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人離鄉賤

: 07/06/2018 - 14:47

俺那小弟見我終日足不出戶,生怕給悶到憂鬱症什麼的,遂想到不如推薦我跟他的一個白人同事的老婆,齊齊到台商廠找點事幹云云……這事姑且就不說了,但說起這台灣廠的情況,我光是聽就耳朵打結——簡直一團亂麻。

據悉,那原本是間關閉的舊紡織廠,地方政府以諸多稅務優待的條件,拉攏到這家台商來投資。後者誤以為有當地政府作靠山,萬事沒在怕。哎呀,他們不知道地方官員也是民選的,一碼歸一碼,各部門自有奉公守法的頭頭執行任務,完全沒有“大曬”這回事的。吃了不懂多少塹後,終於稍微長點智了,這外商才逐漸投入當地民情依法來辦——工廠的機器終於獲得准證可以啟動了。

不過,他們似乎沿襲自己文化的作風,高級的管理層全是由台灣入口,且多是有裙帶關係的姨媽姑爹(狀似專門派來住盤數的)。然後,底下再請一些白人做經理,管住再底下做工的幾乎是墨佬和黑佬。高層那些明爭暗鬥的風雲就不好說,光是下層那些做工的傢伙就夠棘手了。人家老外當個經理,朝九晚五準時上下班的,要加班你們亞洲人自己去加吧,跟你拚命難不成會有分股咩?接下來,那些看管機器的操作員,嘿嘿,一聲機器壞了,就抱着手臂站在那兒閒聊——哎呀,機器不壞都想弄壞它,休想他們會為機器不運行着急。更不堪的是,他們明打明就有點欺負這些連英語都兜不攏的台商人員。

因廠裡有三十多號亞洲人,故特闢出一個可供煮中餐的食堂,短短時間就被煮飯的墨婆搞得烏煙瘴氣。沒人奈何得了她,結果俺小弟忍不住出面讓她留下來清洗(有貼補時薪的),哼,人家劈炮就走人咧……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