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來去去】聞啼鳥

: 07/01/2018 - 13:59

雖然金馬崙已經過度發展到令人喪氣的地步,一些靠近森林的邊角地方,吱吱喳喳鳥啼聲還是聽得到的。

這次下榻的路德布道洋房,位於一條寧靜的小路盡頭,兩面都是樹林,環境清幽得很。洋房花園面對山谷,幾隻長住此地的鵲鴝在樹上歡唱,這種庭院鳥歌聲婉約,早上賴在床上聽,尤其感到無比幸福。

無論早上或下午,樹林裡各種聲音不斷,是一支由蟬、蟋蟀、松鼠和鳥類組成的交響樂團,我循着聲音在幾株樹之間來回走動,大概叫得出不超過5根手指的鳥類名字。火簇擬啄木嘎嘎嘎連串由快轉急地啼叫,就在不遠的樹上,聽起來有點噪,可是辨識度非常高,因為牠的體積比其他同屬擬啄木大,只要枝葉不太繁茂,不難看到牠額頭上那簇火紅羽毛,以及脖子下一圈黑色頸紋。另一種山區擬啄木,三個音節的鳴聲乍聽之下,像ca-ta-log,遠遠聽見,即刻可以叫出它的名字:黑眉擬啄木。最好玩的還是紋胸巨眉這種雀形目,體積明明很迷你,單調的“鍾鍾鍾”鳴聲響亮,有種雷聲大雨點小的感覺,每次都撩得我忍不住微笑。

從路德布道洋房走出去大概五百米,有個斜坡好像通向某座度假公寓,朋友說這裡最多小鵑鳩,我們走上去,果然看到十來隻,小鵑鳩頭上和長尾巴上的銹色,從近處觀看,特別顯眼。山坡左邊下面有道清流,幾個原主民少年躲在那裡,一陣小石子劃過空氣的聲音,小鵑鳩驚慌拍翅,少年箭步衝到路面,一把拾起掉下來的獵物,見到我們,急忙將彈弓藏在褲子後面口袋裡。我喊住他們,要他們示我手上的獵物,只見小鵑鳩胸口一個窟窿,身上的羽色頓然失去光彩。

朋友遠遠躲開,皺着眉頭說:“太可怕了。”

後來,吃過午飯回去住處,見洋房附近有一些剛剛燒過的木柴,朋友苦笑說:“他們烤來吃掉了。”

那是山上原住民少年當日的午餐吧?

文/多風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