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矛盾俗物

: 07/26/2018 - 12:36

五月份開車下北卡時,畢竟車裡有個年輕人,我們一路沒停頓直奔了整900英里。父女倆為了讓老娘有個比較具體的概念,就說這大概等於從吉隆坡直開上曼谷……這次咱兩老自己開回紐約,對體力和眼力有點信心不足,所以選擇在半途──西弗吉尼亞州的一個南北戰歷史性小城鎮留宿一晚,順便在這個有200居民的小鎮轉轉。

其實,從來就不會太勉強自己去充當文化人,老娘就是個貨真價實的歷史盲。乃至,對這麼一個當年兵家之爭的歷史性佔據重點地方興趣也就一般般。倒霉的是,倒因走出了身汗再加太陽一曬,皮膚立馬過敏復發奇癢難當。還不撒丫子似的,急跑回酒店洗洗涼快去消癢。姑且就讓我當個終日躲在夏涼冬暖室內的城市俗物得了——心裡原本就這般想着的。

可是,當車子一拐進交通縱橫交錯,路邊風景由滿眼的青綠樹木,轉換成一片鋼骨水泥後,突發的焦慮感從四方八面撲來:時速只要稍微慢了一點下來,不耐煩的嗶嗶啵啵就在車後響一片。唉,真分不清,到底是他們都趕着要去拯救宇宙,還是我們真的就阻礙着地球轉這樣。(這時突然就懷念起住小城鎮的好處:茫然不知所措時,四路車皆安靜地停頓下來,至少充分有耐心地等待你決定好自己的方向那幾秒鐘。)

這種時刻會讓你衷心地覺得,上帝最偉大的存在,莫過於讓創造智能手機和衛星定位系統的人,誕生在這個我也能及時共享的時代裡。這簡直是應付現代交通大戰的最先進完美武器——少了它絕對是死路一條且死得難看。(想起以前的學生時代,咱們誰不就僅靠着一本地圖冊縱橫全美。誒,大家到底是怎麼活過來的?)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