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地中海貧血 運動易頭暈 廖思緁自我突破勇登大漢山

: 07/12/2018 - 10:40

來自檳城的廖思緁在做激烈運動時總是會頭暈不適,此問題從小到大一直困擾着她。直到多年前,她到醫院檢查身體後,才發現自己是乙型地中海貧血症(Beta Thalassemias)帶原者。

“但醫生告訴我無需服藥或接受治療,可以依據自己的體能來做運動,但不能進行太激烈的運動,因此,我從小到大都很少運動。”

不過,她的身邊有一群熱愛登山的好友,她經常聽朋友提起去沙巴州登神山的經驗,且一直都很羨慕朋友可以登山。

被勸帶氧氣筒登山

“每當我對朋友說,我也要去登神山時,由於他們知道我是乙型地中海貧血症帶原者,因此,他們都擔心我的體力不能承受嚴峻的登山行程。另外,有朋友也建議我隨身攜帶氧氣筒上山,以便我在山上出現氧氣不足的情況時可以使用。不過,我覺得帶氧氣筒上山很辛苦,因此,我便打消與他們一起登神山的念頭。”

她的義妹許燕燕同樣熱愛運動。去年,她在義妹的鼓勵下,決定於2017年3月18日至24日期間參加緯度探險登山隊(V2 Kembara)舉辦的大漢山7天6夜登山探險行程。

當她決定要到大漢山探險時,距離出發日期只有短短兩週的時間。於是,她很積極地接受登山訓練,以便能以良好的體能狀況登上大漢山。

在那兩週裡,她不但接受緯度探險登山隊領隊蔡英偉到檳城升旗山登山和負重體能訓練3次,同時也到檳城植物園向一名登山愛好者請教,並接受登山訓練7次。

“由於準備時間有限,我去大漢山之前,除了知道大漢山海拔高度2187米,就沒有再去瀏覽其他有關大漢山的任何資料。”

體力不足險被急流沖走  幸得隊友及時相救

在攀登大漢山行程展開後的第三天,廖思緁與隊友準備渡過水流急促的河流,由於她體力不足,無法抓穩繩子,使得她差點被急流沖走,讓她體會到生命的可貴。

“當時,我抓着繩子慢慢地走到河中央時,急流一直沖向我,導致我沒有力氣抓緊繩子而被水沖走。我前面的一名男隊友見狀後,連忙伸手拉住我,但很不幸地,我們兩人一起被急流沖走。所幸後面一名男隊友及時再拉住我們兩人,我們才保住安全。在那緊急的瞬間,我深刻體會到,原來生命就在呼吸之間。我忽然意識到生命的可貴,並發現自己還有許多事情未完成。當時我也發願,如果我可以活下來,我要好好珍惜每一天。”

她說,登山經驗也讓她感受到個人的意志力,還有隊友守望相助的重要性。“行程開始前幾天,我的意志力很消沉。其中有一段路,我因走得太累,在途中閉目短暫歇息,卻沒有想到當我一睜開眼睛時,發現到無論是前方或後方都不見隊友的蹤影。而眼前有3條路,但我不知該如何選擇,當時,我感到很害怕和緊張。”

她披露,她一度不停地責備隊友未等她,且不停地自問為何要自討苦吃?“後來,當我靜下心之後,才發現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

當時已是傍晚5時,她覺得不能再坐以待斃,得在太陽下山之前選擇其中一條路繼續前行。較後,她便憑感覺選了其中一條路前行,且一邊走一邊發出傳音,希望前方的隊友可以聽到傳音,並回頭找她。

“我邊走邊發出傳音,但沒人回應。我走了大約10分鐘,忽然聽到一群人的腳步聲,仔細看才發現是其中6名隊友跑下山找我,他們說:‘我們是一個團隊,沒有任何人會被落在後頭!’雖然我與隊友認識不久,但我被他們守望相助的精神所感動。”

帶鏟子挖洞排洩

登大漢山的經歷,也讓廖思緁體驗到女性在山中如廁的不便,還有踫巧月事來潮所帶來的尷尬。但是,隊友的友善與貼心,讓她得以在山中克服了生理衛生的困境。

“因山上沒有廁所,所以團隊都會帶着小鏟子上山挖洞,以方便排洩。每當隊員要方便時,得找個離營地比較遠的地方方便。因此,每次我要去方便時,都得找個男隊友陪我一起去,以便可以互相照應。當我第一次開口請求男隊友陪我一起去方便時,實在覺得很難為情。但因男隊友的登山經驗很豐富,且覺得陪女隊友去方便是平常事,這才化解了尷尬的局面,並讓我深刻感受到隊友之間的信任感很重要。”

當他們找到適合的地方後,男隊友就幫她用樹枝和樹葉築成類似‘籬笆’的隔間,然後,男隊友站在‘籬笆’外等候,她則在‘籬笆’內,用小鏟子往土裡挖個凹洞,然後蹲在凹洞上方便。

“由於土裡有昆蟲、螞蟻和蚯蚓等,當我第一次蹲在凹洞上方便時,實在很難受,久久都無法排泄。經過調整心態後,我後來終於克服心理障礙,可以在山中蹲在凹洞上方便。”

行程進入第五天時,踫巧她月事來潮。雖然她有準備衛生棉更換,但因山裡無垃圾桶,她一直不知該如何處理使用過的衛生棉。

“當時,我只好很難為情的詢問登山經驗豐富的男隊友如何處理衛生棉。結果,男隊友建議我把衛生棉埋進土裡,或者把衛生棉包起來並帶下山丟進垃圾桶。由於考慮到山路崎嶇,背着使用過的衛生棉實在不便。因此,我最後選擇將使用過的衛生棉埋進土裡。”

靠朋友鼓勵繼續前行

雖然廖思緁積極接受登山訓練,但在出發前一天晚上,她突然萌起放棄的念頭。直到一名朋友通過電話鼓勵她,她才打消放棄。

當她與隊友展開登上大漢山的行程後,她才發現登山探險並非易事。

“大漢山的山路很崎嶇,我與隊友不但得渡河,還得經過沼澤地。由於沼澤地很潮濕,每一步都像是被吸進泥濘裡,我走得又喘又累,覺得很難受很想哭。而且,我也因為體力不足,一直跟不上隊友的步伐,經常落在所有隊員之後,這讓我感到很氣餒。”

途中,她也曾多次萌起半途而廢的念頭,但每當想起朋友通過電話對她說:“我相信妳可以做得到。”時,她就信心大增,鼓起勇氣繼續前行。

男女隊員輪流下河洗澡

過去,廖思緁一直是一個不願與人分享,也討厭與他人有肢體接觸的人,但那一次登大漢山探險的經歷,讓她得以自我突破。

在7天行程中,只有其中3天,她與團隊得以在比較安全的河流上洗澡。由於團隊裡有16名男隊員,而當中只有3名女隊員。因此,女隊員得快速地梳洗,然後輪到男隊員洗澡。

“我在匆忙洗澡時,無法把背部和頭髮梳洗乾淨,義妹見狀,連忙拿起肥皂幫我洗背和頭髮,當時我沒有厭惡感,反而很感謝義妹貼心幫忙,我也因此突破自己,不再因他人與我肢體踫觸而反感。”

平時,她也很注重飲食衛生。但是,在山上露營時,由於資源有限,曾試過由一個隊員負責用一個湯匙餵所有隊員吃飯。當時她不但沒有覺得噁心,反而覺得很感恩有隊員煮飯給團隊溫飽,那次經歷也使她再次突破自己,不再拘泥於個人的衛生習慣。

“原本該行程有請廚師跟隨團隊到山上煮食,但是後來廚師沒到來。於是,隊員只好隨機應變,以有限的食材烹飪成簡單的食物,例如鹽飯、麵粉糕和米粉湯等,供團員補充體力。雖然是很簡單的食物,但是在山上有機會吃到隊友用愛心煮出來的熱呼呼食物,已經讓我很感恩並感到很幸福。”

登山克助畏高症

大學時期,廖思緁發現自己有畏高症和人群恐懼症,每當在高處或人群多的地方,她都會感到很害怕。但是,隨隊攀登大漢山的經歷卻讓她得以克服內心的恐懼感。

“有一段山路,我們得爬90度高度的樓梯上山,我當時感到很害怕,腳一直在發抖。但貼心的隊友一直在鼓勵我,指導我如何分散注意力。最後,我得以克服畏高的恐懼心理,爬樓梯登上山。過去,我也一直都很怕暗,加上體力不足,我走得比較慢。其中一個晚上,團隊得在夜間趕路走到營地時,為了避免我落在後頭,於是,領隊安排我走在隊伍的最前方,但我很擔心自己走得太慢會拖累全隊遲到營地。雖然如此,隊員不但沒有埋怨,反而很關心我,一直說‘你可以做到的,加油!’為我打氣,使我得以克服恐懼走到營地。”

她非常感謝所有隊友在該行程中給予她的協助和鼓勵,還有幫忙她分擔背包的重量,使她最終得以完成整個行程。

“我從那一次的登山經驗領悟到生命的可貴,克服了心裡許多恐懼感,並了解到堅韌的意志力可以讓人克服許多困難,還有隊友之間互相幫忙的深厚友情。我也從中學習到,登山探險最珍貴的不是抵達終點,而是享受過程。”經過一次登大漢山的經歷後,她希望未來有機會可以到沙巴州登上神山。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