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四處為家

: 07/23/2018 - 11:40

又到該收拾行裝的時刻了。先北上紐約和波士頓,分別與大小阿斗相聚,然後就要打道回馬了。倏然,“四處為家”四粒字閃進腦袋。是滴,不知不覺間,自己近年來的生活幾乎已進入這麼一種流動性的模式。之前一直並沒諸多去想其他的,敢情就當成去旅行這樣。也許這次有較接地氣的生活氣息和環境(甚至建起了街坊鄰里關係),誒,一晃,竟然在北卡住了快滿3個月了,無可厚非產生某種落地生根的錯覺。

在這短短3個月的時間裡,正逢春夏交替,親身熬過了涕淚滂沱的花粉症(以前只是看大叔終日擤擤擤個不完),也嘗到了毒籐(大斗的當地友人覺得我的過敏症狀像是觸碰到Poison Ivy的嫌疑較重)痛癢纏身的豬頭炳苦逼。此外,也見識了老外與大自然,何等和平共處的方式。例如,對面鄰居湯米的園圃邊上,幾十年來就住着這一家兔子——簡直成了放任的家畜。(當然土撥鼠就沒同樣的待遇了。)

至於路人那句“林子大什麼鳥都有”,這話在這裡,是名副其實體現出真實的意境了。哎,看來做鳥也要看命運,並投胎到對的地方——這麼多這麼漂亮這麼會唱歌的自由鳥,真令人禁不住生出不文明的佔為己有賊心(快閃)。

還有的是,怎可以漏掉那出親眼目睹的熊出沒。不知怎麼腦海常不自覺就浮現,那天那熊態畢露,頭耷耷地繞過我們腳下(我們站在有一層樓高的前廊),快步暴走的囧樣——十分卡通的畫面。可不可以把這權當成整村人豢養的放任寵物?畢竟牠們稀鬆平常般來去自如,也沒遭到圍堵或圍觀(呃,不好意思除了咱們比較山芭),更甭說發生射殺。

爾今,季節過去了,莎喲娜啦。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