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花觀】飯碗

: 07/13/2018 - 11:20

在那段買家已經敲定但仍欠一紙合約的日子,每次見到頻頻出動的太極高手,總不免要問:“有冇最新消息啊?”

而他總是兩手一攤聳聳肩,雖非我略知一二的鄭子太極拳其中任何一個招式,也足以表達他的答案。

我仍不放棄,繼續追問:“那麼那個拿督對上星期修改後的股權買賣書沒有意見嗎?”

太極高手這才慢條斯理地回我:“他又換了律師,目前還不知道反應。”

“什麼?先前的律師是誰也沒說清楚,這麼快又換畫?”

太極高手繼續處變不驚地微笑:“換律師有什麼奇怪?我不是已經告訴過你了嗎,他連建築師也撤換了,已經不是上個月英國的那個,新建築師是來自澳洲。”

溫文儒雅的太極師父頓了頓,再丟給我另一個震撼:“根據代理所說,他換上新的建築師,先前給的兩千萬就已經白花。”

“這樣也可以?”我幾乎要掩着嘴驚呼。

雖說腰纏億貫的拿督往來無白丁,說是與某州蘇丹幾乎有着阿邦阿弟般的親密關係,又有圖為證和人盡皆知的26億善款受益人交情匪淺,但大喇喇的兩千萬該不是這麼任性的亂花吧?

而且他為何不讓我方的律師和他的代表律師直接溝通,而非經過經紀和太極高手當跑腿不可?

當初一收到買家的代表公司名字,我便上公司註冊局網站查詢公司背景。搜查結果卻讓我大為驚訝,原來非但是家毫無資產的空殼公司,而且還是負資產。繳足資本兩百萬本不算太差,不過營運肯定欠佳,上呈公司註冊局的最新年報顯示零收入,該財政年的虧損卻將近30萬,多年累積下來的虧損已將繳足的兩百萬資本一筆勾銷。

買家竟然背負債務

換作是任何賣家,看到興沖沖氣昂昂要以天價買下自己手中王牌的買家,竟然是家背負債務的來路不明空殼公司,可能都會考慮再三踟躕不前吧?

但不知為何,身為大股東的大公子和大小閨秀卻不以為意,仍然儘量配合神秘拿督每回的延期簽署買賣合約要求。

久已“不在此山中”的香港師父,雖已不過問公司近況,聽到我一次又一次的“無米粥”買賣簡報,只簡單地用了一個字來批評:Greed(貪)。

師父太直了,讓人怪不好意思的,我便做好做歹的為這些貴公子貴千金緩頰:“他們想要賣個好價錢也是應該的,因為還有其他有血緣關係的小股東利益需要考慮嘛。”

到了2017年6月底,終於證實買賣合約簽不成,因為買家據說拿不到政府批文,但卻不知真偽。可是就連這樣的消息,也是經牽線的太極高手說了算,對方連一封正式的通知書都沒有。整個買賣事件就像兩方的間諜在暗地裡討價還價,討論不成後就一哄而散,好像什麼事也不曾發生過。

但我們仍得付出代價。除了時間和律師費,還有幾個僅存員工的士氣,和他們看來快要不保的飯碗。

文/梅淑貞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