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者暢談.彩繪仁心】 國際醫療(三)

: 07/07/2018 - 10:39

在前一章國際醫療系列裡,我們看到了一個轉介至國外做肝臟移植治療成功的個案,在利益權衡得失下算是功德一件,但如果接收的是一宗國外治療“不成功”的案例這種情形又會有怎麼樣的結果呢?

某天中午,正當自己在診間用午餐時,忽然收到了一則簡訊。“您好!我是陳小姐,請問現在方便問您一些事情嗎?”這位認識的陳小姐有點不好意思地問。

“是的,我現在有空,請問妳有什麼事嗎?”我說。

“不好意思打擾您,事情是這樣子的。我爺爺是一位肺癌患者,他最近去新加坡做化療時發生了併發症,造成吸入性肺炎住進加護病房,後來還做了氣切。現在他醒過來了想說回來這裡繼續治療,請問您這裡可以接收他嗎?”陳小姐問。

這個問題一時之間實在不好回答。試想想,一位上了年紀的肺癌患者,會選擇去新加坡做化療應該是肺癌蠻嚴重無法開刀才會如此做,然後在治療過程中又出了併發症造成肺炎,呼吸困難無法脫離呼吸器才做了喉頭氣切(tracheostomy),此時如果讓他回來這裡治療應該會困難重重、面臨許多挑戰,因為說不定他可能在轉運過程中出現意外,甚至是回到我醫院後沒多久就走了,到時候對醫生或是醫院的名聲都不太好。

“唔,陳小姐,我想這個問題現在有點難以回答……”我回答說。

“黃醫生可不可以拜託您,因為我爺爺他知道自己時日不多,只是他很想家想回來見親友們最後一面而已,我們對他的病情已作了最壞的打算。”陳小姐有點急的說。

結果在經過了一陣子討論之後,我還是選擇收下這個案例。過了兩天,這位陳姓肺癌末患者就用專機送回到了他的家鄉住進了醫院,由於他已做了氣切且無法自行呼吸需用呼吸器,我只好先把他送進加護病房做初步評估、治療與處理。

何謂癌末患者的善終

陳先生到了加護病房後意識清楚,能夠與人用手勢溝通(因做了氣切無法用聲帶說話)。本以為陳先生意識清楚,還有體力來用手勢與人溝通,應該有機會脫離呼吸器,甚至是脫離氣切管,恢復自行呼吸與說話多活一段時間,無奈的是在經過約一個星期後仍然難於讓他成功脫離呼吸器,原因是他的肺癌已散佈全肺甚至是多處器官,造成肺內容易二氧化碳滯留,自行呼吸沒多久就因體內二氧化碳過高而陷入昏迷不醒。這下子問題來了,患者到底要在加護病房住多久?會不會病逝於加護病房?

正當自己還在想患者無法脫離呼吸器接下來該如何做時,陳先生卻用他顫抖的手寫下了四個字“我要回家”。看到了這四個字,自己剎那間被怔住了,因為這意味着說要放棄所有治療,而回家若是沒有呼吸器支撐的話,那絕對不是在家等死,而是會馬上死掉的。

所以說,對於一位癌末患者來說,雖然回家臨終似乎是一個可以接受,甚至可說是比較人性化的一個選擇,但我可不能就這樣子讓他回去,因為這樣做不僅不屬於臨終關懷的做法,反而更像是安樂死!(這在我國可是違法的)

為了不讓陳先生回到家馬上因二氧化碳滯留造成“安樂死”,經過了許多安排後,終於替他找到了居家照護護士以及居家呼吸器。還記得當自己告訴陳先生可以放心回家時,他緊緊握住我的手流下了感激的眼淚,自己當時的心情也是非常激動……因為我知道他是在向我告別了。

一個星期後,我收到家屬通知說陳先生已在家中安詳逝世,自己當時心想:“這應該算是陳先生的遺願吧!在此祝他一路好走,靈裡永遠安息。”

(作者:黃學謙)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