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演跳樓被車撞特技 貝富權當替身凶險辛酸

: 07/23/2018 - 18:52

特技演員,是一般人看不見的演員,他們身手不凡,做演員所做不到的動作,他們用自己的生命來成就明星,從來不知自己能否有出頭天,或能不能再見到第二天的太陽,但是,就算多次經歷生死關頭,差點丟了性命,他們依然無怨無悔。

一部電影,絕不能沒有特技演員的存在。然而,劇終後長長的名單上,無論是幕前或幕後,多不會出現他們的名字,甚至連觀眾也從來沒有看過他們的真面目,且不知有過他們的存在,這就是無名英雄──特技演員最讓人心酸又感動的地方。

大馬的特技人或替身演員和外國的更是大有不同,外國的特技演員常是一些大牌明星的專屬替身,但大馬的特技演員的工作卻是包山包海一腳踢。

現年36歲的貝富權就是一名特技演員兼替身。他是前國家武術隊代表,過去也曾當過演員、替身演員、特技人員,如今已退出娛樂圈,轉當武術教練,更多時候,他已進入半退休狀況,到處旅行以便體驗不同的生活。

23歲獲世界武術冠軍

貝富權來自砂拉越美里,他自小性格偏怪,喜歡獨處,他父母是小販,而他自小就喜歡在父母親檔口的空地上對着空氣對打,並夢想有朝一日能遇見高人,練得一身武藝。

上了小學後,他就與運動結下不解之緣。他在讀小學時最愛長跑,年紀小小就已能和中學生一起競爭了。入讀中學後,他又轉學跆拳道,直到中學畢業後才愛上武術,並在19歲那年開始習武。起先,他是跟隨着他的啟蒙教練(張教練)習武,自從遇到了當時砂拉越州的中國客卿教練彭英後,從此,他的人生有了莫大的變化。

貝富權擅長南棍、南拳及南刀,由於他遇到一位好教練,所以,他苦練4年就出師,他也是前國家武術隊代表,23歲那年就拿了第一個世界冠軍,2003年至2008年間,多次獲頒世界武術錦標賽金牌、銀牌及銅牌,2008年,他更在北京奧運武術表演賽獲南拳及南棍銅牌,國家武術段位為6段。

“26歲那年,由於彭英老師在馬來西亞任教武術的合約已到,並沒再續約,想回國養老了。我也隨之在奧運之後退了下來,就結束了我這精彩的武術生涯。”

過去想當巨星如今半退休

貝富權上了年紀後,心態有了不同的轉變,以往他一直夢想成為國際動作片巨星,如今的他,只想回歸平淡,也已進入半退休狀態。

“我已經很多年沒當替身了,空閒時就教武術,但也沒完全退出娛樂圈,畢竟還是喜歡這個領域的工作。之前確曾因為工作而受傷,也因此暫時告別了這一領域一段時間。現在也不算重出江湖,但只要是接到工作,就會參與其中。雖說這個領域的工作量和酬勞相對來說比外國市場低很多,但比起一般打工仔的工資卻略勝一些,只是收入不穩定罷了。”

從去年開始,貝富權也有售賣一些來自中國的中藥產品、藥膏貼和藥膏,但他笑說自己在這一方面並不是很積極,因為他現在只想到處旅行,繼續過自己想過的生活。

“其實,我屬於愛獨處和愛自由的類型,因此,我都會選擇比較寬鬆的工作方式。我教武術也不固定,哪裡有需要,我就會過去幫忙帶帶武術課,以維持生活。雖然工作不穩定,有些時候會給自己帶來生活上的一些負擔,但這畢竟是自己的選擇,所以,我甘之如飴,並享受這短暫人生旅程的點點滴滴。而生活中的酸甜苦辣,我都會去體會和感受,並樂在其中。”

享受當演員工作

幕前和幕後,貝富權都曾參與過,而他其實更享受當演員多一些。

“我比較享受當演員的工作,因為只要把角色揣摩好,並掌握好對白的意思,接下來就得靠自己和整個劇組把戲演好。這比較適合我的個性,就是管好自己就好了。只是難度就在於無法進入角色性格,無法把對白詮釋得自然。當然有時候,我們所預想的角色性格和導演所想的角色性格會有些不一樣,而這也需要雙方互相溝通,因為每個人的想法和觀念都各有不同。”

然而,他也坦言,他本身的條件也不太符合馬來西亞演員的要求,所以,他一般是從事特技行業的工作量比較多些。

他說,當特技演員比較累,因為他們得吸收更多前輩的經驗,並學會保護自己及別人的知識。接下來就得在技術方面和臨場方面的應變多下點心思,以確保每一場幕後特技工作都能安全的圓滿完成。

因工作受傷動手術

說到驚心動魄的經歷,貝富權說,他所做過比較考量安全技術性的特技動作就是跳樓、被車撞後翻滾、吊鋼絲在半空中拍下墜落的鏡頭等。

他早前也因工作而導致左膝蓋前十字韌帶斷裂、半月板損傷,過後也動了手術,而他慶幸的是,當時還有保險替他支付高昂的手術費。

“這行最心酸的是工作量少,酬勞底,因為沒有固定工作,所以,我曾試過半年沒工作的情況,可謂飽受煎熬。”

他說,由於大馬的特技人員工作量多的時候,收入僅可維持3到4個月,但這種情況是少之又少,一般都沒那麼高的收入和工作量。

“做這行受傷的幾率高一些,但只要安全措施做得好,幾乎沒什麼大問題,偶爾一些小傷其實還好。但這門行業的員工通常很難買到保險,甚至有些保險公司都不保,就算願意接受我們的投保,所設的保費額度也特別高,因此,大馬的特技人員應該沒幾個能負擔得起。”

而他最感激和安慰的,其實就是他的家人,無論他做什麼,家人都會給予支持,並讓他自由發揮。雖然他知道他們都會擔心,所以,他有時候也會覺得很對不起家人。

曾拍逾50部  電影連續劇

貝富權在2009年退役後,靠着受過專業訓練的好身手而佔了優勢,2009年,他參與人生第一部本土動作電影《龍拳》的拍攝工作,他在這部電影裡飾演殺手,後來更在多部馬來驚悚片,如《Pontianak》和《Malaysia Ghost Story》裡面擔任替身和動作編排,並在中文製作的《瓦煲咖哩》和《撞鬼》裡身兼多職——吊鋼絲、撞車、動作設計。

2011年,他參與了電影《阿炳之心想事成》的拍攝工作扮演翻車助手,並在新加坡電影《小孩不壞》擔任動作設計助手、在電影《大英雄‧小男人》裡擔任武師、《挖寶咖哩》裡擔任動作編排助手,《鬼佬大哥大》裡則當忍者及特技動作設計。

2012年,他也在史詩式電影《新村》和戰爭片《Bravo》挑戰了槍戰和爆炸連連的危險動作,之後更參與《蓋世英雄》、《A+偵探之同謀》和《逆戰》等幾部香港大製作,且先後擔任黎耀祥和郭富城的替身,兼顧動作編排和鋼絲組助手,還有爆炸和槍戰等特技工作。

貝富權參與過的華、巫、印三語電影和電視劇超過50部,這還未包括廣告和舞台演出。他所接過的工作包括替身、武師、動作編排和熒幕前的大大小小配角等。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