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抗癢與抗藥

: 07/04/2018 - 13:52

就在握緊拳頭強忍着不去想不去抓,瞬間腦子裡奔走出的念頭是:一個人到底對自己知道多少瞭解多少?

在過敏症來襲之前,素來對自己“能吃能睡能行”的健康值頗為滿意。哈,甚至偶爾不免在私底下露出一副帶點欠扁妄為自滿,沒別的,老娘就是底子好。好得甚至可以時不時在阿斗姐妹面前,翻白眼作示威狀對她們說:“你們兩個年紀輕輕還抵不上老娘。”就是說,姐妹倆去做推拿,一下子就被師傅戳破這裡那裡皆有毛病——一個運動過虐一個運動過略。(大斗老常到健身房自虐得拉傷筋骨是家常便飯;小斗則是雷打不動的宅女除了滑屏運動其他一概略過。)

然而,這個自嗨的興頭,隨着天外飛來接連三發的過敏症後,直接打臉就把樂子給滅了。人真的就知道自己嗎?在攤上這過敏症,風風火火地被折騰了短短這些時日後,才倏然發現自己對這副臭皮囊,裡裡外外根本是一無所知的。一向認為健康到位的自己,敢敢就在一夜之間被顛覆掉——到底潛伏在身體裡有多少反叛的因子,恐怕只有天曉得。

更不堪的是,而自己遭受到皮肉上的忍耐度,哎,真是遠遠低得叫自己蒙羞——各式各樣萬念俱灰的念頭都有了。突然感到十分慶幸,啊,謝天謝地自己剛好不早不遲,出生在一個比較先進文明的年代,如果適逢不幸活在半開化的黑暗時代,肯定不被屈打多少就必成招。

可是,在一個典型老美的角度來看,有病吃藥是理所當然,老娘死扛着拒絕用藥——倒還挺有“堅韌力”。當然,他覺得頗為匪夷所思的,老娘似乎在畫錯重點,怎麼會把抗癢淪為與抗(用)藥混為一談。誒,也許老娘抗拒的就是那個“病”字……

 

(光明日報/副刊專欄‧作者:山離)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