懷孕5月大腹便便照登山 山洪暴發嚇不退張美清

: 07/11/2018 - 10:45

來自檳城的張美清外形漂亮秀麗,乍看之下,以為她嬌滴滴,當她背着厚重的背包,以敏捷的動作快步登上山時,卻充分展現了巾幗不讓鬚眉的魄力,勇於探險的精神並不亞於男性登山者。

 更令人欽佩的是,即使是在懷孕5個月期間,大腹便便的她仍照舊登山不誤。不僅如此,她在經歷了脫隊迷路及山洪暴發的驚險事件後,更是越戰越勇,繼續向各高峰挺進。

現年45歲的張美清在中學畢業以前並不活躍於運動,直到中學畢業後,她才開始參加游泳、乒乓、保齡球和壁球等運動。

2003年,她受到學院講師的鼓勵,開始參加跑山運動,更從此愛上與大自然親近的運動。

 後來,她因參與檳城山岳探險俱樂部(Anak Hutan Penang Adventure Club)而結識了登山好友蔡英偉。2012年,當蔡英偉發起成立緯度探險登山隊(V2 Kembara)時,她也加入其中,成為該登山隊發起人之一。

懷孕多運動有助順利生產

 即便升格為人母後,她依然活躍於登山探險運動,堪稱為一名外向好動的媽媽。即使是懷孕也未能“暫停”她對登山探險運動的熱愛,讓旁人對她的大動作捏了一把冷汗,而她卻樂得帶着肚裡的胎兒一起探索大自然。

 “12年前,當我懷着女兒5個半月時依然照常跑山。當時,隊友見我大腹便便卻依然活力充沛,於是也讓我一起跑山。那一年,我還與前夫一起到美國的優勝美地國家公園(Yosemite National Park)登山,接着再一個人獨自到台灣背包旅行。旅途中,路人都很好奇,像我這樣一個孕婦怎麼會一個人旅行?而我卻是樂在其中。”

 3年前,她再度懷孕,在懷着兒子3個多月時,她依然到沙巴州登上東南亞最高峰──神山。由於當時肚子還沒有明顯隆起,隊友都沒有察覺她已懷孕,她也平安順利地完成登山行程。

 “許多婦女在懷孕時,身體上出現很大的變化,可能是疼痛或膨脹等情況,那也是懷孕時的正常現象。除非是因為個人的體質問題,不然,婦女在懷孕時,無須因此而給自己設下許多禁忌,或是局限自己的舉止行動。懷孕時期,我有告訴醫生我熱愛登山,醫生也鼓勵我多運動。依我個人的經驗,我發現懷孕時期多運動,更有助於在分娩時順利生產。”

帶年幼兒女征山  訓練自立自強

如今,張美清的女兒12歲,兒子3歲,一對子女與她一樣都很好動。當女兒2歲半時,她就帶女兒登上檳城武吉占姆山,並在山中露營,女兒似乎也繼承她的運動細胞,在短短15分鐘內隨同她登上山頂。

 “當兒子19個月大,才學會走路不久,我便已帶他一起登山。今年,我也帶他到檳城國家公園登山,我們母子倆一起走了兩個小時的山路,他沒有喊累。”

 她帶孩子登山,不只是鼓勵孩子運動,更從登山的過程中教育孩子待人處事的道理。

 “兒子曾在爬山途中跌倒,全身沾滿了泥濘。為了讓他學會自己跌倒自己爬,我沒有向前扶他,而是吩咐他自己重新爬起來,然後與我再繼續登山行程,而他也確實做到了。”

 她說,每當她與成人隊友一起登山時,她的步伐都很敏捷快速。但是,每當帶孩子一起登山時,因為孩子走得比較慢,她必須放慢自己的腳步,陪伴孩子一起走。

 她與隊友登山時,她的背包一般是裝着自己或團隊部份物品。但是,若她是帶同孩子登山時,她的背包除了裝着自己的物品,同時也得帶備孩子所需的牛奶、尿片和衣服等。

 “由於在山上很難泡奶,因此,我一般上都先把奶泡好後裝進奶瓶裡,並教育孩子如何在有限的環境裡分配飲用。例如,我會準備4個裝好牛奶的奶瓶,並告訴兒子整個行程裡,他只有4瓶奶喝,讓他學習把牛奶分配在不同時段飲用的方式,以便能有足夠的體力來完成整個登山行程。”

脫隊迷路  冷靜求助

雖然在過去多年來,張美清的登山經驗很豐富,但她也曾經歷過脫隊迷路的險境。

 2016年5月28日至6月4日,她隨緯度探險登山隊到馬來半島主幹山脈蒂迪旺沙山脈(Banjaran Titiwangsa)進行探險V2行程時,在穿越4座山峰途中,她與另3名男隊友在半途不小心脫離大隊。

 “那一天早上大約6時,山導在營地出示當天行程地圖,並約定好在下一站營地集合的時間後,全隊各分成小組出發登山。當時,我與一個男隊友一起組成兩人小組,從早上8時開始登山,一直走到下午4時,我們遇到另外兩名男隊友。我們4個人一起渡過一條河之後,發現前方是一個雜亂且隱密的樹林,且長滿許多刺。此時,我與那3名男隊友才察覺我們迷路了,於是,我們當機立斷,不再繼續往前走,而是走回頭,找個平地紮營及等待救援。”

 她說,登山探險者一旦在山中脫隊迷路時,首先得保持冷靜。還有,小組隊員勿分散,慌張尋找出口,不然,隊員很可能因此越走越遠,迷失在深山裡。在荒山野嶺裡,隊友之間的團結力量很重要,一旦不幸迷路時,唯有小組隊員凝聚力量,才有機會獲得救援。

 “接着,我們4個人一起討論可能面對的露營和膳食問題。我們各自把背包裡的帳篷和食物全都拿出來,分工紮營並盤算該如何分配食物。”

 她說,他們4人當時共背了10公斤的米糧上山,基本上足夠在等待救援時期用來果腹。

 “但是,我們之中並沒有人帶火種,因此只好想別的方式來野外求生,例如到河邊捉魚來果腹,或是拿河水泡米,再喝下米水果腹。由於當時已近傍晚時分,我們預料可能得在平地紮營過夜。不過,因為山上有野獸,為了避免野獸靠近我們紮營的地方,因此我們得想辦法起火。”

生營火取暖防野獸趨近

 她披露,營火不但可在夜晚防止野獸趨近,也可讓大家在寒冷的夜晚取暖,同時,火焰也可作為讓山導尋找脫隊者蹤跡的標示。”

 “不過,由於我國是熱帶雨林,山上經常下雨,樹林裡的木材比較潮濕,加上我們沒有帶火種,因此在山中取木材起火並不容易。於是,我們只好用刀砍木材,再將木材削成更細的小柴用來起火,再把衣服和裝食物的塑膠袋與木材一起燃燒。”

 她與3名隊友起火之後,一起圍着營火,一邊吹口哨向尋找他們蹤跡的山導傳達求救訊息。最後,山導和其他隊友成功在晚上10時找到她與3名隊友,讓他們得以在脫隊6小時後與大隊重聚,並一起抵達營地。

 她說,登山探險者沒有放棄的權利,即使脫隊也得想辦法求生和獲取救援。那天,當她抵達營地時,不禁親吻雙腳,感謝雙腳陪她走了這麼長的山路。

 “在山上高海拔的環境裡,無論是身份、種族或文化的差異都已不重要,因為全部人都只有一個共同目標,就是一起完成行程。而且,在山中極度嚴峻的環境裡很考驗人性,隊友之間一起出生入死,在脫隊時彼此互相照顧的真誠,讓我與隊友培養出深厚的友情。”

洪水險沖走隊友

今年5月27日,張美清再度經歷驚心動魄的登山探險歷程。她與1名女性登山好友,以及3名男性登山好友,一行共5人一起到檳城連蕉園(舊稱爛椒園)展開三天兩夜的登山露營行程。

 第一天的行程一切順利,但是第二天晚上9時開始不停刮風下雨。當時,她與隊友都躲進同一個帳篷裡避雨,但是營地旁的河水逐漸高漲,水淹至帳篷旁。凌晨3時,他們聽到山上傳來巨響,當他們意識到山洪暴發時,其中一個男隊友連忙沖出去,到另一個帳篷取走4個背包。

 “洪水來得太快,該名男隊友差點被沖走,另外兩名男隊友連忙向前拉住他,最後他們成功取回4個背包,我們5人連忙一起跑上高地。來到高地後,我們以木材插入泥裡檢測該地是濕或乾,唯有選擇在乾的高地躲避,才不會被水淹的安全地。”

 此經歷也讓她感受到大自然災害的威力,幸好她與隊友都很團結,最後得以脫險。“若我們不團結,且慢一步作出逃生的決定,我們的性命很可能遭受威脅。”

抱謙卑感恩心態

張美清說,登山者得秉持謙卑的心來探險,而不應以征服的心態來探險。

 “許多人一旦登上某山峰,就會以為已經征服大自然。但是,我認為沒有人有本事和能耐可以征服大自然。當人們有機會登上某山峰,與大自然近距離接觸時,應該是抱着感恩和謙卑的心,還有享受登山的過程,以及美麗的大自然風景。”

 除了國內的山峰,她曾到過美國、歐洲,以及南美洲秘魯安地斯山脈的馬丘比丘登山。她說,登山探險的經歷改變了她對人生和生活的態度,使她成為一個更有毅力,且心態更豁達和自由的人,不再拘謹自己於固定模式來行事,懂得以更彈性,多元且從容的心態來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