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後遺症

: 07/12/2018 - 10:53

傍晚下了場雨,哈,這裡也狀似有一雨成秋的感覺,晚間睡覺時乾脆就把窗戶打開,好歹省點電費嘛(哎,老美這冷暖設施就一個開關通全屋十分資源浪費得造孽)。而房間的窗戶是向着邊廊的梯級,睡至朦朧間,突被一陣強烈的燈光耀醒,頓時警惕得一身的毛孔都甦醒起來站班——有移動的物體靠近屋子也!況且,更心驚的是,窗戶就只得一層蚊紗作為保護網而已。

急躍下床,躡手躡腳躲到窗邊(從小吾母就教導開門或探究什麼的千萬別站正門窗戶的中央,這概念真根深柢固)往外面四周環視一番。結果,悄悄一看,還真被嚇破膽去——有頭小獅子爬上樓房來!也許我驚悚的動靜顯得有點過大,大叔秒速從鼻鼾聲中驚醒,見我躲在窗後且外面燈光通亮,急緊張地問:“什麼,什麼……”獅子呀,外面有頭獅子呀……老娘的聲音都顫抖了起來。

大叔一聽,也驚得連枕帶被地滾到窗邊來。“不是啦,是頭貓咪罷了。”他瞄了一眼,即刻作出結論。什麼啦,你看牠的樣子,一模一樣獅子王那個——只是縮水了一大號而已。“牠家主人也夠缺德把牠的毛剪成這樣,嚇死人。”大叔沒好氣地溜回床上繼續周公之約。我依然留在窗邊觀察着牠的一舉一動,牠大概也聽到屋裡的動靜,停頓了腳步直勾勾望向我們的窗口。

“這麼夜了,這家貓怎麼跑出來的,貓需要溜的嗎?”大概被驚醒了好夢,那個大叔自顧自地絮叨起來。為了一探牠是貓是獅的虛實,我“喵”了幾聲逗弄牠。牠也不回應,還是直勾勾地盯着蹲在窗前的我。“你撩牠做什麼……”大叔咕噥地罵我。

哎,自聽得那出熊事後,老娘草木皆獸被自己嚇餐死——也慫死人了。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