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情非得已的滋味

: 07/13/2018 - 11:19

戒口戒了快兩個禮拜了,每日睜開眼能吃的,光是雞肉和白粥外加點鹽巴調味,就這樣充飢。(過往日常早餐我多半是吃燕麥片加乾果拌牛奶,但在這風頭火勢時刻,燕麥和牛奶或乾果內的防腐劑也在過敏源的清單裡,所以不得不排除在飲食外。)在這不變雞肉粥裡,唯一說得上有點可變換的是蔬菜——儘管蔬菜來去也就那味兒。誒,這種飲食管理,吃得淡出鳥來還是其次,真正的問題是,搞到我時常對饑或飽都分不清——大腦和肚子鬧分裂主義。有時分明才吃得飽飽,肚子還脹鼓鼓的,可是卻一味慌得像餓腸轆轆,通間屋子想找東西吃。(科科,可想而知平常我到底吃進多少垃圾食物。)

其實,平常一人吃飯的“一品鍋”也就這樣,飯加肉加青菜。分別是,以前我吃粥愛添點搾菜或有味海藻片之類的去調節下味蕾。誒,還真小看那不起眼的調味品,居然是飲食裡的至大亮點,拯救了淡出鳥來的口感。以前天長地久(呃,至少從大叔出差到他回家之間的那段時間)吃着“一品鍋”,從來不覺得有啥不妥,可是現在因為沒有得好選擇,好像突被趕上絕路似的,吃起來說有多難受就有多難受——大媽我吃的不是粥而是情非得已呀。

不過,話說回來,自開始這謹慎的飲食管理後,慢慢地看到起了效果。至少身體對汗水敏感的部位(例如脖子四周、膝蓋後面的膕窩和手肘)的紅斑風膜,逐漸在消退。其實,戒口一週後,加上大叔也把抗敏藥(Antihistamine)帶了過來,雙管齊下的治療,症狀大致上已無大礙。只是,“重災區”的雙耳和臉頰,仍有餘疾在方興未艾地蠻纏着……所以老娘還得硬吞這口情非得已的滋味。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