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我們還在路邊吃雲吞麵

: 07/07/2018 - 12:14

曼谷路邊攤禁令生效已經一年了。這一年來,曼谷都市管理局顧問主席Wanlop Suwandee成為眾矢之的。但他極力為自己開罪,指責市面上流傳的報導斷章取義,堅稱他們關注的是食安問題,他們仍然關心低收入族群,所以才沒有剷除通羅區(Thonglor)、考山路和耀華力路(唐人街)這些地段的路邊攤……呃,excuse me,住通羅區那一帶的都是非富則貴喔,出沒考山路和耀華力路的都是遊客喔,你們關心低收入族群個屁!

曼谷免費雜誌《BK Magazine》最新一期,也有關於泰國政府下令全面掃蕩曼谷路邊攤一年後的專題報導,題為〈路邊攤禁令對曼谷來說究竟意味着什麼〉,引言我還沒讀完就笑到碌地了:“曼谷路邊攤‘禁令’生效已經一年了。世界還在運轉,我們午餐時間還在(路邊)吃雲吞麵……”原文作者寫的是“ba mie”,其實很像我們的雲吞麵,一樣可以乾撈,一樣可以煮湯……ok,這個不是本文重點,其實我想說的是,跟我一樣,顯然這篇報導的作者也不賣曼谷都市管理局的賬。

這一年來,曼谷都市管理局顧問主席Wanlop Suwandee(這篇報導把他的名字拼成Vallop Suwandee)成為眾矢之的,但他極力為自己辯護,指責市面上流傳的報導斷章取義。老兄,一家媒體亂亂報導才叫斷章取義,要是每一家媒體都這麼寫,那到底是誰喊狼來了?他聲稱禁令僅只針對那些持有臨時准證的路邊攤販,所以只有一小部分的路邊攤會受到對付。

他又對天發誓曼谷都市管理局關注的是食安問題,認為曼谷應該向新加坡、吉隆坡和雅加達看齊,末了不忘加上一句:“我自己也愛吃路邊攤喔。”根據他的說法,曼谷都市管理局仍然關心低收入族群,所以才沒有剷除通羅區(Thonglor)、考山路和耀華力路(唐人街)這些地段的路邊攤……呃,excuse me,住通羅區那一帶的都是非富則貴喔,出入考山路和耀華力路的都是遊客喔,你們關心低收入族群個屁!

關注曼谷路邊攤販動向的非牟利組織及學者都一致認為:實情並非這樣。很明顯的,曼谷都市管理局這個禁令,針對的不僅只是一小部分的路邊攤飯,或是某些特定的地段而已,它影響的範圍遠比官方說法更大,更遠,更深。他們發現,百年鮮花批發市場、Ramkhamhaeng夜市和素坤逸路上的路邊攤飯消失後,出沒當地的人數也跟着下降了,這對附近一帶的商家造成了一定的影響,有些業績大不如前,有些縮短營業時間,有些乾脆結束營業。Ramkhamhaeng夜市某個店家在受訪時表示:“之前,我還以為這個難題只有路邊攤販需要面對。但我現在知道,路邊攤販的難題也是我的難題。”

這些業者和路邊攤販都在尋找發聲的管道,以讓政府聽見他們的心聲。Ari這個日漸受到文青遊客必去的熱點的路邊攤販甚至聯合起來起訴政府,導致清除該地路邊攤的計劃不得不暫停下來。《BK Magazine》也訪問了幾位路邊攤販。其中一位質疑政府只保留唐人街考山路這些遊客區路邊攤的做法,她說,整個曼都是遊客,其他地方難道不需要路邊攤嗎?另外一位認為,泰國政府應該關心的是泰國人和泰國文化,不是遊客。

【這裡那裡】誰需要另一個新加坡?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