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走走看怡保

: 07/15/2018 - 13:30

上一次來怡保是幾年前的事了?我一邊在怡保舊街場蹓躂一邊回想……想不起來了。只記得是一日遊,和幾個新加坡老朋友,但記不得有沒有Y。所以這次約Y怡保見面,一碰頭我就問她這個問題。答案是沒有。想想也對,那個時候Y還和Z在一起,形影不離,鮮少跟我們混在一起;如今跟Y相聚怡保,她們兩人已經分手。

從前每次Y回怡保探望父親,Z都會隨行,有時她們會選擇乘坐長途巴士,在吉隆坡逗留一兩天,順便跟我見個面吃頓飯;如今只有Y一個人,從新加坡乘搭飛機直飛怡保,給了我上怡保一日遊的理由。本來是想一日遊的,誰知道拖到啟程前才去買火車票,回程的火車都爆滿了,於是Y叫我留下來過夜,反正她訂了飯店,又是雙床房。好吧,我也想看看清晨的怡保到底是什麼樣的光景。

第一天我們就在舊街場一帶蹓躂。本來是想在Plan b一起午餐,轉念想想吉隆坡也有Plan b,來到怡保應該試試獨立Cafe,雖然怡保這家Plan b是我所見過的分店當中最漂亮的一間。Plan b 毗鄰有好幾家個性Cafe,我們挑了其中一家,名叫Aud's食堂,雖然室內裝潢沒有讓我眼睛發亮,起先也對他們的餐飲沒有什麼信心,不但沒有期待,而且還做好了心理準備,結果比想像中加倍美味。

本來還想試試他們的手工蛋糕和意式咖啡,不過想想,既然來到怡保,當然要留胃給傳統怡保白咖啡和手工蛋撻,我們的目標是南香茶室。但我們午餐吃得太飽了,所以先到二奶巷走動走動。上一次來怡保的時候,二奶巷還不像現在這樣人頭擠擠,令人錯覺來到了馬六甲,也很像檳城喬治市的打銅仔街(阿美尼亞路)。

出發尋找南香茶室途中,看見不少壁畫,不過沒有一幅可以讓我驚豔,就算請來曾經讓喬治市名滿天下的Ernest Zacharevic助陣,對我也起不了什麼作用。當然是我自己厭倦了這個立陶宛塗鴉家的把戲。吸引我的是舊街場這裡那裡,不起眼的日常風景,一隻野鴿子棲息在緊閉窗戶的鐵條上,就是一幅比任何壁畫都還要好看的畫面了。隔日是星期一,Y一早就趕去機場回新加坡,我一個人比較方便,可以到處亂走,這是我最喜歡的認識一個城市的方式。走了半個早上,拍了許多照片,就在這裡曬給大家看看。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