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重新再忍

: 07/03/2018 - 18:11

早在入冬後,已深受過敏症折騰,小腿密密麻麻長了片凍瘡田。這個毛病打從N年前冬季出遊(將就孩子假期嘛)就開始出現,之後每年一入冬,它就成了我身體一個精忠報季機。不過這些年來,我把智慧提升到另一個高度——遇強則強,遇虐則虐,無視掉它,反正天氣回暖它自然慢慢識趣地退場。

不意,今年被大斗看到,說是皮膚太乾燥造成,為盡孝道特地把她一瓶擦臉用的潤膚油給老娘擦腳去——哎呀,真是愛我反而害了我!偏偏我又老糊塗沒經思考,也沒醒起如今已值夏日,就只管照她說早晚各搽一遍。直到一晚被腳癢醒了,愕然發現不但沒有好轉,病情更急轉而下——草莓田從一小片蔓延開整個小腿去。這是從沒有過的嚴重狀況。天呀,沒幾個月又入冬了……老娘只能捂臉。

唉,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冬季腿上的凍瘡已搞得我萬念俱灰,而這個春季又首發得了花粉症(艾城可沒辜負了其山城的威力,看來明春還得選住城裡較妥當)。可這個節骨眼上,偏還得多添一茬不知來由的過敏症,認真搞得遍體鱗傷。這下,不管為家人還是為自己,當然死命撐着粒聲不敢出,費事整出個大頭佛來。遠水難救近火呀,省得大家操心之餘,還充作江湖郎中給出一大籮筐餿主意。

從過往經驗所累積而來的認知高度,治過敏症第一警惕就是千萬不能去搔癢。一次沒能忍住,用手指輕輕揉了揉耳屏,偶滴媽呀,這簡直是自掘墳墓通往痛癢的黑洞掉下去。不消會兒,一雙耳朵就被揉得紅腫簡直像極新鮮滾熱辣的油炸豬耳。說真的,真恨不得成為另一個梵高——把耳朵割下來……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忍無可忍,重新再忍!

文/山離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