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牌菜】芙蓉第一好賣良心涼茶

: 07/15/2018 - 14:05

芙蓉“第一好”涼茶檔

創辦人:麥兆蔭(已故)

創辦於:1950年

繼承人:第二代,兒子麥偉生

售賣:以草藥配方自製的“金鎖匙水”、真珠露、銀花露、雪梨汁、王老吉、苦茶、二十四味、菊花茶等。 

“老闆,金鎖匙一枝!”

只見顧客一講完,老闆就把“金鎖匙”倒在瓷碗,端給顧客喝。

“金鎖匙”可以喝?呵呵,沒錯,在芙蓉廣生街(俗稱新街)就有這麼一檔售賣可把“金鎖匙”喝進肚子的涼茶鋪。檔口不起眼,卻是屹立廣生街有68年的傳統涼茶檔,招牌的名字也挺有氣勢,叫作“第一好”,是芙蓉數一數二的古早涼茶檔。

熟悉“第一好”的人,對它幾十年來所賣的涼茶自是不陌生,很多人除了站在檔口喝冰凍的菊花茶或溫溫的苦茶消暑,有時也會買檔主自製的一瓶瓶“金鎖匙”、雪梨汁、真珠露或銀花露。

這4種除熱飲料是裝在經過清洗和消毒的啤酒瓶或白米酒瓶裡,以塑料蓋封瓶,瓶外還貼有招牌紙,印着創始人麥兆蔭撰寫的產品介紹、服用注意和功效,這樣的包裝從麥兆蔭開始到涼茶檔現在由兒子麥偉生繼承,從沒變過。

就以“金鎖匙”的包裝貼紙來說,先入眼簾的是“除熱金鎖匙水”這6個大字,右邊印着介紹,左邊印着飲料的功效、服法,還有第一好涼茶創始人麥兆蔭監製字樣,文字由上而下,從右向左而寫,很傳統的寫法。

秉持貨真價實      不能以次充好

至於這種涼茶何以取名“金鎖匙”,麥兆蔭的兒子麥偉生也說不出一個所以然來,他笑稱,也許是父親當年窮苦,希望給這產品取個好名字,就像“銜着金鎖匙出世”那樣,靠它發達!

他說,父親年輕時略懂醫藥常識,常翻閱醫藥書籍來增長知識,父親靠本身所學自行調配藥方,並自創“金鎖匙”水,助民眾消解一般熱病或熱毒。他的父親也用雪梨乾和其他中藥研創出雪梨汁,銀花露的配方則是以金銀花為主,還有清熱除痰的真珠露也都是父親自創。

“父親生前提醒過我,涼茶一定要用真材實料製作,因為我們賣的涼茶都有藥性,若偷工減料就會影響療效。我們做了幾十年生意,秉持貨真價實的從商原則,不能為了降低成本而做壞品牌,若是虧本無法負荷那就起價,絕對不能以次充好。”

即便父親已不在世,麥偉生也還是依照父親所傳的秘方來製作涼茶。由於傳統草藥也適合其他友族服用,他的檔口常會見到友族同胞光顧。

“顧客都很信賴我的涼茶,我用的中草藥沒有副作用,有病的人可當藥來舒緩病情,沒病的人就當作保健。”

不過,他感嘆因通貨膨脹造成原料價格暴漲,一些人或會覺得他們的生意好賺,但實際上成本昂貴,他是有苦自知。

你煲我賣  兄弟合力承父業 

多年以前,許多從事建築、駕羅里、駕泥機或當廚師的人常會在放工後,到第一好涼茶檔喝上一瓶“金鎖匙”,而很多熟客還未走到涼茶檔,檔主遠遠看到他們就會自動準備好一瓶“金鎖匙”放在桌上,熟客一到就馬上喝。

雪梨汁和銀花露則是繼“金鎖匙水”之後,廣受歡迎的暢銷涼茶,除了芙蓉人,也有很多外埠人如新加坡人一來就購買個十瓶八瓶作伴手禮。

後來時代改變,建築行業多由外勞取代,原本在放工後去第一好涼茶檔喝“金鎖匙”的華裔工人也逐漸減少。但至今還是有很多熟客上門光顧,他們要喝什麼,老闆都一一記得,不用開口,老闆會自動端上他們要喝的涼茶。

也有一些顧客從小就由父母帶着光顧,印象自小就根植腦海,長大結婚後,就帶着孩子去,孩子結婚了又帶着下一代去,因此,第一好涼茶檔老闆看着幾代人的成長。

目前,“第一好”涼茶檔是由麥兆蔭的其中兩個兒子接手,這兩個第二代傳人分別是哥哥麥偉生負責配料、研製、煲煮涼茶,他每天早上約10點就踩着一輛古老的三輪車,把涼茶從住家載到檔口,交由弟弟麥偉光售賣。到了下午5點,弟弟放工,哥哥接班,賣到晚上七點多就收檔。

麥偉生從小就跟隨父親賣涼茶,麥偉光則是近年才幫忙打理家族生意。這對兄弟在接受《光明日報》訪問時都謙虛地說,涼茶檔能有今天,全是靠父親一手打拚出來,所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他們只是接班人,沒什麼貢獻。

芙蓉首家 為餬口路邊擺檔

第一好涼茶鋪創始人麥兆蔭來自中國佛山南海,年輕時家境貧窮,心想與其挨餓不如出去闖,所以便跟着在中國四會江谷的未婚妻曾水妹一起到馬來亞,後來兩人在此地結婚,育下3子3女。

煲湯水、喝涼茶是廣東人的飲食文化,也是廣東人的麥兆蔭對藥理藥效略有研究,他年輕時做過煮炒、串芒果酸等工作後,在1950年靠自創涼茶養家。

他與妻兒當時在芙蓉新街一家雙層店屋樓上租房,樓下是瓊滿電髮室(現為老街麵館)。他們租的兩間房在前座,後座則是他們起火燒柴烹煮涼茶的地方。涼茶煲好了搬下樓,拿到大路溝渠邊,在水溝上面鋪木板,就這樣擺檔賣涼茶。

當年,芙蓉市面上沒人賣涼茶,為了吸引顧客,麥兆蔭先讓民眾免費喝菊花茶和王老吉為期一個月,藉此推銷自家涼茶。

在那個年代,很多人在勞動後發熱氣,他們喝過麥兆蔭的涼茶後,體驗到喝涼茶能消暑的好處,久而久之,涼茶檔的生意慢慢做了起來。

不忍捨棄 堅持數年再放手

麥兆蔭於1950年創立涼茶檔時,第三個孩子麥偉生也隨着出世,因此,麥偉生與涼茶檔“同齡”,今年都是68歲。麥偉生讀到初中便退學,跟隨父親賣涼茶,繼承父親的手藝,這一做就做到現在,涼茶檔的祖業變成了他的終身事業。

“很多人常問我:你還會做多久?我的回答是如果身體健康,應該還有5年可以做吧。以前我沒讀到書,只好靠雙手找兩餐,如今我的孩子都受過教育,且事業有成,涼茶檔到我這一代之後恐怕就沒有接班人了。”

他坦言自己這把年紀其實已可以退休,但一想到要放棄涼茶檔,便覺得可惜,畢竟這是他從小與父親同甘共苦的生意,有着父子倆的感情和共同經歷過的歲月印記,說放棄他難免不捨。所以他希望在健康還允許之下,堅持個幾年。

他憶述,父母親在他7歲那年,即1957年,曾帶他返回中國的家鄉探親,當時交通並不發達,他們輾轉乘坐火車和船隻,幾經轉折下才回到鄉下。

“到了我這一代,我也在兒子7歲那年帶他回去父親的鄉下,我看見我7歲在鄉下拍的照片還掛在那裡,於是,我也和我兒子合照。到我兒子成家後,兒子則帶他的女兒回鄉,同樣合照一張,這些一代一代的麥家傳人照片就掛在鄉下的祖屋裡,是大家美好的集體回憶。”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