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飛龍

: 07/20/2018 - 07:59

開過董事會又召開了股東大會,準備以金盆洗手的方式將整間母公司賣給腰纏不知幾億貫的神秘拿督,如此忙了大半年,最後在2017年6月底卻接到壞消息,已經過四度修改的買賣合約,到底還是簽不成,理由就是簡單的一句:“不獲政府批文”。

依照神秘買家一舉買下整間公司的獻議,他原本要留下公司的所有員工,一個也不會少,所以人人都能保持原來的職位,一朝天子一朝臣的事將不會發生。

這個消息讓露露、阿歷斯和小不點他們大為安心,以為可以繼續有工可做。至於我,則並非太過高興,但也不感悲傷,因為要不要事奉一名據聞性格陰晴不定新主的取定權,完全是自己操控。如今要告的狀已告完了,要翻的冤案也已水落石出,也已到了功成身退的時候,只要交替手續做妥,這部《孔雀傳奇》也該下幕了。既然自此之後便沒戲,我這個曾經歷過兩朝的白頭宮女,也該回去那個名為湖內的貼山而建屋村,從此靜謐地歸隱餘生。

豈料卻是空歡喜一場。給那個隱形的拿督狠狠耍了一輪後,買賣仍要從最基本的找買家方式從頭來過。負責接洽談商的肥仔經理黎偉忠便對我說:“現在要去重新找回以前的名單,也不知那些人還有興趣沒有。”

價錢隨口說 拿督隨意買

我便接話:“肯定不會像那個拿督那樣,出到高出市價30巴仙的價錢。”

肥仔經理嘆了口氣:“聽說大選可能會在今年,市場大多持觀望態度,價錢應該不會很好。”

其實我一直都很懷疑那個往來無白丁看來很吃得開的神秘拿督,怎會那麼大手筆的出高價,而且完全沒有討價還價?

這個謎團,在整個買賣告吹之後,才讓當傳話人的太極高手破解:“那個價錢是我隨口說的。那是我第一次見到拿督,和他一起吃飯,他說對我們這塊地皮有興趣,詢問價錢多少。我爽爽地提了個價,他竟然一口答應,還真的嚇了我一跳!”

“一口價”這麼兒戲?任何務實商賈的做生意方式,好像都不是這樣“貪口爽”說過就算,或許他根本就是無心之言?難怪註定要失敗。

事到如此,既然三家子公司已脫離母體成為獨立公司,大公子諸兄妹便決定將這三間“乜都冇,只有錢”的老公司清盤。除了兩名外聘的審計師當清盤人之外,也加了我忝陪末座,主要作用是妥善保存那三家公司銀行戶口下的五百多萬現金。

沒有了這三家公司,露露、阿歷斯和小不點便成了這一波的遣散人員。

露露收到大信封後,在要求我為她寫求職推薦信時,難過地對我說:“當初一聽到有人把整間公司買下,我們幾個都很高興,以為繼續有工做。誰知道會變成這樣。”她說到眼睛都紅了。

我聽到很不忍,又覺得愧疚,2012年9月自己當回鍋肉時,是我大打感情牌將她拉回來。如果她留在外面打拚,可能五年後的2017年已經飛龍在天。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