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 投奔黃河

: 07/17/2018 - 10:19

大斗和幾個初中好友,戰勝了時間和空間距離的拉拔,一往而深的延續無傷感姊妹情。最近大斗更報來她們更大的喜訊,呃,抱歉,不是結婚這碼子事,而是,這些自詡進入公轉的千禧世代女子,終於踏上人生的另一里路:分別成功申請到來美國西岸和南部工作和深造。

我一面取笑大斗,如今可時間趕不上計劃了:計劃要去的地方太多,手頭能擠得出時間太少。另一面不由己地心裡OS:你現在該覺悟自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的活鮮版吧。

這幾個妹子,老娘自然不陌生,熟悉度可媲美自家女兒無異。無他,因吾家大斗有兩個人的弊病:愛講話及肚子藏不住秘密。乃至從小到大,她身邊朋友的大小軼事,老娘全都瞭如指掌。

這幾個MM,也是當年大斗出國讀書時,悄悄跑到機場一把鼻涕一把淚去送行的。(真的令人超感動和感傷,窮困的高三生得省下多少餐的吃飯錢去乘搭昂貴的機場地鐵來回?好像還打了套同款戒指作“定情”物這樣。)現在回想起來,當年滿臉所流的淚水,在傷離別中,恐怕私底下還包含着咬緊牙關的決心……

雖手續一波三折的折騰,但這並沒有磨損她們一如既往的初心。可那個大斗情緒卻反覆不定的,時而興奮開心姊妹團終於可聚頭(她大小姐從來不諱言,父母擺兩邊姊妹淘坐中間的),時而又無限憂慮唏噓,謂都現在這個時候了,一切恍如又要從頭開始,何苦來哉?

興許在每個年輕願景的拼圖裡,總懷揣有出國唸書這一塊——不到學涯的“黃河”能死心麼(我自然瞭解)?於是忍不住懟過去:“你別過了橋就拆板,忘了自己當年硬泡軟磨鬧出國唸中學那齣!”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