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身晉升動作導演 林佑賢設公司栽培特技演員

: 07/26/2018 - 12:18

電影或連續劇中的不少畫面,都需要替身的演出,無論是文替、武替、裸替等,這些人都是所謂的“無名英雄”,特技演員跌爬滾打,都是實打實的,非得經過訓練不可,而且在表演過程中還有可能受傷,所以他們的收入,都是辛辛苦苦掙來的。

這些無名英雄能否冒出頭,除了得靠自己的努力,也得靠好時運,才有可能闖出一片天。就像港星成龍、“歌壇浪子”王傑和已過世的“小黑”柯受良,他們都是武行出身,也都曾當過特技演員和替身,並靠着武打好身手,闖出一番成就。

從武行出身的龍虎武師,是香港在六十年代的特有行業,他們打得、跳得、死得,這段功夫片的黃金時代也催生了無數個武行傳奇,其中,又以成家班、洪家班、劉家班及袁家班的表現最為出眾。

在大馬,特技演員林佑賢也於2011年成立了戰略特技公司,並拉攏了多名特技演員,將他們的專業和專才分得更細,而不再是以往的“一個人一腳踢”。

來自吉隆坡的林佑賢年僅36歲,出道18年,目前已成立自家的特技公司,身為動作導演的他,招攬了多名具有各項武術體操基礎和特技經驗的人士,積極培訓新人,可說是本地少數的專業特技團隊的創辦人之一。他以實踐行動守護着武行的未來。

大馬武打動作仍待加強

“在外國的影視界,武行很受到重視,動作武打片一直都是主流,並也展現非常專業和具水準的演出,從中也讓武行人的福利保障有所提升,但是在大馬,還仍有進步的空間,在動作武打方面,大馬製作還是沒有很大的突破,這都需要加強。” 

對於成立戰略特技公司的原因,林佑賢說,他是因為期待可以帶動和突破武行人的未來,才會把一群有武術或體操底子的兄弟給拉進來,就是希望大家一起齊心努力,因為對他們來說,除了當教練,出路並不廣,而武行就是展現他們專才的最好舞台。

“動作片在大馬其實也有很大市場,觀眾非常愛看,這也是為何成龍、甄子丹是票房保障的原因。但是我們面對的最大問題就是預算不高,有着種種限制,也讓我們很難有更大的突破。外國製作費高,拍攝時間長,細節方面自然可以做到滿意為止,一部電影可以拍攝20或30天,一部電視劇則可以拍攝3個月,他們可以玩很多細節。”

林佑賢成立的戰略特技公司約有10名特技成員,而他也特別強調專業的分類,比如,特技電單車,他說,每個特技演員都會表演電單車特技動作,但有者在這方面特別有天賦,所以他就會把這群演員加以分類,並提供他們更專業的訓練,讓每個演員可以肩負不同的任務,這才能帶出更有水準的效果。

曾是國家武術隊代表  擅長南拳南棍南刀

林佑賢是前國家武術隊代表,他擅長南拳、南棍及南刀。1999年至2003年間,他先後獲得亞洲青少年武術錦標賽金牌及多屆馬來西亞全國武術錦標賽金牌,另也曾獲世界武術賽及東運會武術項目等獎項。

2000年,他退役後便進入影視界,擔任業餘武行,2003年轉為全職,兼任動作演員。曾參與香港、新加坡、馬來西亞電影及電視劇的拍攝工作,也曾擔任替身、特技和動作演員。

2006年,他開始擔任武術指導及武術導演,2011年開設戰略特技公司,是本地少數的專業特技團隊的創辦人之一。

“我爸爸是練武術的,我和弟弟從小就跟着他習武,但我後來選擇了當特技武行這一條路,雖然父母都支持我,但母親難免會擔心,而讓她最不安心的就是我長期工作不定時,可能這個月有工開,下個月就沒有了,再有就是常常吃不定時,還得熬夜,這都是我們這行比較辛苦的地方。”

拍過多部影片常受傷

林佑賢當過無數影片的特技演員和替身,包括《KL Menjerit》、《老師嫁老大》、《CEI》、《Jangan Pandang Belakang》、《Setem》、《撞鬼》、《行X搭錯》、《大英雄‧小男人》、《逆戰》、《金童玉女》、《釋迦牟尼佛傳》、《阿炳之馬到功成》、《茨廠街女王》、《鬼影後》、《情牽南緣》、《追影築夢》、《稽查專用》及《無間行者》等等。

一般武行會說,學功夫的人,必先學會如何受傷。對林佑賢來說,受傷也是平常事。

“比較嚴重的一次,就是幾年前演綁匪的替身時,被倒滑關上的貨車門撞到頭,以致我當場血流如注,到醫院縫了7針,但是,我隔天又馬上開工。”

至於他擔任特技導演的幾部影片,則是讓他較為深刻難忘的電影。

拍攝《甲洞2》時,其中有一幕一氣呵成,不喊卡的拍攝手法,讓他最有滿足感。

“當時要拍一人打七人的對打畫面,我得從頭到尾一個鏡頭拍完走完,不容許有一丁點的出錯,那種拍攝手法,完成後真的很有成就感,也很突破。”

另外,《Ryujin Juwara》的拍攝工作也讓他拍得很過癮,因為那部電影類似蒙面超人,這是在大馬少有的電影題材,他們的造型和穿着會讓他們呼吸困難,且也有人中暑而昏倒,但這是不一樣的製作方式,讓他印象深刻。

演火人危險性最高

林佑賢說,當特技演員,安全防範和措施最為重要。

“比如,在拍爆破場面前,得精確計算火藥份量、爆炸力度、爆破及清場範圍,並需檢查滅火器材,替身兼特技所穿的防火衣也須符合防護規定,同時需檢查有否塗抹防護液。拍攝跳樓場面前,則須確認樓層高度、風向、角度、地上所鋪的安全床墊厚度和幕布範圍。滾樓梯時,樓梯斜度、階級,是否有轉彎等都得注意,並得確保頭部安全。”

此外,他披露,演火人則是所有特技動作中,危險性最高的一項。

“因為火人需火燒全身,最擔心的就是火勢失控,所以,各種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得很充足。比如一定要塗上防火膠,因為火是往上燒的,這防火的膠,一定得很有技巧地塗上,塗的部位都非常關鍵。”

他說,特技演員和攝影師的配合及默契也非常重要,因為高難度的搏命演出只在一瞬間,最擔心的就是攝影師捕捉不到鏡頭,所以,林佑賢經常會取過相機自己來拍,以免白費了特技演員的心血演出。

替身分文替 武替 筆替等 裸替片酬最高

林佑賢說,一般替身其實分兩種,一種是大家較為熟悉,也就是他所擅長的“武替”,另外一種替身則是“文替”,各種不同專長的專家,都是一部電影裡不可或缺的角色。

他說,“文替”即“文戲替身”。為加快拍攝速度,經常會出現A、B兩個戲組同時拍攝的情況,這時,文替就會替代演員拍全景戲或有背影的戲,英文稱為“Stand In”。

文替也就是代替主要演員走位、站位置,讓工作人員找鏡位、打燈光用的替代演員。為省時,劇組就會找來一些高度和身形相仿的替身,專門負責替主角明星站位試光,調好位子和角度後,才由演員入鏡。這就是一般俗稱的“埋位”或“站位”替身。

在外國,替身的工作分得更細,包括筆替、裸替,聲替、音替等。

筆替就是代替主角寫字、聲替是代演員說對白、音替就是東西方樂器兼精,並代替主角彈奏樂器的替身。而裸替則是代替演員演出裸體一幕的替身,也就是當大牌明星不願意演出裸露鏡頭時,便得由替身演員來演出裸露鏡頭。一般來說,在替身行業中,裸替的片酬可說是最高的。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