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遊自在】有故事的愚園路

: 07/07/2018 - 11:43

上海愚園路的漂亮裡弄很多,不同時代不同風格,英國式、西班牙式、混合式,互不相干,各自精彩,混血的表情透露了城市的身世。

朋友說,不如去愚園路走走吧,這條不算寬卻長約3公里的小馬路,有一條路的精彩。雖然對遊客來說,愚園路不比南京西路或淮海路有名,但對上海人來說,這條路太有故事了,老上海最有名的娛樂舞廳百樂門、漢奸汪精衛住過的花園洋房、張愛玲住過的常德公寓和唸過書的聖瑪利亞女中都在這條路邊上。不久前,靠近江蘇路段的愚園路也經過改造,甚至換上了全新的垃圾桶,街上設計了不少凳子,讓人逛累了,有地方歇息,路邊湧現了不少精緻的咖啡館,新落成的創意園區吸引了更多時髦的人口。

初夏的愚園路,綠意沿着街頭而一路旖旎,一百多座歷史保留建築隱藏在路上的小巷弄裡,由於鄰近租界,上世紀不少富商名人在這裡建造了花園洋房和新式裡弄,是當時的高級地段。愚園路上的洋房和裡弄都大有來頭,31號的英國維多利亞哥特式的花園洋房是汪精衛故居,現在已經改成少年宮,這條毫不起眼的弄堂裡的別墅群還住過不少名人,包括國民政府外交部長陳友仁,他的夫人就是新馬南洋畫派的奠基者之一張荔英。閒逛時,遇見路易艾黎的老家,你對這個人的認識不深,但是知道他曾經住在這裡,竟然也讓你感覺溫暖,想更瞭解他的故事。

綠樹掩不住華麗

愚園路的漂亮裡弄很多,不同時代不同風格,英國式、西班牙式、混合式,互不相干,各自精彩,然而由於守衛森嚴,所以如果你把自己打扮得太像遊客,一般都會被拒於門外,只能望“弄”興歎。

名氣最大的湧泉坊,守衛也最森嚴。建於上世紀三十年代,那是裡弄建築的黃金時期,為三層西班牙式的新式裡弄的經典示範。弄寬為6.5米,不像其他裡弄一樣讓人感覺壓迫,也少了生氣。裡弄的盡頭是一間漂亮的洋房,混雜着西方和東方的設計元素,四面牆都各有喧嘩,混血的表情透露了城市的身世,房子讓厚實的城牆保衛,茂盛的樹木也遮掩不了洋房的華麗,這是早年華成煙草公司總經理陳楚湘故居,而湧泉坊也主要是他出資建造的。

假裝主人,穿過裡弄的過街樓,混了進去。四點鐘的陽光讓奶黃的粗礪牆面多了一種溫柔的質感,裡弄的洋房公寓多是拉毛牆,粗糙的牆面能打散兇猛陽光,漣漪在牆上瀲灩起來,讓人賞心悅目,那是那時代的智慧。西班牙式連排老房子,有點敦厚老實的樣子,中年男子在陽光中打瞌睡,那是星期六的午後,不用上班,適合午覺。一隻虎紋花貓悠然路過,連住在這裡的貓也有一種不可一世的表情,睥睨着大街上的各種浮誇,“百樂門裡那間廁所只怕比夜巴黎的舞池還寬敞些呢”,白先勇小說《金大班的最後一夜》裡的百樂門就在愚園路的邊上。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