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上山栽種施肥 日摘3000花出售 樂與花相伴

: 07/13/2018 - 10:37

從升旗山半山纜車站出口,沿着半山的小徑一路往前走,只見四週都是大樹和樹林,走着走着,大約10分鐘後,眼前出現一片五顏六色的花海,景色怡人。

升旗山住着不少山上人家,他們多在山中種花,黃興記的家族是其中之一。現年56歲的黃興記,其祖父早於六十年代開始在升旗山半山種花,當時,他的祖父是栽種胡姬花。後來,黃父繼承家族留下的花圃,開始栽種玫瑰花,當時,年紀小小的黃順興便協助父親打理花圃,在耳濡目染下,他後來也繼承祖父和父親的衣缽,成為花農。

自製“輪胎樓梯”

黃家的花圃面積大約為7英畝,花圃依山而建,一排排的花樹呈斜梯狀地栽種在半山邊。從小徑欲走到花圃得使用“階梯”上下山。

“這邊種玫瑰花,那邊種七色花,有紅色、黃色、紫色、蛋黃色等。”黃興記帶記者從“階梯”往下走,一邊介紹所栽種的花。這些“階梯”並非由水泥建構而成,而是由黃興記自行動手製成的“輪胎樓梯”。

他說,由於每天都需上下山打理花圃,雙腳的膝蓋容易受傷,於是,他循環使用被丟棄的汽車輪胎,把泥土塞入輪胎中間的空隙,然後把輪胎一個個依山坡斜度疊建成一道“輪胎階梯”,方便他與工人每天上下山打理花圃。

“輪胎有彈性,我的雙腳踩着輪胎上山下山,膝蓋比較不易受傷。這些‘輪胎階梯’從8年前建好後一直使用迄今,經風吹雨打後仍舊很鞏固。”

由於黃興記的孩子在山腳附近的學校上課,為方便孩子上學,多年前他與家人都搬到山腳下居住。雖然如此,他每天都會騎摩多沿着升旗山山路和小徑到花圃工作。

“由於山中沿路得經過小徑才能到達花圃,因此過去多年來,除非是大風大雨,山上有樹倒或土崩,不然我每天都騎摩多上下山。”

每天早上大約8時,他騎摩多上半山的花圃澆花,大約中午1時載花下山分發給賣花小販,下午4時或5時再騎摩多上山澆花,直到晚上9時再騎摩多下山回到山腳的住家。隔天早上再上山,如是循環不息。

山中小徑崎嶇蜿蜒且窄小,有些小徑有鋪上堅固的水泥,但有些小徑是泥地,而晚間小徑四週沒有路燈。詢及他每天騎摩多上下山,且每天入夜後約9時才下山會否遭遇危險時,他說,他有在摩多前方加裝一個車燈加強燈光的亮度,以照亮前方的路。

“我曾試過在山中騎摩多時發生意外,結果,摩多翻覆,我跌入山坑。幸好沒有大礙,我連忙爬起來,用手機向山中的居民朋友求助,他們把繩子放下山坑,讓我拉着繩子爬上來。”

雖然路程危險,但他過去多年來依舊天天不辭勞苦,在山腳住家和半山花圃之間往返。

兼種玫瑰七色花

如今,黃興記除了栽種玫瑰花品種,同時也栽種許多七色花。

“花的種子一般上得等一個月左右才發芽,待它們長成花苗後,我就把一株株的花苗移植到種植區內。約兩週後,我就替土壤施肥,一般上,一個月內會施肥兩次。”

他認為,有機肥料和化肥互相配合使用,才會生出美麗的花朵和達到理想的產量,因此,他每次施肥都混合50%的有機肥料和50%的化肥。

“肥料的主要元素包括氮(N)、磷(P)、鉀(K)三大元素。一般上,我選擇使用的有機肥料比例是氮(N)8%、磷(P)8%、鉀(K)8%。而我所使用的化肥比例是氮(N)10%、磷(P)6%、鉀(K)20%。我覺得兩種肥料可互相輔助彼此,協助花朵長得更好,且可產出理想的產量。”

詢及使用化肥施肥的花朵,是否對人體有影響時,他說,如今的農業技術已經很發達,工廠在製作化肥時已將它們對人體的影響減到很低。多年來,他經常碰觸花朵都沒有面對任何問題。

此外,他也使用以鳥糞製成的肥料來施肥。

每天澆水兩次

黃興記說,花朵每天都得澆水兩次,即早上8時和下午5時各一次。由於花圃是建在山中,因此,過去多年來,他都是把山水儲存在一個蓄水池裡。每當他開啟水龍頭時,山水會從蓄水池裡流出水管,再向花圃噴灑。

“我以前協助父親澆花時,得兩手各提一個水桶小心翼翼走下山,往一排排的花叢澆花,水用完後又得上山取水再走下山澆花,當時,澆花可說是非常辛苦的工作。但自從旋轉式噴頭灑水器面世後,澆花工作比從前輕鬆多了,我和工人平日只需開啟水龍頭,灑水器就會自動旋轉澆花,無需再提着水桶上下山。”

他披露,在海拔高度349.4米的檳城升旗山半山區裡,白天溫度一般是介於攝氏28至29度之間,晚上則是攝氏26至27度之間。但他發現近年來天氣變幻莫測,有時半山會連續幾天沒有下雨,天氣很熱,而有時則是一直下雨,以致雨水過量。

“如果是雨天,我就沒有澆花,而是讓雨水來灌溉花圃。若是一天或兩天連續下雨,對花卉的生長影響不大。如果是連續3天下雨,花卉在沒有充足陽光照射下,比較難生長,且會導致收成降低40%左右。”

他說,由於天氣的轉變,導致他每天的收成比以前低。以前一天可以收成約8000朵花,但如今一天只能收成約3000朵花,數量差距甚大。

噴農藥防青蚊白粉病

黃興記說,花卉容易感染白粉病,且極易吸引細小的青蚊咬爛葉子,因此,他得噴灑農藥來防治花卉感染白粉病和避免青蚊侵襲。

他說,白粉病是花卉極易感染的植物病,唯有噴灑農藥才能防治。而青蚊則是愛吃花葉的昆蟲,而且其繁殖量驚人,每隔3或4天就會有一群青蚊來咬花葉,他必須一直噴灑農藥來預防牠們一直繁殖。

然而,他也因此面對兩難的局面。他指着花圃中其中一塊土地說:“這塊土地過去逾20年因長期噴灑農藥,而導致土壤不再肥沃,如今,我只好讓該土壤暫時‘休息’一年不再使用,待一年後才重新在這塊土壤上種花。”

此外,草蜢也是花農的‘敵人’。“那是因為草蜢很愛飛來花圃吃花,且牠的食量驚人,不是吃一片或兩片花瓣而已,而是會把半朵花都吃掉,剩下的半朵花就無法出售,我只好把剩下那半朵花放到土裡回歸大地。”

100朵玫瑰僅售10令吉

一般上,花苗被移植到種植區50天後便會長出花朵,黃興記與工人採下盛開的花朵之後,再等50天,花朵便會再生長。

由於他的花圃內的一排排花朵是分開不同時期栽種,因此,他與工人幾乎每天都得親手到不同排的花叢裡採花。

“每當花兒盛開時,就得把它採下並出售,若是拖延數天後才採摘,恐怕花兒會因過度盛開而外觀變形,以致無法出售。對於那些外形不美觀的花兒,我會把它們採下後,放回泥土裡,讓它回歸大地。”

他所栽種的玫瑰花一律是紅玫瑰,且體積大致相同。每當採下後,他會把每100朵玫瑰花包成一袋,售價為10令吉。

至於七色花則有大紅色、粉紅色、黃色、蛋黃色、紫色等等,且體積大小不一。因此,他與工人需將各種顏色和不同尺寸的七色花混合在一起,再包裝成一包包出售,每一包裝有200朵七色花,售價也是區區10令吉。然後,他車再把包裝好的花朵用摩多載下山出售。

鮮花供應善信祭拜祈福

黃興記說,他所栽種的玫瑰花和七色花主要是供應給檳州各市集的賣花小販,以便他們轉售給善信供花祈福。

“無論是華裔或印裔都有到寺廟供花祈福的習俗。印裔是每逢週二和週五都會到廟裡供花,因此,這兩天的花卉需求量會比較高,我也會比較忙碌,因需供應多一些花朵給小販。至於華裔則是每個月的農曆初一和十五會到廟裡供花祈福,此外,每逢農曆五月的衛塞節,以及農曆九月九皇爺誕慶典,也都有大量善信供花祈福,因此,我在這些節日都會供應大量花卉給小販,以便他們轉賣給善信。”

另一方面,他也在山上的老家栽種許多水果,包括芒果、番荔枝、刺果番荔枝、木瓜和榴槤等,除了栽種量比較多的刺果番荔枝有出售,其他水果都是供自己家人食用。

每當家人吃完水果後,他便把種子灑在土裡,等待它再生長。此外,他也把果皮當成天然肥料,把它們放進土壤裡施肥。

簡介

◆具備條件 種花知識和技能、施肥、澆花、採花、載送包裝好的花到市場賣等。

◆材料/裝備 花的種子、肥料、水份等。

◆服務範圍 各市集的賣花小販。

◆收費 七色花一包(200朵)售價逾RM10/玫瑰花一包(100朵)售價RM10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