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漂流木化腐朽為傳奇 邱文皇打造功能性藝術品

: 07/03/2018 - 07:59

邱文皇個人木作展覽“裸——土木攻城:木篇II”之“當漂流的木不再漂流時”於5月27日至8月27日,在檳城潮人居二館展出。

他說,在進行創作時,他並未刻意選擇以木頭作為材料,只是因為他從小就一直接觸木頭,所以,木頭才成了他鍾情已久的料子,在機緣巧合之下,就發展出今時今日的這一系列作品。

對他來說,所有的創作都是一種表達。儘管創造出來的每一個作品都不一樣,但其背後都有一個故事,就算沒有故事,至少它是當下所要表達的一種情感。

“搞藝術也並不只是談作品,也是經歷、體驗、感受和感想,這一切都很重要。”

邱文皇很慶幸自己是一名藝術家,因他認為藝術之路給了自己多姿多彩的生活。雖然有別於一般人,但至少生活不會那麼枯燥。

他認為,藝術必須是來自於生活、理念、經驗、體驗內的經歷和感受,這麼一來,藝術家才會有想要表達的想法。

須先了解藝術才能表達

“每一個人的存在都是想要表達一些什麼,只要是活着的就會表達,只有死的東西才不能表達。至於我則是通過藝術去表達。”

他說,藝術的成份就是強調內心的直覺,而直覺是無法解釋的,只要感覺是對的就成立,不對的就摧毀再重做。

“當我們要表達一樣東西,首先就必須了解他。這跟兩性關係是一樣,唯有互相了解才能一起生活。當然,除了了解,也要看看是否合適搭配等。”

藝術分有很多種類,像是表演、建築、雕塑、電影、戲劇、繪畫和服裝設計等等。而今天環繞在展覽廳內的桌椅擺設等物品,就是邱文皇的表達範圍。

他認為,想要表達自己的其實也不只是藝術家,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表達方式,最好的例子就是做好自己的本份,不斷的提升自身的領域,讓別人看得見自己。

曾靠繪壁畫為生

1992年,邱文皇畢業於馬來西亞藝術學院純美術系,當時,他選修的是油畫。在畢業以後,他先是以自己學會的技巧“找吃”,從事藝術工作如畫壁畫和一些設計工作。

對他來說,生活上的滿足因每個人的遭遇不同也有所不一樣,而他個人的看法都是較為樂觀的,因此,即使是“找吃”,他也要讓生活過得好。

他說,一個人的生活過得好,未必要賺取很多錢,但他也不否認,金錢主要是能讓自己過想要的生活。這麼一來,在搞藝術和創作時也會比較安心。

回憶起剛畢業時,他說,當年自然是“有什麼就做什麼”,因此,在畢業後的最初3年8個月,他都在學院的畫廊工作,這也是他的第一份正式工作。

“過後,我選擇離開,那是因為我開始覺得自己應該要有所改變,且應該面對另一個我。於是,我開始畫壁畫、為旅店畫裝飾畫等等,不過,這些都不屬於個人創作,因為主要都是畫別人想要、別人喜歡的商業畫。”

以廢棄物為創作材料

邱文皇一直鍾情於木頭,升學的那些年也因沒太多錢創作,加上他不想花父母的錢,因此,他當時都是以別人丟棄的東西來當材料,其中,木頭就是經常被人遺棄,但卻可成為實用材料的一項工具。

“別人所謂的垃圾和丟棄的東西,都可以成為我們的工具。藝術家就喜歡具挑戰性的東西。”

他說,這種“撿垃圾”的作法難免被人標籤和歸類為“骯髒”等說法,但他還是保持着這樣的心態重複去創作,對可以找回來的材料進行維修和改造,創造出屬於自己的作品。

“當維修和改造不再能滿足自己的時候,就會進入創造的階段。這時候就會減少撿垃圾,反而是尋找適合自己創作的材料為主。我也會採用現在還有的材料,而撿垃圾時也只是選擇自己很喜歡和合適的材料。”

他說,從過往撿垃圾的經驗和認知中,他也慢慢讓自己有所提升,而創作就是靠經驗,再加上觀察的累積,把自己心裏想表達的都呈現在作品上。

他也認為,並非每個人都可以明白自己想表達的內容,但這並不重要,畢竟一個作品的呈現未必要有依據,能否感受到作者的感受也是見仁見智的。只要根據自己的直覺,以自己的角度去觀看就好,畢竟有些事情是作者本身看不見的。

展覽以真誠赤裸為主題

談起展覽主題“裸”,邱文皇指稱,這個主題的意思是真誠赤裸,那是一種內在精神。

他說,這裡所談的“裸”是指創作時需有一顆真誠的心,而不是通過欺騙、圓滑等負面因素去製作。

“而我採用的每一塊木頭也是沒有穿衣服,都是那麼實實在在的赤裸呈現。”

邱文皇早期的“裸”系列作品以純木居多,近年來才開始融入其他媒介,如鐵和鋼等等。

自滿致創作慾望變弱

“很多人會拋出一個疑問,為何藝術家要創作?但對我來說,這個問題就像,為什麼我會是一個藝術家。我只能說,這是與生俱來的,無法解釋。”

邱文皇說,很多人常會問“為什麼會這樣?”或“為什麼會那樣?”,他認為,這都是很難解釋的,就像很多人會有某些性格和行為,這也都是無法解釋的。

“當然,這個世界上會有很多不同的聲音,別人會對我們的行為提出一些看法。而我們要做的不是去反駁,而是聆聽為什麼別人會這麼說,若有不明白的地方,就請別人解釋,而不是不斷自我保護,拒絕聆聽。”

他認為,藝術家的提升其實關乎很多外在因素,因此,藝術家不能把自己放得很大、很自我,因外在因素才是導致一個藝術作品持續發展的張力。

“如果一個人太過於自我,且沾沾自喜,就會把自己搞垮。當一個人對自己很滿意的時候就很難前進,創作慾望就會變弱。”

不過,他也強調,在吸收外在因素的同時,眼睛所看見的必須與思想一致,否則就會出現眼高手低,想得到卻做不了的情形。

他說,這種過程很自然會形成情感和情緒上的波動,但他認為,這樣的人生才不會平淡。

“當然,也有藝術家選擇平淡的過活,這並沒有對與錯,但我不願這樣,因為生活會很枯燥。我覺得遇到外在因素或波動的時候就該去面對和挑戰,讓這個波動去波動我的生活。波動也是一種價值,相對的,平淡的生活反而會過得很辛苦。”

對生活的追求,每個人有所不同,也因此,他認為不能隨便標籤他人,或以他人的感受和眼光看待一個人。“因為你或許覺得波動的生活會讓他過得不開心,但他本身卻不這麼認為。”

作品出自緣份及信任

邱文皇說,想要完成一個作品,除了設計之外,信任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而這也促使了緣份的產生。

他解釋,很多作品的完成都是出自緣份,這個緣份多是來自於自己對別人的信任,信任他人可以協助自己完成想要的東西。

“信任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其實,藝術家並不需要所有的事情都親力親為,就好像一件家具作品,當中除了木之外,還有一些銅鐵類的支撐物,如果需要進行燒焊打鐵的工作,我並不擅長,這時候就要委託工匠幫助我去完成。”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