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草】掏空了愛情

: 07/22/2018 - 12:06

《死侍2》片尾用了雪兒的《如果我可以扳轉時間》壓軸,不算最出人意表,既然歌中唱的悔恨吻合劇情,有同是天涯淪落人之誼的男主角搭一趟順風車,沒有什麼不妥當;但是順水人情同時勞煩到芭芭拉史翠珊,就不能不令人覺得事有蹊蹺。養在深閨且青春少艾的你,當然沒聽過這業已褪色的名字,前朝老皇后幾乎無一例外當她菩薩拜,香火之盛比雪兒有過之而無不及,絕代雙嬌居然攜手上陣,熟悉同志史的次文化研究員怎可以視若無睹?挑了《恩桃》插曲《爸爸你聽到我嗎?》烘托男主角的父子情仇,還怕觀眾上課不留心聽講,特別剪了史翠珊女扮男裝畫面直播,徹頭徹尾“那一刻我就震驚了”。敬請留意歌詞:“如今你何在,當昨天經已揮別而且重門深鎖?夜黑得更沉,風吹得更冷;世界看起來更大,如今我獨自一人。爸爸,請原諒我,企圖明白我。爸爸,你不會不知道我毫無選擇吧?”縱使看過猶太版《祝英台》,女主角喬裝上學的情節一清二楚,也很難不闖進曖昧的灰色地帶,當是另有寄託的同志出櫃宣言。

這還不止,百老匯音樂劇《小安妮》的《明天》竟然也找到復活空間,我才拜服到五體投地。連當日借它發酵孤女情意結的自憐同志,也多年不曾以“太陽明天會升起,賭你的貼底銅板明天會陽光普照”安慰自己了,要由打生打死的莽漢善意提醒,你說可以不啼笑皆非嗎?至於背景閃過桃莉芭頓的《朝九晚五》,歌者因為憑一雙豪乳先聲奪人,觀察家粗心大意以為她飼餵的是嗜奶如命的一群,恕我過了潑水節繼續潑冷水:她,也是一枚基偶像。

之所以特別洗耳恭聽插曲,全因為開場那首《我已經掏空了愛情》落筆打三更,令攀車邊的觀眾從半睡眠狀態中驚醒,左耳進右耳出,將背景雜音統統抬舉為弦外之音。澳洲二人組合“空氣配給”的首本名曲,從來不曾擁有唱片或錄音帶,那時電台天天熱播,副歌迄今倒背如流:“我已經掏空了愛情,沒有你我多麼失落,我知道你是對的,相信了那麼久;我已經掏空了愛情,沒有你我究竟算什麼,無論如何都不太遲,說其實我錯了。”雖然那幾年並沒有在愛河暢泳,卻絲毫不覺得買空賣空,比較煩惱的是經濟出現危機,肚皮問題必須想辦法解決,可見我這人現實得多麼可怕,麵包和玫瑰不能兼得,心思永遠留給前者。睽違三十餘載人海重逢,歌還是那首歌,依賴他人填補空缺的陋習還是沒有養成,獨來獨往拈花微笑,也算不幸中的大幸吧。

同期鐵漢化作繞指柔的“軟石”情歌,我也喜歡芝加哥的《假如你現在離開我》:“假如你現在離開我,你會拿走我最大的一部分,嗚嗚嗚嗚嗚,寶貝請別走……”那句有音無字的哀鳴是全曲精華,有放諸四海皆準況味,語言隔膜消失無蹤,裡頭似乎藏着某種啟示,值得從事文字創作者參考。

文/邁克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