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偽貓奴日誌

: 07/15/2018 - 18:24

在貓島游手好閒近半個月,島上200隻島主當中,我認得的大概有10隻。剛來的頭一天,朋友帶我到89歲的Makiko歐巴桑家溜轉,一隻漂亮的黃貓在門口小憩,柔順的長毛像經過修剪,整齊地覆蓋着全身,我趨前撫摸,發現牠厚厚毛髮下瘦骨嶙峋。Makiko歐巴桑碎碎唸,說這貓100歲了,本來長得粗粗壯壯,打遍天下無敵手,島上的貓都避而遠之,前些日子不知何故,忽然停止進食,十幾天下來剩下皮包骨,若不是她強行灌食,恐怕老命不保。貓的名字叫Sean,儘管貓齡臻百,姻視媚行本事依舊,我生平雖未曾當過一天貓奴,卻不得不臣服於嗲聲嗲氣之下,寸步不移,任由貓咪在腳下磨蹭,竟也生出愛憐的感情。

在島上認識的第二隻到第五隻貓本來沒有名字,我擅自為牠們取名為小憐、灰姑娘、阿啞和大餅。島上的貓週末因為有慕名而來的遊客餵食,每每吃到嘔吐,平日街上不見人影,得靠島民餵養。我住的這家民宅,每天固定有四隻貓咪來討食,屋主說小憐是這個家最早期的主子,每日清晨,拉開大門便一眼瞧見牠可憐巴巴的眼神,鐵鑄心腸瞬間軟化,自動奉上貓糧任吃不惱;灰姑娘毛色最美,灰色短毛柔軟如絲綢,是人類眼中美魔貓,隔壁胖子一日不見牠,會擔心掛念;我是在屋邊聽鳥鳴時,剛好遇見為了撇掉尾隨而至的雄貓,慌張爬上樹的阿啞,牠的聲帶不知因何受損,喵起來聲音嘶啞,好像曾經拒絕過全島公貓追求的樣子;四隻貓裡面,我最愛大餅,牠長得一張大臉,在貓群中顯得出眾,是一隻不愛撒嬌,很酷、很雄壯的公貓,喜歡在午飯之後在我身邊睡午覺,讓我有養了一隻貓的錯覺。

其他叫得出名字的貓咪,都是島上唯一一家餐廳養的黑白二色貓,餐廳夫婦是百分百貓奴,養的貓主子都漂亮得無以復加,我常常散步到那裡去,跟幾隻特別黏人的貓咪玩耍,被夫妻視為志氣相投的外國人。

說真的,在這座簡樸的島上度假,除了摩搓喵星人,也沒有什麼其他娛樂了。

文/多風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