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彩繪仁心】國際醫療(四)

: 07/28/2018 - 12:13

我們都知道在國際醫療裡傷患運送是極其重要的一環,因為這運送過程牽涉到病人的生命安全,所以極需要轉介醫院、運送團隊與接收院方的溝通與合作。但是不管醫療傷患運送過程如何,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是必須考量的,那就是運送過程的溝通與費率問題,因為這會影響到後續的醫療,甚至是結果。

某天下午,正當自己準備下班之際,突然發現診間外面出現了一個身影,基於好奇心於是我就出去看個究竟。

“哈囉,請問你是黃學謙醫生嗎?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以前曾經到過你家補過習的莫小姐啊!”這位小姐說。

“哦,原來是這樣子啊,那請問莫小姐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呢?”我說。

“是這樣子的,我的一位親戚在前幾天到XX國遊玩時得了重病,現在在那裡的加護病房治療,醫生說他的腹部有一顆十多公分大的膿傷造成嚴重感染,需緊急開刀否則會有生命危險。但因為開刀風險很大,且很可能會在醫院住很久時間來做復健與治療,所以我們打算用專機把他空運回來做手術治療,就是想請問你這裡可以收治他住院嗎?”莫小姐說。

“唔,聽妳這樣子說,我這邊應該是沒什麼問題,但我想知道他現在的病情如何?什麼時候可以過來?還有他有沒有買醫療或旅遊平安險?”我說。

“我親戚是沒有買醫療險的,因為他是高血壓與糖尿病的病患,所以買不到醫療險,但是我們這次是有準備一筆錢應該夠把他空運回來治療的。”莫小姐說。

“那莫小姐我想問一下,這次是請什麼專機將妳親戚送回來?”我說。

“我們是用XX醫院的國際專機送回來的,費用大約是3萬令吉。”她說。

“3萬令吉?妳確定?因為聽起來實在很便宜,我以前聽到的至少要十多萬令吉,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儘早進行吧!”我心裡在想,會不會是因為這家醫院的新服務項目,所以一開始價錢開的比較便宜。

轉院過程出現壞消息

結果在過約兩天後,我看到了莫小姐的親戚徐先生出現在加護病房,沒想到過了沒多久,我又看到莫小姐愁眉苦臉的出現在我的面前。

“黃醫生,我有一個壞消息要告訴你,希望你不要介意。”莫小姐說。

“壞消息是?妳的親戚徐先生在加護病房裡的情形看起來並沒有那麼差啊?”我有點好奇的回答說。

“老實說,我也不知道事情會變成這樣子,我想可能是因為溝通與匯率上有問題的關係,這次的國際醫療專機費用其實並不是3萬元令吉,而是超過了28萬令吉,我想我們現在實在沒有能力在你這裡繼續住下去了,可不可以請你把他轉到政府醫院去治療,因為我們已經實在是沒錢、還變成負債纍纍了。”莫小姐有些無奈的說。

“赫,原來是這樣子啊!看來我也只能先把他情況穩住後,才轉到政府醫院去開刀了。”我說。最後這位患者轉到了中央醫院開了刀,做了復健,也住了好幾個星期,可謂是吃盡了苦頭,轉院時自己為了減輕患者的醫療費用還特地與醫院商討給患者打折。

總的來說,在運作國際醫療時一定要事先做好溝通(最好有白紙黑字註明),且也要清楚知道國際間的貨幣轉換率為何,因為如果費用太高的話,那倒不如留在當地治療效果可能會更好(特別是當地醫療水平更高)。

文/黃學謙醫生

內科專科重症次專科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