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黃軒詩生活】 樂觀的人

: 07/14/2018 - 10:48

如果你以為思念之情,只有寫在春節芳香未舒的荷葉上,讓其春波弱荇,一片片綠油油牽起,才是真情,那是否太稚嫩呢?如果妳認為思戀情懷,會如烈日火傘的遮擋,可以啼妝短夢困住,那一片華艷景象才是真情,那是否又太短暫呢?

樂觀的人看到的,常常不會如此:我相信並不是絢香的春天已經溜去,豐盛夏季已經將走,我只能拖住一個凋零落莫的秋天,只有在剩下枯籐荷葉邊,去思念那溜走的往日情懷樂觀態度者如詩人,才不願做一個無奈感情的囚徒而已!就如李商隱,有次思念友人寫的詩:

竹塢無塵水檻清,

相思迢遞隔重城。

秋陰不散霜飛晚,

留得枯荷聽雨聲。

詩人寫道,那水清而竹秀的竹塢,真的潔淨無塵,這清幽之地,特別懷念起,遠在千里的兩位友人,那千山萬水也隔阻不了思念之情,詩人,仰頭望天,雲情雨意很濃,雨景一片迷濛。讓原本已不夠開朗的心境,又蒙上一層陰翳。看看池中夏荷早已凋零,淅淅瀝瀝的秋雨,點點滴滴就敲打在枯荷上,那錯落有致的聲響。那聲音可比春野馬蹄聲更壯美,那聲音也比夏天的流泉聲更清脆,詩人思念頓時也歡樂起來了。

詩人,總是能夠從現實的缺憾中,提升自己,進一步能欣賞眼前的缺憾,把自然的枯萎凋零,點化成藝術美景,將嘈嘈切切雨聲,奏出了感人之聲,而能這樣子,還不夠樂觀嗎?

 

文: 黃軒醫生/胸腔內科及重症次專科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