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有此李】世界杯陳年往事

: 07/12/2018 - 10:57

世界杯足球賽如今踢得如火如荼,冷風頻吹,好些原本的奪標熱門如德國、阿根廷、葡萄牙、西班牙、巴西都相繼出局,賽果令人意料不到,害很多賭仔輸到仆街。

第一次看的世界杯,是1966年英格蘭主辦那屆。當時還是古老十八代的黑白電視年代,根本沒有現場直播,我是後來到戲院看那部世界杯官方彩色紀錄片的,那算是第一次看到七彩繽紛的足球賽,頓覺興奮莫名,從此就染上睇波之癮。

在這紀錄片中,看到在前兩屆助巴西棒杯的球王比利(當時的綽號是“黑珍珠”,還未是“烏鴉嘴”)由於“樹大招風”,幾乎每場比賽都被對方球員粗暴地剷跌在地上,最後傷重黯然退賽,巴西也在小組賽出局,衛冕失敗。只怪比利沒有他半個世紀後的後輩內馬爾那麼會演“吉粦戲”,被對手稍微碰到一下就趁勢倒地滾來滾去(真係“摸吓都當你偷雞”),並露出痛入心脾的“神級演技”,只是沒有萬梓良口水鼻涕齊來那麼誇張作狀,據說這是“內少”免得再受粗野侵襲的自我保護方式。

未有VAR鑑定是否進球

片中也看到八強賽朝鮮在上半場奇兵突出狂攻領先葡萄牙3比0,下半場葡萄牙在“黑豹”尤西比奧領導下反攻連轟5球,以5比3闖入半決賽,創下“驚天大逆轉”。這就像本屆比利時在十六強賽被日本領先2比0,最後換人改變戰略反擊,終以3比2反敗為勝,戲劇化地完成一宗“不可能的任務”。全場可謂充滿迂迴曲折峰迴路轉的變數,不到完場笛聲吹起,不知道最後戰果,這就是足球引人入勝之處。

1966年的決賽,東道主英格蘭與西德以2比2打成平手後加時再戰,最後英格蘭以4比2勝出,奪得迄今唯一一次的世界杯冠軍。不過,英格蘭其中一粒進球是擊中門框橫樑彈下壓在門線上的,主裁判卻宣判進球有效,引起西德爭議。但當年又未有本屆才開始援用的VAR(Video Assitant Referee)影像助理裁判先進科技去鑑定球到底有沒有進,一切只由“肉眼裁判”說了算,西德只好“暗啞抵”。

日耳曼人對盎格魯撒克遜人的這股球場怨恨,直至2010年南非世界杯才終於以陰招報回一箭之仇。當時德國對英格蘭那場十六強賽,德國以2比1領先時,英格蘭中場“神燈”蘭帕德起腳射中德國龍門橫樑落地彈過球門線,明顯已經入球,但德國門將諾伊爾卻迅速把球撿起立刻踢走,若無其事的當作球沒有進,使出“港男十八式”的“博大霧”一招存心博懵,而裁判和司線員也“發雞盲”沒有看到。那時雖然沒有“VAR”,但電視上的慢鏡頭回播全球觀眾都可看到球已進門,英格蘭原本可扳平2比2,卻被烏龍判官剝削了這一個進球,最後以1比4飲恨。

不過,諾伊爾“瞞天過海”的劣行,在8年後本屆俄羅斯世界杯終得到“報應”。德國在生死存忙的最後一場小組賽,對韓國苦攻不下,傷停補時之際,反被韓國反攻得手落後一球。眼見時間無多,身為門將的隊長諾伊爾竟跑上前線助攻,棄球門於不顧,結果又遭韓國的孫興慜面對空門再入一球,輸0比2恥辱出局。諾伊爾擺空城計,卻衰多幾錢重,輸得相當難看,也許這叫“善有善報,惡有亞報;若然未報,時辰未到。”又叫:“出得嚟行,就預咗要還。”世界杯的恩怨情仇充滿宿命論,有時還精彩過電視劇。

文/李系德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