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臨淵羨魚】小胡瓜和紅草莓

: 07/15/2018 - 18:25

這一次的四季農夫的學習試驗,開始時是點興致勃勃的。種下很多,都是些很想種,但在大馬的氣候和環境,難以栽種的瓜菜。初春秧苗移植,現在已入盛夏,本該是稍有收成的時候了。

但我這個業餘農夫,正業是個外勞。菜苗栽了下去,就不負責任的離開了。轉一個身倒回來,初春栽下的瓜菜,哦,死得七七八八,一片零星落索的景色。

第一是颱風。那是我們幸福的大馬人不瞭解的。夏天,是颱風的季節。我們住的小城雖在內陸山區裡,距離大西洋至少有幾個小時的車程,但每一次颱風路過海岸,給這裡帶來的雨水量,卻是排山倒海的:路淹了,田泡了,根霉葉爛,不忍目睹。

第二是異國風情的害蟲,難以應付。語言不通,風俗不同,難以溝通,一夜之間,一言不合,菜瓜已面目全非。

倖存的,只有幾棵小胡瓜和紅草莓。還好,這些都是我們喜愛的。

也許是種在斜坡上,草莓和小胡瓜都在這幾場暴風雨中粗壯地生存了下,開花結果。

草莓倒是令人賞心悅目的。白色的花,紅色的果,綠葉嫩芽不斷自己蔓延,讓人夢想:一個夏天,它就可以自己蔓延攀滿一大片山坡了。當然,這是夢想。

看着垂掛着的紅色草莓,不捨得摘,想到多留一天,讓它們更紅艷香甜。可惜第二天清早一看,鮮紅的草莓已被蟲兒們吃得一片狼藉,面目全非。

幾棵小胡瓜,也種在斜坡上避過了被水泡得根霉葉爛的厄運。黃色的雄花開得盛大燦爛,作為觀賞花,大概也可以。雌花害羞的躲在底下,含羞答答的,在雄花盛開了一輪又一輪後,還是羞澀得不肯綻放。

哦,但是我們又要離開小城了。看來,無法嚐到這自己種的小胡瓜。而紅草莓,也只能想像着它在餘下的夏天陽光下,努力地攀爬着這小山坡。

這一趟的四季農夫,也只能是個學習的體驗,一無所獲。

心想:像我這種散漫懶惰的農夫,還是在沒有季節規律的熱帶過日子,最好。

文/胡淵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