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世界杯‧16強‧全場成績】比利時 3:2 日本

: 07/03/2018 - 04:02

(俄羅斯·羅斯托夫3日訊)在領先兩球情況下,日本遭到比利時連進三球逆轉,止步16強......此役,場上沒有輸家,日本讓全世界認識到了亞洲足球的光芒,歐洲紅魔上演勝利大逃亡,日本可以抬頭挺胸回家。

16強面對比利時,日本主帥西野朗賽前透露,球隊沒有練習點球,一句說話講到明:“我們無意死守到點球大戰。”果然,“東洋武士”開場之後真的積極跑動爭取機會,一有機會就高位逼搶,就是不讓比利時踢得舒服。

而比利時這邊,也有意跟日本展開一場“技術流”對決,整個上半場下來,比利時確實技高一籌,多次把皮球傳到禁區內,但是昌子源、長谷部誠和吉田麻在球門前創造了一堵牆,盧卡庫等人一直無法以舒服的方式射門,比分被凍在0比0。沒有在過早的時間給對手進球,進入了膠著的狀態,這是日本最理想的比賽運行方式。

下半場,就在比利時人還在想著如何把球傳進日本大門的時候,日本在一次防守成功後發動反擊,柴崎岳一腳後場直傳穿透了維爾通亨的防守半區找到原口元氣,後者一腳高質量射門抽向遠角,0比1,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日本取得了領先。

比利時還沒來得及收拾情緒,日本4分鐘後又打進一球了!香川真司前場得球後做球給乾貴士,後者調整後迎球直接就是一腳高質量遠射破門,0比2,就是在亞洲,也不會有人遺留如此空檔給乾貴士。

輸給了身高體格

日本兩球也逼醒了沉睡中的比利時,馬丁內斯換上了人高馬大的費萊尼和查德利,比利時人要用身高和體格上的優勢來決勝負了。果然,高塔出場之後,比利時開始用高空球衝擊日本防線,第69分鐘,日本在一次角球防守中解圍不遠,維爾通亨頭球擺渡似傳似射,皮球擦著橫梁掉進了日本大門,1比2。

74分鐘,阿扎爾左側傳中,1米94身高的費萊尼輕易的壓制1米80的長谷部誠,小禁區頂進扳平球,2比2,雙方重回同一起跑線。

賭命式換人不成功

西野朗並沒有選擇拖進加時,而是繼續進攻,所有人都看得出,全場不停奔跑的日本人,體能已經快到極限了,加時賽可能將會完全崩塌在比利時人的衝擊之下。本田圭佑和山口螢出場,開始搏命。本田上場沒有幾分鐘就在禁區內轉身打了一腳橫樑,甚為可惜。傷停補時,日本獲得了一個禁區前的任意球,本田圭佑踢出了一腳很有質量的電梯球,庫爾圖瓦在門前橫撲,將球補出。

然後一場悲劇就發生了,比利時人進行了一次高效的反擊,德布勞內長驅直入分球右側,穆尼耶推進後橫向傳中,盧卡庫中間一漏,後點無人防守的查德利推射破門,3比2,比賽重新開始後,沒有踢5腳,裁判就吹響了終場哨。

0比2實現逆轉  上一次是1966年

比利時在0比2落後的情況下,連進3球完成了史詩級的大逆轉,上一次世界杯出現這樣戲劇性賽果,還要追溯到1966年時,距今已經52年了!

想要在世界杯落後兩球逆轉,這到底有多難?歷史數據可以很好的告訴你。

世界盃淘汰賽中,上一次上演兩球的逆轉已經要追溯到1970年,西德在8強賽對陣英格蘭的比賽,英格蘭在第31和第49分鐘由穆萊利和彼得斯各入一球,2比0領先西德,但碧根鮑華的進球吹響了西德反攻的號角,席勒之後扳平比分拖入加時賽,蓋德-穆勒在第106分鐘完成絕殺。

而上一次有球隊能夠在90分鐘內完成2球以上逆轉已經是1966年的事情了,距今超過半世紀,尤西比奧領銜的葡萄牙面對朝鮮,開場24分鐘就遭遇三球落後,但隨後尤西比奧上演大四喜反超比分,奧古斯托鎖定勝局,葡萄牙5比3神奇逆轉朝鮮,時隔52年之後,又一支亞洲球隊遭遇了這樣的大逆轉。

不換人是想再進一球  西野朗:四年後強勢回歸

慘被比利時進三球逆轉,日本主帥西野朗坦言對結局感到失望和震驚,並表示日本會在四年後強勢回歸。

被問及為何沒有在2比0領先時及時進行調整,西野朗解釋說是因為還想趁勢再進一球、徹底鎖定勝局。“我希望球隊能再進另一個球,雖然球隊在此後的時間掌握過場上局勢,但對方換人後,局勢一下子就被扭轉。我們本有機會贏,卻沒料到是這樣的結果,可能這就是世界盃吧。我對結果感到失望和震驚。”

“我責怪我自己,我質疑我的戰術。”西野朗表示。“前任主帥哈利霍季奇創造了現在的這支日本隊,培育了這支球隊的某種風格,他做的一切需要被尊重。但我加入了很多自己的東西,我們的球員也知道我希望要什麼,我們所做的一切創造了現在的這個結果。”

雖然最後一刻慘遭淘汰,日本隊仍然創造隊史上首次在16強賽攻入兩球的歷史,對此,西野朗說:“從結果看並不是一個成功的結果,我們的目標是進入下一輪,但這場比賽中,我們收穫了很重要的經驗,能夠帶到未來的比賽中去。對日本足球而言,未來這四年,我們會回顧此次世界盃的征程,如果這次以算作一個小進步,那下一次我們就要更成功。”

求勝欲實現大逆轉  馬丁內斯:從小夢想對巴西

成就一場大逆轉,比利時主帥馬丁內斯表示,除了換人帶來改變外,最主要還是因為球員們擁有一顆不服輸的精神。

“在0比2落後時,我們必須找到解決辦法,做出一些回應,但我們更需要的是取勝的慾望和團結。如果你看看數據,就會發現這樣的大逆轉在世界盃上很少發生。我認為,取勝的關鍵是球員們的個性、專注度、求勝欲和不放棄的精神,還有替補球員出場後帶來的改變。”

涉險過關後,比利時將在8強硬撼巴西隊,馬丁內斯對此感到異常興奮,他更透露自己從小就夢想有一天會在世界杯上與巴西交鋒。

“我從小就夢想和巴西在世界盃淘汰賽中交手,我們將享受這場比賽。”而在馬丁內斯看來,巴西也是目前最強的隊伍,“和巴西交手時,你得知道他們是世界最佳球隊。所以我們要知道如何和這樣的球隊交手,他們擁有內馬爾和庫蒂尼奧等一秒鐘就能決定比賽的球員。”

技術傳控打不出  比利時絕境拚身高

有多少人相信日本對比利時能領先2球?而在日本領先2球之後,又有多少人相信比利時還能還魂?劇本如此改道,令人始料不及。

事實上,比利時完全可以避免吞服這一劑驚風散,他們在上半場的打法,令自己身陷絕境,險些葬送爭冠的前景。

日本的平均身高較對手矮了5厘米有餘,無需教練證書你也知道該怎麼收拾他們,比利時卻偏不走這條路。也許他們認為,即便是技術對抗,比利時也有絕對實力擊敗日本。

比利時有這樣的思維也無不對,從場面來看,比利時整體上確實技高一籌,可惜他們在心態上沒有擺正,不大把日本球員放在眼裡,這點也完全可以反映球場上。

歐洲紅魔自開場後,處理球太拖拉,前場不乾脆,偶爾傳到腹地後還要炫一下球技,後場更是屢有失誤,庫爾圖瓦半場結束前還差點“下蛋”送球。

前45分鐘的比賽在日本隊喜歡的慢節奏和缺少身體對抗中度過。

比利時的鬆懈也讓日本逮到了兩次進球機會,維爾通亨處理身後球太過粗心大意,輕易的讓原口元氣突入禁區射門得分,而乾貴士的遠射,同樣是比利時掉以輕心所致,讓他在沒有對抗下起腳射門。

落後兩球後,馬丁內斯被迫修正自己的打法,調出費萊尼作為殺手鑭,用他們最不想的身高和體格的差距來擊潰日本人。

8強惡鬥巴西

而事實也證明,日本完全無法在高空對抗比利時,每次傳入禁區都造成日本防線大混亂,丟掉的首球就是源於日本門將處理高空球不干淨,費萊尼第二球完全體現出雙方的身體差距,絕殺一球則是日本人體力已經透支。

艱辛擊敗日本後,比利時將在8強惡鬥南美勁旅巴西,只要比利時能充分發揮自己的身體優勢,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