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鐵路部分技工獲善待 印團隊訪後人查史實

: 07/27/2018 - 14:13

(怡保26日訊)我國“死亡鐵路探索團隊”特地前往太平,采訪与拍攝當年在泰國北碧府(Kanchanaburi)日軍A營和B營的2個家庭仍健在成員,以了解他們沒有被虐待的真相,以製作記錄片。

該組織主席詹德蘭薛卡覽和蘇古曼那拉亞南2名印度籍學者,在文史工作者劉道南和盧觀英夫婦,連同日軍A營的太平技術人員儿子鄧培光一起過去太平。

劉道南指出,死亡鐵路共有20万戰俘及苦工被虐待至死,据他夫婦倆最近訪問3個太平家庭成員反映,當年被聘到距离曼谷122公里的北碧府日軍A營和B營的機械技工和家庭,卻沒受迫害,待遇也不差,獲得工資之餘,吃住尚可,營內算是行動自由。

他說,死亡鐵路探索團隊由30余名成員組成,大部分是印籍,他們的父親或親人曾被捉到死亡鐵路當勞工,受盡折磨,有些是一去不回,葬身在泰緬大森林里。他披露,組織內尚有學術研究、史料搜研等等,宗旨是搜研慘案史料之餘,也提高人們對這起人間悲劇的反思及銘記。活動包括進行口述歷史、訪談与記錄、挖掘史蹟、實地考察等。

“詹德蘭的父親是被捉到死亡鐵路勞役,即使受到虐待,仍僥倖地可以回到馬來亞,他曾兩次到北碧府視察死亡鐵路和桂河橋考察。”

蘇古曼是美國德克薩斯州中西部州立大學政治學教授,他對死亡鐵路歷史課題感興趣,今年2月回到馬來西亞研究。

劉道南聲言,一行人到太平訪問1942年到1945年當時八九歲整家住在A營的伍成添(84歲);伍成添父親伍牛在太平鐵船公司工作,1942年听說日本征聘技術工人到暹羅建鐵路橋樑,待遇頗佳,在錄取後,舉家乘火車到曼谷。

伍成添一家被安頓在北碧府一個小鎮里的B營,住在亞答排屋;他當時年僅8歲,父親每天乘日軍的卡車到工地,母親与孩子則在有日兵看守的營房里,伙食受控制,吃大鍋飯,每周有一次豬肉或牛肉,婦女可以到附近的泰國人菜市。伍牛有薪水,但不算优厚。儿童在營里的行動是自由的,日軍還教孩子上日語、唱日本歌和看電影。

伍成添清楚記得,在營房里的太平家庭沒有遭受挨打、虐待、折磨、殺害等等暴行,但他從父親口中听聞,工地上苦工被殘暴虐待之事。

北碧府A營無虐待事件

現年82歲的黃錦桃(太平退休校長劉耀華夫人)反映,她7歲時,其父親黃健在甘文丁日本兵房任職修車的技術工人,也是報名而全家搬去北碧,一家人住在A營。

她說,日軍給予技術人員家庭的待遇不算太苛刻,母親以工資外出買日用品,也買一些食物補充大鍋飯菜的不足。雖然日軍教導孩子學日語,但几個家庭的少年,曾在太平讀過華校,也教導年幼的孩童學華文。

“A營管束不嚴,也沒有受虐經歷,還批准母親回家探親。母親有一次還帶弟弟乘火車到曼谷,再回到太平,帶了一些白米分給親人。日本投降後,她我一家被英軍安排回到馬來亞。”

詹德蘭:善待屬特殊例子

詹德蘭表示,這是死亡鐵路另一面的故事,但死亡鐵路仍是恐怖的悲劇,盟軍俘虜和華印籍死難者与受害者無數,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因特殊原因如日軍需要依靠的機械技術人員,整家被安頓在那儿而沒有收到虐待,那僅是非常個別的例子。 ”

劉道南提到,死亡鐵路歷史已經過去了76年,可是大部分史蹟尚未被完全挖掘,華文記錄与論述也很缺乏,他會繼續搜集這方面的史料,特別是死難者的記載。

曾有親人當年被捉到死亡鐵路勞役,無論有沒有回來,不妨聯絡他012-5217412或電郵[email protected]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