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曬肚腩】狗,頭

: 07/01/2018 - 13:57

《犬之島》好看嗎?好看。聽說這是Wes Anderson向黑澤明致敬的力作,有粉絲還特地撰文分析這部動畫如何從黑澤明和Orson Welles這些大師汲取養份。如果你可以毫不費力地指出片中,哪一個畫面是在向哪一個大師單單眼的話,你的觀影樂趣想必會多一些。可惜我從來都不是黑澤明和Orson Welles的影迷。甚至有人在這部片子中看到了《銀翼殺手》、小王子和狐狸、希特勒和猶太人,嘩。這些影評真是專業得讓我汗顏,它們讓我驚覺自己的想像力有多貧乏,從頭到尾我看到的只是一個小孩尋找愛犬的故事而已,歹勢。但我相信,就算我不知道各個典故出處,也無損這部動畫帶給我的樂趣,雖然愛貓族VS愛狗族這種二分法未免太幼稚了,Wes Anderson這樣污衊貓咪,這是很令愛貓人不滿的。

《斷頭家族》(Hereditary,正式中文片名譯成《宿怨》)的結尾我也非常不滿,好端端的一部倫理恐怖片,差一點點就可以成為經典,要不是因為太爛尾了的話。不過撇除這條狗尾,前面部分還是很精彩的,它跟不久前引人矚目的《寂靜之地》(A Quiet Place)都是今年最好看的恐怖片,兩者都擅於利用聲效和氛圍,營造令人毛骨悚然的壓迫感。最恐怖的恐怖片是無需讓觀眾看見鬼怪的。當年《異形》和《厄夜叢林》(Blair Witch Project)最虐待觀眾的地方,就在於觀眾始終沒有真正看見異形和女巫,每個觀眾心裡都有自己的異形和女巫。《斷頭家族》選角很好。飾演媽媽的Toni Collette是我喜歡的澳洲演員,每次我在這部那部電影裡面發現她也有份演出都很開心。不過這回最讓我過目不忘的是Milly Shapiro,她詮釋的小女兒一出場我就認定是全片最恐怖的角色,甚至比鬼還要恐怖,果然後來(我就不透劇了),她只需要發出一聲“喀喇”,就足以讓我們聞之喪膽。

文/林蛋大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