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爆炸戲燒傷下巴無法張口 陳旻煒誓不轉行

: 07/25/2018 - 11:49

5年前,馬來電影《Balistik》拍攝過程中曾發生一場意外,一場槍擊爆炸場面因火勢失控,導致一名特技演員成了“火人”,被二度灼燒重傷入院,由於傷及下巴和嘴巴,整整一個月,那名特技演員無法開口說話,連進食都成困難。

 這名特技演員就是陳旻煒。當年那場嚴重意外發生後,他的女兒哭成淚人,太太則一再勸他別做了,雖然他一度也有想轉行的念頭,但是,最終還是堅持了下去。

他豁達地告訴太太:“廚師手上都會有許多被油燙傷的傷痕,這才是廚師。做我們武行的,身上當然也有傷才叫武行。特技,是他用來養家餬口的專才。

 他說,特技演員永遠都是幕後英雄,燈光永遠只照在主角和演員身上,沒人知道那是武行的心血,但這會令他心酸嗎?他頗不以為然,對他來說,武行的工作雖不會令他大富大貴,但可供他溫飽,這就足夠了。工作給他最大的成就感,就是影片完成後展示了完美的動作畫面,獲得觀眾的欣賞和掌聲。

在中國,特技演員又稱“武術演員”或“武行”,在香港電影史上,武俠、功夫片更一直是最重要的一支,早年的香港影壇把出身武術行當,後參與電影拍攝的武師尊稱為“龍虎武師”。

現年46歲的陳旻煒認為,特技演員和替身演員不同,特技演員是觀眾看得到真面目的,而替身演員則不會露臉。在演藝圈打拚了25年的陳旻煒既是特技演員也是替身演員,不僅如此,他目前還兼任主持人、歌唱和跳舞等表演工作。

 陳旻煒不但是一名演員,同時也是州體操選手,他是於1993年進入娛樂圈,歷年來曾參與多部電視和電影的演出,在特技演出方面,他參與的影片就包括香港的《神偷次世代》、《父子》、《夏日樂悠悠》、《逆戰》、《同謀》等,新馬影片則有《Phua Chu Kang The Movie》、《同一片藍天》、《阿炳心想事成》、《阿炳馬到功成》、《大英雄•小男人》、《老友鬼鬼》、《他鄉來的女人》、《四個愚夫之金玉滿堂》,而馬來片則包括《Cara Mengundang Hantu》、《Puteri Gunung Ledang》、《Balistik》等。

肉搏謝霆鋒 車撞郭富城

 他還曾跟港星謝霆鋒在《逆戰》中對打過,並曾跟郭富城在《父子》中駕車對撞過,他也挑戰過無數次高難度的動作,也曾受過大大小小的傷,最嚴重的一次,就是在5年前拍攝馬來電影《Balistik》時,飾演殺手的他,當時是跟主角有一場槍擊戰後引發爆炸的拍攝工作,但過程中卻發生了意外,火勢失控,導致他成了“火人”,結果,他因二度灼燒而重傷入院。事發時,現場一片驚慌,一些工作人員更是嚇得哭了出來。

 那次意外導致陳旻煒入院就醫整整一個月,當時,他也因為下巴和嘴巴嚴重燒傷而無法張口進食,女兒因此哭成淚人,太太也對他的工作越加沒有安全感,但陳旻煒卻告訴妻女:“廚師手上都會有許多被油燙傷的傷痕,這才是廚師。做我們武行的,身上當然也有傷才叫武行。”他復原後,又重新投入其他拍攝工作。

 陳旻煒說,他的英文和電腦都不行,特技演員是他唯一可以用來養家餬口的專才,雖然這門行業不能讓他大富大貴,但起碼可供他溫飽,讓他有力氣完成下一個任務。

 他披露,沒有多少人可以理解武行人的那份滿足感,雖然特技和替身都是幕後英雄,他們付出許多心血後,卻是“照亮”了主角,但他並不為此覺得心酸。

 “對武行人來說,只要可以挑戰到一個非常高難度的動作,並為影片帶來最完美的畫面,贏得觀眾的掌聲和讚賞,同時贏得理想票房和獲良好評,那就是最大的成就感。”

 他永遠也忘不了25年前第一次擔任特技演員時的那一刻。當時,他是當一名女演員的替身,那畫面是要拍攝他被撞後,整個人飛撞另一輛車的玻璃鏡,並撞碎玻璃後死在車上的畫面。

 他說,那是一場非常深刻的體驗,也因為那項體驗,讓他堅持到今天。

撞得全身玻璃碎 掌聲滿堂

 “那時候,我還是一名菜鳥,第一次當特技演員,什麼也不會,而我當時的特技師傅是從香港來的,他什麼都不說,只說三二一準備後,就直接叫我衝上去了,我當時也是什麼都不想,就直接做了,做完後,我滿身是玻璃碎片,但當時的情景,我還記到現在,一拍完,現場所有的人都馬上給予我熱烈的掌聲,圍觀的路人也拍起手來,那一刻,我真的很滿足,我告訴自己,以後的以後,都要記住這一刻的掌聲。”

 雖然沒有難不倒他的動作,但陳旻煒也有弱點,就是最難克服跳樓的動作,因為他有畏高症。

 “我什麼動作都做得到,但是只要是跳樓的動作,就會難倒我,還記得多年前曾為TV2拍攝一項小品作品,劇內述說我因為負債後妻離子散而想跳樓的畫面,劇情是要我爬上四、五樓後跳下來,可是,我一去,雙腳就馬上發軟,事實上,當時都已做好安全措施,但是我就是很難完成任務,後來跳下時,我還緊閉着雙眼,並深刻感覺到,我已經把生命交給了我的兄弟。”

加入醒獅團改善口吃問題

來自怡保的陳旻煒能言善道,但誰也沒想到,原來他小時是一個口吃的孩子,每次想要說一句話,花了很長時間都無法完好說出口。

 陳旻煒說,他是家中長子,下有三個妹妹,除了他和父親,家中都是女人,而這也導致他較為內向和害羞,後來更造成他口吃。直到他讀小學六年級那年,加入醒獅團,並與外界有了更多的互動,他才漸漸擺脫了口吃的問題。

 長大後的是陳旻煒非常熱衷於體操,他有一身敏捷又不凡的身手,還可以做出後空翻等高難度動作,後來更成為州體操選手,也因為這份專長,1993年,他有機會加入特技和替身工作,1994年,他更加入第五屆演員訓練班,正式成為演員,並曾接下許多特技和替身工作。

開辦公司培育新血

陳旻煒說,他如今已有了一年紀,體能也開始受到局限,所以,他開始準備退下來,並培育一些新生代接班,也因此,他和他的一群合作伙伴合組一個叫“戰略”的公司,專門提供動作場面服務。

 “對於一些對這一行有興趣的年輕人,我想說的是,做武行,一定要有很清晰的思維,且要很專注,而不是來玩玩而已。在做足安全措施後,一定要清楚的告訴自己,我一定要成功,然後敢敢去做,這樣才能突破一關又一關,心理建設也非常重要,有良好的心理素質,才能成功完成任務。”  

 他也明白武行的“壽命”有限,所以,過去這些年來,他都積極朝各方面發展,尤其是歌唱事業,只要有參加比賽的機會,或有登台的工作,他都會去,為的就是可以提高自己各方面的專才,如果他有一天無法當特技演員了,至少還有能力通過其他方式給家人三餐溫飽。

同行拍跳湖動作溺斃

武行這條路是很艱難又心酸的,陳旻煒也看過不少同行的不幸遭遇,他說,他就曾痛失幾名武行兄弟,並為此感到非常難過。

 “做我們這一行,全身都是傷,因為勞累過度,我身邊有很多兄弟都是四、五十歲就離世了,其中有三名都是49歲離開,其中一人的身上更是從頭到腳沒有一寸皮膚是完好的,但後來,他死於心臟病,而非工作受傷,原因是他長期熬夜,且勞累過度所致。”

 而另一名兄弟也是讓他至今都很痛心的。“那名特技兄弟其實已經進入半退休狀態,他之前被一名大老板器重,已經不需要再出來當特技和替身,偏偏他就是有一個癮,太多年沒做,想挑戰一下,結果卻在拍攝過程中發生了意外,他跌下湖後失去蹤影,屍體三天後才浮上來,讓我們都非常難過。”

辛勤工作只為養家活口

武行的工作再辛苦再危險,也得要撐下去,而陳旻煒為的,就是可以給家人三餐溫飽。

 陳旻煒和太太育有一對兒女,兒子目前只有6歲,女兒則是13歲。

 “太太在我入武行時就認識了我,所以她是看着我入行的,對於我這份高風險的工作,她從來沒有意見,一直都是默默支持。”

 可是,在他們結婚有了孩子後,陳旻煒就開始感受到了壓力,雖然太太仍然不曾反對他的工作,但他可以感受到太太的壓力和沒有安全感,他也曾經一度掙扎過,到底是不是該放棄,但最終他還是沒有離開。

 “如果每個人都要當醫生,那還有誰來當農夫?我們武行人的成就感很少人可以明白。為達到一個動作,我們可以撐住,身上滿是傷痕也從來不喊停,為的就是最完美的一個畫面,看到那個效果,觀眾的掌聲和好評,雖然大家可以看不到那是我們的心血,但對我們來說,那也就是值得了。”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