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開千百度】他就這樣走了

: 07/18/2018 - 14:10

我最後一次見他應該是兩三年前的事了。他換了髮型,剪了一個光頭,我說他很In啊,他笑笑沒說什麼。後來聽同事說他患上腦癌,動了手術,我覺得自己失言,好想找個洞鑽進去。

阿強走了。同事告訴我這個消息時,我正在趕稿。我還想了一想誰是阿強。哦,我記起了。他是電腦硬件供應商,每次他上來我們公司時,我喜歡跟他聊幾句,因為他很詼諧,說話很有趣。有一次我說他的生意越做越大,應該請我們吃肯德基,他說下次啦下次啦。我最後一次見他應該是兩三年前的事了。他換了髮型,剪了一個光頭,我說他很In啊,他笑笑沒說什麼。後來聽同事說他患上腦癌,動了手術,我覺得自己失言,好想找個洞鑽進去。再後來,他也沒有上來我們公司,直到昨天聽見他病逝的消息,我呆了一下,不是惦念肯德基,而是想起他的風趣和笑容。

我的退休計劃

老朋友說他辭職了,但這也只是暫時性的,他很快就會出來搞自己的生意。我說他很勇,因為世道不好,生意難做,年紀不小,仔小老婆嫩,一切都要重新開始過。坦白說,我不敢。我沒有做生意的頭腦,也沒有本錢,我不敢冒險。一直以來都有朋友邀我一起開廣告公司、搞出版、投資網絡內容開發,我知道我都能勝任,但是志不在此,一一婉姖 。只是最近卻蠢蠢欲動,因為錢不夠用,因為也要為退休作些打算。兩袖清風是很好,但是袖子破了,隨風而去,我光着手臂,我可要光吃西北風過日子。哈哈。至於要做什麼,我也不知道。讓我想一想。

 晚餐由誰來煮

每天媽媽煮的晚餐是給妹妹和我兩家人吃,加她自己,總共十個人份量。這是不簡單的任務。因為十個人就分別有十種愛吃和不愛吃的食物,雖說五天只煮五頓晚餐,但也要費煞思量,抓破腦袋。後來跟妹妹商量,一不想她太勞苦,二要節省開支,我們就建議媽媽只煮三天,其餘兩天就我們自家解決。媽媽問了很多為什麼,最後她也同意。所以,現在星期四和五就由老婆下廚,我心裡是開心的,因為不懂她會煮些什麼,就會有所期待,吃了幾頓,覺得她大有潛質,可是那天她卻對我說她好大壓力。嗯,其實老婆兒子不介意的話,我很想大顯身手。兒子大力搖頭:“Daddy,不要開玩笑啦!”

我要不要罷了

去年,我減米飯和甜食,瘦了十公斤,後來我一整年先後去了東京、廣州、曼谷和新加坡,美食當前,難以抗拒。今年體重升回,體型打回原形。我那時候降澱減甜,全為了健康,畢竟年齡一大把,飲食就要照顧好。最近打開衣櫥,發現好多衣服都穿不下,老婆笑說衣服品質不好就會縮水。那當然是夫妻之間的笑話。我自己知自己事。胖了就胖了。不過,對於外型,我早就過了“不懂別人怎麼看”的階段,我真的不在乎,我知道我要什麼就好。我要健康。還有穿上那一大堆舊衣服。我從來沒有懷疑自己的毅力,只要我決定了,就一定會做到。去年減去十公斤不是神話。重點是我要不要將神話延續下去罷了。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曾子曰)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