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不眠城

: 07/27/2018 - 13:42

大斗那老廣鐵哥兒的岳父母從上海來訪,既知咱們也上來紐約了,故而特約了週末大家聚一聚,畢竟他們還人生地疏,連可以聊天的人也沒多一個。兩家距離其實也沒多遠,約莫不就30分鐘的車程。然,偏這段跑在所謂的先進文明的路上,卻等同穿越到了蠻荒地帶。光是曼哈頓城中那段眼花繚亂的雜七雜八岔路,以及那逼仄的海底隧道,呃,搞到咱們一路幾乎屏住氣,簡直都忘了自然呼吸是啥回事。既亂水又堵塞的交通是其一,但個個貌似很針對自己駕駛技術的其他車子,定力要是水皮一點恐怕要被嚇得尿褲子去了。(本來就有交通高度恐懼的老娘,坐在車裡就像在車水馬龍中作溺水之掙扎。)

儘管紐約開車大不易,老娘卻天真無知地,鼓勵大斗該以子之矛攻子之盾。只要能駕馭這城的道路,從此地球表面所有路都是濕濕碎大無畏了。“在我可以駕馭之前,恐怕早就被壓力山壓崩潰了。”她倒有自知之明。那趁半夜無車出來練手唄。呃,結果又被噴:“你沒有聽過紐約不打烊這個說法嗎?”

猶記得在倫敦那會兒,就奇怪滿大街看到盡不是奔馳就是寶馬,又或者是勞斯萊斯、捷豹之類全高級車子(對了還有豐田的混動Toyota Hybrid)。那時心裡暗忖,嘩,倫敦人的銅臭味還真相近相投呀。後來方知,入城得額外付費且限制多多——錢是最方便的階級說明。紐約打着民主旗幟,自然不設入城限制,你愛來不來,重點是每個收費站得留下昂貴的買路錢(一小段路閒閒就15美元)。反正鈔票沒有屬性,任何車輛都會得到一視同仁的尊重價值,開車的人吃得鹹魚就要有抵得渴的覺悟——只要hold得住“五環你比四環多一環”。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