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學東南亞各國繫綁花樣 李子富推廣紗籠創意穿法

: 07/05/2018 - 12:16

李子富向來熱愛綁法百變與花紋多樣化的紗籠,於是,他後來乾脆辭去任職多年的大馬時尚品牌市場規劃一職,全職投身紗籠事業當中,希望藉此推廣紗籠之美。

目前,他把作品放在檳城數個文創基地寄賣,同時每週日在興公司快閃文創市集擺攤。不過,他並非成長在紗籠興盛的時代,他之所以認識紗籠,也是一場無心插柳的結果。

中學畢業後,他曾遠赴日本求學,完成兩年的日語課程後,本想繼續進修設計課程,無奈家人反對且當時經濟能力有限,他只好返回檳城尋找工作。

蠟染昂貴 機械染織紗籠吃香

他先擔任日本駐大馬工廠秘書一職,後來再轉職到沙巴當導遊,專門接待日本顧客。然而,枯燥的工作性質,並不適合嚮往藝術創作的他。

直至擔任大馬時尚品牌市場規劃一職,他方才正式定下來,且一待便是9年。究其原因,這份工作除了可以讓他時常接觸時尚單品,也可學習管理市場動向,以及如何呈現與宣傳服裝,為他未來創業販賣紗籠打下良好基礎。

但是踏出舒適圈重新奮鬥,他坦承也曾作過一番天人交戰,畢竟夢想可否養家活口,他心中也沒有底。直至後來他在泰國曼谷遇見一名服裝設計師,並且獲得對方同意,將其部分作品帶回大馬販售,才真正展開創業的道路。

與此同時,他曾擔任微電影演員並被導演要求身穿紗籠演出,才真正的認識紗籠。“既然創業在即,我為何不順便推廣紗籠呢?”基於這個想法,他才真正開始專研紗籠的諸多綁法,並且尋覓多種中性風格的紗籠。

“目前許多紗籠都以色彩艷麗的花紋為優先,顧客群也以女性居多。但紗籠只是一塊兩米長的布料,端看穿搭者如何穿搭與選擇而已。我每次選擇紗籠時,都會先想這類花紋是否適合男性,如果我有自信穿搭,同樣的也會適合男性顧客群。”

他說,紗籠花紋的染織方法多元,除了常見的蠟染,亦有人工彩繪與機械染織。不過,前兩者單品價格太高,並非人人買得起,而傳統素色格狀花紋又顯得單調無趣,反而機械染織的紗籠更加吃香。

除了全馬跑透透尋找紗籠樣式,他也爭取與紗籠工坊合作,希望來年可以推出花紋由自己所設計的紗籠。

徒手將紗籠綁成衣裙褲

東南亞諸國皆有把未經過裁剪縫製的布料直接披在身上的穿法,有者則以特殊綁法將布料化為裙子、褲子或上衣,其中尤以泰國、柬埔寨、越南、印尼與馬來西亞為最。

李子富說,雖然東南亞諸國鄰近相依,但布料的花紋設計也略有差別。例如印尼布料的花紋偏向色彩濃豔,花紋精細複雜,而泰國則盛行以條紋或橫紋製成的花紋狀紗籠。

在尋找紗籠的過程中,他發現大馬出產的紗籠因地區不同,其花紋風格也會有所差異。例如吉蘭丹出產的紗籠花紋華麗隆重、登嘉樓的紗籠花紋則較為簡單,並以大自然題材為主。

“但現代人已經越來越少穿搭以紗籠縫製而成的傳統服裝了,我想最主要原因便是其花紋缺乏現代化設計感。不過,近年來越來越多友族設計師聚焦在設計紗籠當中,這也在友族時尚圈內掀起一陣風潮。”

雖然他積極推廣紗籠,但目前得到的迴響不大,顧客群也以遊客或友族同胞居多。他說,在開齋節前便有不少友族同胞向他購買紗籠,當作傳統服裝衫繽布(Kain Samping)來使用。

兼售手作藤球庫達可潘

離開原先的舒適圈投身創業行列後,李子富便面對許多難題。由於他的創業性質與手作人相似,但因目前檳城仍舊缺乏永續性平台可讓手作人發表與寄賣作品,以致他在創業初期便已嘗盡苦頭。

他熱愛亞洲文化,從最初前往日本留學,迄今成為全職販售紗籠相關手作品,未來也會推出花紋由他所設計的紗籠。

或許是地域相近,他發現亞洲各國文化源頭相似,例如日本文化與中國唐朝文化相近,而泰國文化又與柬埔寨相近。

然而,這種有形或無形的傳統文化卻日漸式微,且逐漸退出大眾眼前,讓他深感惋惜。“我很喜歡懷舊的事物,總覺得其中蘊藏一種記憶感。”

於是,他突發奇想,開始在全馬各地尋找逐漸被遺忘的事物,而紗籠只是其中之一,其店內也有其他被人遺忘的舊物,如手作藤球、手作馬來貘公仔與庫達可潘(Kuda Kepang)模樣的書籤等。

“我希望可以通過這些手作品喚醒人們關注傳統文化。”

辦紗籠時裝秀  融入時尚元素

去年年尾,李子富完成第一場紗籠時裝秀,並嘗試把時尚元素納入紗籠穿搭中。現場除了展現各種紗籠綁法,也推出屬於春夏兩季色彩花紋的紗籠,並且有他以紗籠布設計剪裁而成的服裝等等。

他在引進紗籠布販售之際,也勤於手作,例如自行設計T衫、紗籠花紋風格的文具與收納袋等。

此外,專研人像攝影多年的李子富,也頻頻邀請朋友擔任模特兒,穿上他的品牌的紗籠與手作品,在攤格處可見的模特兒照片皆是他獨力拍攝完成。

他將自己的品牌命名為Sawang,因泰文Sawan代表天堂,馬來文Sarang Lelabah代表蜘蛛網,他將這兩個詞融合在一起,除了想表達文化融合之意,同時也希望為品牌注入“編製品天堂”的涵意。

製成枕套領巾環保袋

紗籠的標準長度約莫兩米,但也就是這兩米長的布身,讓李子富深深着迷,究其原因便是千變萬化的花紋讓他感到新鮮。

他經常開發紗籠新用途,例如將它當作手作品的原材料,製成四方形抱枕套、環保袋或是領巾等單品。他說,紗籠最為迷人的地方,便是充滿創造力。

他常向顧客說,紗籠其實是“隨手塞,隨手攏”,並無固定綁法。除了可以用來穿搭,也可以當作盛放物品的布袋,或是當作保暖用的圍巾等。在友族同胞的紗籠使用經驗裡,更曾將紗籠吊掛在兩樹之間變成吊床。

“例如在海灘戲水時,我們可以把紗籠綁成泰國傳統服裝Jongkrabane,把一塊長布環繞腰際打結固定後,再把布的兩端捲拉過兩腿間並塞到腰背處,形成類似蓬鬆的燈籠褲造型。不過,紗籠只有兩米長,所以用這個綁法會變成小短褲。”

他除了頻頻學習各國對布料的不同綁法,同時也嘗試開創新的綁法。不過,這也使他染上一種習慣,即每每看到友族同胞身穿紗籠時,便會在腦中研究他們的綁法。

“我最常教導顧客的一種綁法是柬埔寨綁法,皆因這種綁法可以營造出肚腩縮小的視覺效果。這個綁法也較為簡單,即先穿上紗籠並在腰間處將布拉成平行線,雙手各執左右布角,再先左後右的收攏,然後反覆打結兩次。”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