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飲另一杯

: 07/15/2018 - 21:16

7月4日,是美國的獨立日,普國同慶是必然,難得有公共假期嘛(坦白說世界上沒幾個地方會有馬來西亞享不完公假的那種幸福)。咱們家那條街上,鮮少有的也出現路兩旁的泊車位緊張起來,大概各家都有皇親國戚趁機會來走動聚餐吧。大斗提早一天蹺班飛來,還需藉理由入鄉隨俗嗎?於是決定晚間在門前一面燒烤喝酒一面看煙花。家裡還真是難得,首回這般熱鬧有氛圍——老娘調侃這算是遲來的暖屋趴唄。

上午大斗和友人準備出去買材料之際,突在廊上大呼小叫起來。啊,原來有頭小熊居然不知凶險也出來湊熱鬧了,光天化日大剌剌在咱家後院的籬笆外出現(桃子都給吃光了難不成還想返尋味)。不過,因大伙兒在那兒雞飛蛋打地窮嚷,迫不及待舉着電話瞄準錄像,搞到那獨行熊慫慫地只能繞着籬笆外暴走——牠這一路要趕回去哪裡 ?(就見牠脖子上圍着一個電子儀器,想是在野生動物局管轄下受保護的動物。)

咱們這條街,兩對面頂多十來家人,這麼幸運正好幾家都有差不多同齡的孩子,於是撐起了一條街的熱鬧。儘管夏季的晚間9點天還大亮,卻無礙孩子在路上把煙花玩得興高采烈。這番氛圍倒勾起了大斗的童年記憶,遂跟友人說起在鄉下外婆家與表兄妹過大日子的類似情景。

然後,然後遂在網絡上看到許多馬來西亞認識與不認識的人,迫不及待抒發出殺雞還神般振奮的心情寫照……哎,說得殘酷直接一點,簡直想找塊最大的石頭落井去,沒他,要釋放長久堆積在心口上那口烏氣唄——你懂得我在講什麼的不是嗎?

誒,像這樣一個日子,也沒啥的,恐怕就是喝酒的門檻放得最低時刻——乾杯大家!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