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工作爬上爬下無懼危險 年邁漆工髹漆一甲子不言休

: 07/20/2018 - 07:59

上下刷一刷、左右刷一刷,每天手拿着漆刷為建築物“上妝”是髹漆業者的工作,看似重複性的工作,其實背後卻是髹漆業者流着汗水付出的辛勞。

來自檳城的黃木坤現年78歲,他從13歲開始就到油漆店打工,並在表哥的指導下學會髹漆技能。“當時,我當髹漆工人的每天收入是1令吉,在60年前,這算是不錯的收入。”

他打工逾20年後,1978年,他決定自開油漆公司,從此在髹漆業界裡耕耘。

“髹漆業者的工作就是得把整棟建築物從下到上,由裡到外都用漆料粉刷得美觀。在五十至六十年代期間,髹漆工具和裝備還不發達,每棟建築物的每一面牆壁都得由員工親手用刷子髹漆,因此,每一個髹漆工程都得使用大量的人力來完成。”

他說,當時檳州還沒有這麼多組屋、公寓和高樓,且一般建築物最多是三層樓高。每當他需到建築物的高處髹漆時,他就得使用梯子。

自製梯子穩固不怕跌

“由於我們當時所用的梯子都是自己親手用木材製作,所以非常穩固。即使我獨自一人用木梯爬上高處髹漆,我也不會感到害怕,而且也不曾在爬梯過程中跌倒。”

他說,每次開始髹漆工作前,他都會替漆料摻入一些水,再用漆刷沾漆後髹到牆壁上。但是,水量得視所需粉刷的那一面牆可以吸水與否來決定。如果那一面牆的吸水力強,那麼,可為漆料多摻一些水。反之,若那一面牆無法吸水,那就只能為漆料摻入一點點水。

“還有,髹漆技巧也很重要,員工得依據同一個方向來粉刷整面牆壁,不能一會兒上下刷,一會兒卻左右刷,否則,髹漆效果就會難以入目。”

他說,當牆壁粉刷完畢後,得使用油漆刷再修飾牆壁的四角邊緣,確保牆壁邊緣也美觀。“還有,牆壁距離地面之間約5寸高的牆面可髹上一層與地面顏色相近的漆料,因該牆面僅有5寸高,因此,宜以左右刷的方式來粉刷,效果會較好。”

詢及濃烈的漆味,以及長期手拿漆刷髹漆的動作,會否令他感覺不舒服時,他說:“多年來已習慣了漆料的味道,並不覺得嗆鼻,而且手部也不會因長期髹漆而感覺酸痛。”

八旬漆工工作當運動 爬20層樓梯不覺累

現年82歲的吳錦榮從13歲開始就從事髹漆業,他是黃木坤油漆公司內最資深的髹漆師傅。即便他已屆耄耋之年,但他並不覺得髹漆是一件辛苦的工作,反而覺得此工作讓他有機會多運動。

他除了曾為許多現代式建築物髹漆,同時也曾為具有歷史價值的古蹟建築髹漆,包括檳城著名古蹟龍山堂邱公司,以及張弼士故居等,可說是經驗豐富。

“由於古蹟建築的內部或外部有許多精緻的雕刻,因此,髹漆的難度較高,耗時也較長。此外,我也曾替許多華人寺廟髹漆,同樣地,寺廟也有許多雕刻,因此也得花許多心思才能完成髹漆工作。”

胥視天氣狀況工作

至於替現代式建築物髹漆的工作,他覺得頗不簡單。

“以前我初入行時,檳州的建築物一般最高是3層樓,但如今卻高樓林立,且越建越高,這對髹漆業者而言是不簡單的任務。而且現代的建築物不再一味是四方或長方形結構,有不少新穎建築物的設計是弧形或波浪形狀,髹漆難度也相對提高,且得耗費更長時間完成。”

他說,一般上剛建好的高樓,其電梯未必會即刻啟用。因此,當髹漆業者到該新建好的高樓為內部牆壁髹漆時,常得爬樓梯上樓。“過去多年來,我經常為了工作而爬梯子和樓梯,讓我有機會多運動,身體因此很健朗。如今,我依然可以爬二十多層樓梯,且不會覺得累。”

油漆業者得視天氣狀況來工作,最適合髹漆的時間是白天炎陽高照時,因為漆料可以快速變乾。因此,他常在艷陽高照時為建築外牆髹漆,倘若不幸遇上雨天,他就只好先替建築內部牆壁髹漆。

“但髹漆的工作不一定在白天進行,有時候我們是在晚間才開工。例如,每當我們承接購物中心翻新工程時,我們只能在購物中心晚上10時打烊後,才能展開髹漆工作,直到隔天清晨才收工。那一段時期,我們多會過着日夜顛倒的生活,即晚間至清晨工作,白天則在家補眠。”

從事髹漆業近70年,他依然不言休。“孩子希望我退休,但我很好動,至今依然協助公司監督髹漆工程,並持續為髹漆業服務。”

站熔錫爐上髹漆 每走一步小心翼翼

黃木坤說,他過去除了為住宅髹漆,同時也曾為工廠髹漆。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到熔錫廠為廠內的工業鐵架髹漆的過程。

由於當時的工業安全措施不夠發達,當時,他是在沒有使用安全吊繩的情況下,爬上廠內鐵架為鐵枝髹漆。

“當我在高處為鐵枝髹漆時,往下一看才發現鐵架下方就是熱滾滾的熔錫爐。因此,我在鐵架上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難道當時他一點都不感到害怕嗎?“我當時還年輕,膽子比較大,一點都沒怕。過後,我也順利完成髹漆工作。”

本地人不願吃苦 多聘外勞當漆工

2016年,黃木坤將公司交由兒子黃琮傑打理,而他則轉當幕後軍師。如今,黃琮傑與合作伙伴李溪山一起經營公司,並把公司舊名稱“Ooi Bak Koon”的縮寫用作公司新名稱“OBK Construction”,象徵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精神。

黃琮傑說,公司除了承接新建築的髹漆工程,也承接舊建築的翻新工程,服務範圍涵蓋全國各地的組屋、公寓、洋房、工廠、購物中心、政府機構、警察宿舍、醫院、學校和寺廟等。

他披露,由於髹漆是勞動工作,如今很少本地人願意做,因此,他們多數是聘請日薪外勞。每當新的房屋計劃剛展開時,他們便需聘僱約百名員工來髹漆。隨着工程進展,所需員工會逐步減少,直到工程完畢。

“髹漆工程是跟着房屋計劃建築工程同時進行,因此,髹漆員工也得到高風險的工地工作。當建築工程完成後,工程經理就會通知我們展開髹漆工程。一旦整棟建築建竣,髹漆工程也必須盡快完成。”

李溪山說,油漆公司必須遵守公共工程局(Jabatan Kerja Raya)所指定的安全條列,規定髹漆員工需戴上工業安全帽和安全鞋才能進入工地內為建築物髹漆。

此外,黃琮傑指出,由於現今建築物以高樓居多,為確保髹漆工人的安全,每當他們為建築物外牆髹漆時,公司便會使用多種機械設備來協助他們。

“例如使用工業棚架(Scaffolding)讓員工到3或4層樓高的建築外牆髹漆,或使用移動式起重機(Mobile Crane)讓員工可在5層樓高以上的建築物外牆髹漆、使用工業懸空工作架(Temporary Gondola)協助員工在8層樓以上的建築物外牆髹漆。本公司曾為高40層的城市廣場與公寓住宅(City Mall & Residence)髹漆。”

他說,髹漆工程的完成時間胥視建築物面積和房屋計劃範圍而定。若是髹一間組屋單位,可能幾天就可完成。若是大型房屋發展計劃,得用超過一年時間來完成。

過去,該公司曾承接的房屋發展計劃的髹漆工作包括檳城的黃金海岸度假村公寓(Gold Coast Resort Condominium)、檳城時代廣場柏苑公寓(The Birch Plaza Condo),以及今年剛完成的Tropicana Bay Residences公寓等。

外牆易發霉 每10年需重新髹漆

李溪山說,建築物外牆易因長期遭日曬雨淋而發霉,因此,他建議屋主或建築物管理層儘量在10年以內重新粉刷外牆,讓建築物得以煥然一新。

吳錦榮指出,許多住宅的屋主和商業單位的業主多會要求每年重新粉刷建築物一次。住宅屋主一般是選擇在農曆新年時翻新房子以除舊迎新,至於一般業主則是為了方便更新商業執照,而替商業單位進行翻新工程。

李溪山披露,翻新舊建築物比替新建築物髹漆的工作更為繁複,那是因為新建築物還沒人居住,而舊建築內則有許多住戶。因此,每當他們翻新舊高樓時,需先與管理層和住戶達成協議。例如住戶不能在陽台上曬衣,必須把底樓的車子暫時移到別處等。

“還有,許多舊建築物的外牆經多年風吹雨打後都會發霉,髹漆工人必須先清洗牆壁後,才能髹上新漆。”

黃琮傑說,漆料一般分為普通和高級漆料,普通漆較便宜但耐性較差,反之,高級漆價格較貴,但耐性可達8年。“一般上,我們是交由客戶決定要採用哪一種漆料。”

簡介

◆具備條件:髹漆技巧、了解建築物結構、工地安全意識等。

◆材料/裝備:油漆、髹漆毛刷、髹漆滾刷、工業棚架、移動式起重機、工業懸空工作架等。

◆收費:視建築面積和房屋 計劃範圍而定。

 ◆服務範圍:組屋、公寓、住宅、工廠、購物中心、政府機構、警察宿舍、醫院、學校和寺廟等。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