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矯情

: 07/25/2018 - 11:51

臨走前,到後院巡視了會兒,順手把幾根四季豆摘了回來。然後,也讓在前院勞動着的大叔把那幾顆草莓一併採了。他說:“還不夠紅艷(熟)呢。”誒,這個時候還管它紅不紅艷,不摘就等於留給蟲兒開大餐了唄。

頻密的來去四處為家,我以為自己的心臟逐漸已被練就,對星移斗轉的人情世故早已變得堅硬無感。不意,看到那些植物後,突被一陣難以言喻的悲嗆襲擊——說是矯情的確也真夠矯情了。可偏偏咱們此刻卻又似無情的落荒而逃,即使有再見時刻,恐怕已是不同的時節了。天曉得,又會是哪個猴年馬月?雖不至於物是人非,但事事休卻是肯定的——別說熬到冬天,夏天沒人定時給澆水恐怕在秋天來臨前葉子就已飄零了。

其實自大叔回來大事整肅及細心打理一番後,羊角豆和四季豆已開花結豆了。那一排意大利瓜看起來,不計時日還真有能吃上瓜的希望跡象呢。最最可惜就是那幾株球子甘藍,樹梗已長得快有掃把棍般粗了,梗上更冒出一排蠢蠢欲動要包球子跡象——就等氣溫下降卷葉子成球狀而已。

之前流竄往返在四季裡,最大的感覺就是熱與冷的差別,若要更多層次的感觸恐怕指的是衣服——直接影響行李箱的容量呀。可這次稍微有點不一樣,因為種下了一院子的植物,果真好像有點扎下根的象徵似的。除了想看看它們生長的情況,還奢望有所收成呢。換個角度來說,時間在某個地方的流逝中,像具體抓住有實在生活的痕跡。

誒,如說自己近年來有任何長進,那大概是實施着一種“沒期望沒傷害”的訓練模式。哈,我的惰性倒給了諸多幫忙,心靜如水四處為家,不意,如今卻被幾株植物絆了一跤似的……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