九是聲色水平差強人意的十六釐米版本,飢渴的眼睛可顧不了那麼多,有得看已經謝主隆恩,卑微地學習何謂惜福 ── 最記得電視深宵播映《大國民》,血淋淋的接收器出現故障,每隔幾分鐘畫面就浮一浮,能屈能伸的我也不以為忤,金睛火眼看到玫瑰花蕾水落石出的一刻。

《古城春夢》由安東尼昆掛頭牌,令人驚艷的卻是阿倫卑斯,立即註冊成為他的影迷,接踵而至的《遠離瘋狂的人群》、《戀愛中的女人》和《中介人》看得津津有味。安東尼昆相貌奇醜,然而歐美左右逢源,主流商業片支流藝術片大小通殺,之前在《六壯士》領教過,甚至比查理士布朗遜更不開胃,《古國游龍》飾演蒙古大汗忽必烈,和演馬可波羅的德國俊男賀滋保荷斯成強烈對比──此片卡士包括奧馬沙里夫和奧遜威爾斯,單看明星值回票價,一直希望在巴黎二輪戲院重睹。

文/邁克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