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築系畢業熱愛攝影 陳偉彥專業興趣二合一

: 06/29/2018 - 18:10

來自檳城的陳偉彥雖是畢業自建築系,但他更為人熟悉的身份是攝影師。他自15歲開始攝影,經歷過不同時代的相機發展演變,且對攝影的熱愛始終如一。

由於他既擅長攝影,又有建築專業背景,因此,他經常拍攝建築物,以鏡頭來記錄具有歷史價值的古蹟建築物所經歷不同年代的演變,也以鏡頭來突顯現代建築物的特徵。

現年47歲的陳偉彥,其外公是一名攝影師並曾開設攝影店。雖然如此,外公在世時,他還未對攝影產生興趣,而是在外公過世後,他才涉足攝影。

“外公過世後,遺留下來的相機都由外婆完好的保留着。而且,父親和姑丈都很喜歡為家人拍照,於是,我在中學時期也經常使用家裡的相機自行摸索攝影。由於當時我還沒有上過攝影課,因此所拍攝出來的照片效果都不佳,不是太模糊,就是曝光過度。”

後來,他才到檳城“環球攝影學院”報讀夜間的攝影課程,接受正式的攝影技術訓練。

為了更進一步學習攝影技術,他也曾到過攝影店當攝影助理,一人包辦攝影店裡大小事物,包括得協助攝影師打燈、整理布景、更換膠卷、清理鏡片、使用發泡膠製作室內背景道具等。

“當時,攝影助理也得向師傅學習如何用刀片削2B鉛筆,以便筆心更尖細,再用手握好鉛筆,以手指的力度輕輕地在圖片點上黑點來修飾黑白照片。一般上人物肖像或全家福的黑白照都需要修飾,至於產品或建築物等照片則沒有修飾。”

他說,當時八十年代,拍攝黑白照、彩色照,以及彩色正片(又稱幻燈片)3種不同類型的照片就得使用3台不同類型的相機。因此,每當他跟着攝影師傅到戶外進行拍攝時,就得抬好幾個重箱子,裡面放置了不同類型的相機、相機腳架、燈泡、燈腳、背景布、背景紙等等。

當時,他在課餘期間就兼職當攝影師,每逢周末和晚間,他便替人拍攝婚禮、活動開幕儀式、少女專輯等,逐漸累積了各種攝影經驗。

曾辦攝影展

之後,他到紐西蘭的大學深造,雖然他選修建築系,但始終未放棄攝影,除了經常拍攝大學校園建築照片,他也替同學拍畢業照,以及舞台表演等照片。

2002年畢業回國後,他受聘在檳城赤道藝術學院擔任室內設計系主任和講師,過去16年來,他除了指導室內設計,也指導攝影。

他曾在國內舉辦攝影展,也曾受邀到日本、廣州、紐西蘭等地展出。其中2003年的“紐西蘭攬勝”(紐西蘭攝影展)展出80幅作品,是他迄今辦過最大型的個人攝影展。

拍多張小圖再合成全景圖

陳偉彥因有建築系專業背景,使他對建築物的構造和美感特別有研究,因此,過去多年來,他最常拍攝建築物。

“我拍攝建築物時,除了突顯它的氣勢,也把建築物拍得正、直和立體,這並非一項簡單任務。由於有些建築物的範圍廣泛,因此,每當拍攝建築物及其週邊範圍的全景圖(Panorama)時,無法通過一次拍攝完成,而得對着建築物和週邊環境拍了30至50張小圖後,再把這些小圖用電腦技術接合組成一張全景圖。”

須考慮拍攝時天氣狀況

他曾為檳城著名古蹟之一的龍山堂邱公司拍攝全景圖,當時,他也是將龍山堂邱公司和週邊建築拍了30至50張小圖後,再組成大張全景圖。

此外,他也曾試過拍攝建築面積超級大的全景圖,當時,他拍了數百張小圖後,再用電腦技術接合組成一張全景圖。

他說,每當拍攝建築物時,他也得考慮到拍攝當天的天氣狀況,還有光線亮度,以及建築物面向東、南、西、北方向等問題,以便可以從適當的角度來捕捉該座建築物的風貌。

“除了拍攝該建築物的全景圖,我也會特別聚焦拍攝它的特徵。例如古蹟建築屋脊上鬼斧神工的雕刻以及藻井上精緻的彩繪和浮雕等。”

由於他擅長拍攝建築物,因此他於2003年受邀全權負責拍攝《檳州宗祠家廟簡史》的圖像,並花了6年時間拍攝了檳州150間各姓氏宗祠家廟,目前,該簡史的上冊已出版,還有下冊出版程序尚在進行中。從2003年開始拍攝以來,他所拍攝的各宗祠家廟圖像已展出11次。

除了拍攝已建竣的建築物,他也曾受發展商邀請到工地拍攝還未建造完成的建築物,以記錄建造過程。每當得進入工地拍攝時,他都會戴上安全帽才開工。由於有些建築物建設在沿海地區,為了拍攝全景,他也曾乘船在海上拍攝。

享受手動相機拍攝樂趣

陳偉彥從九十年代開始投入攝影行業至今,經歷過不同年代的相機發展過程,曾使用過手動相機、自動對焦相機,數碼相機來進行拍攝工作。

“雖然市場上有全景相機可用來拍攝全景圖,但它的鏡頭和速度都有所限制。自從數碼相機面世後,攝影師拍攝全景圖時,確實比以前更容易。但有些壯觀和盛大的場景,我還是得拍很多小圖再用電腦接合成全景圖。”

等待看照片心情忐忑不安

2009年,檳城極樂寺觀音八角亭落成並舉行盛大的開光大典,他受邀擔任大會攝影師,負責拍攝此盛況。由於他得同時將觀音八角亭整體建築構造,還有所有排列在八角亭前方的眾多嘉賓全部攝入鏡頭內,因此,他同樣得使用數碼相機拍了30至50張小圖再接合成全景圖。

他說,數碼相機使攝影更方便且效率更高,但卻不如使用手動相機和自動對焦相機攝影來得更有趣。

“在那個需要使用手動相機和自動對焦相機攝影的年代,每當完成拍攝後,我得等待膠卷沖洗成底片後,再從底片中選擇需沖洗出來的照片。那種等待看照片的心情很複雜,既忐忑不安,又充滿期待。這種過程也是一種樂趣,但數碼相機卻是即拍即可看到效果,使這種樂趣不復存在。”

他披露,在九十年代,沖洗每張底片的價格是80仙,如果其中一張照片的拍攝效果欠佳,便等同浪費了80仙。“因此,我當年每拍一張照片,都會小心翼翼的按下快門。這也促使我不斷鞭策自己,得時刻改進攝影技術,但如今這種對攝影技術有所要求的過程也不存在了。”

他說,把底片沖洗成照片的過程,可讓人感覺到照片除了具有視覺效果,也有觸覺(摸到照片)和嗅覺(照片用藥水沖洗的過程)。如今,除非人們將數碼相機拍下的景物沖洗成照片,否則,就只能從銀幕上看照片,而失去觸覺和嗅覺的過程。

為無人認領遺體拍照

過去多年來,陳偉彥經歷過比較特別的攝影經驗是,他曾受檳城中央醫院邀請到太平間拍攝往生多時,但一直無人認領的遺體,以將遺體照作為醫院的記錄。

曾拍攝手術過程

此外,他也曾受私立醫院邀請進入手術室拍攝手術過程來作為醫院的記錄。

“進手術室拍照的經驗很難忘,那是因為我在拍照時清楚地聽見醫護人員為人體器官開刀的聲響,當時我全身發麻,但還是得完成拍攝工作。”

手機所拍照片解析度低

除了數碼相機,如今許多人也常使用智慧型手機拍照。但陳偉彥認為,智慧型手機雖使攝影更為大眾化和生活化,但用智慧型手機所拍攝的照片的解析度,比用相機攝影的圖片解析度更小,因此,手機所拍照片沖洗出來的效果欠佳。為讓圖片呈現更好的效果,他一直都使用相機攝影,而未使用手機拍照。

用測光表測亮度

如今,他除了使用小型、中型和大型數碼單反相機攝影,過去20年來,他也常使用測光表來測量光線亮度,因為他覺得測光表測量光線亮度非常精準,尤其是拍攝室內商業產品攝影時更需要使用它。

除了拍攝建築物的外觀,他也常拍攝建築內的室內設計圖。無論白天或夜晚,凡是室內的光線亮度都比室外低,因此,每當在室內拍攝時,他都使用三腳架。

義務拍自然生態建築作記錄

陳偉彥說,攝影除了是他的興趣和工作,同時也是一種使命感。因此,在過去逾30年來,除了商業攝影,他也義務性地進行“檳州地方年代演化的圖像搜集與分析”,還有“檳州自然生態環境影像搜集”,為地方和自然生態在不同時代的改變進行歷史記錄。

“我從15歲開始就一直在拍攝檳州的建築,當時不知拍後有什麼用途。多年後,當我發現同一座建築歷經時代的演變而使其外觀有所改變時,我再拍攝同一座建築,再將建築物以前和現在的風貌進行對比時,才發現反差甚大。尤其是那些有歷史價值的古蹟建築,有些經過修復後,外觀比從前更好;反之,有些古蹟建築,經過裝修後卻失去了獨特的韻味。”

喚醒愛護生態意識

他自願義務性地進行“檳州地方年代演化的圖像搜集與分析”,將檳州各種建築前後不同風貌攝入鏡頭,並通過講座與大眾分享,希望藉此讓大眾從影像中省思這些改變對於後代會帶來好或壞的影響。他也走進大自然裡,拍攝植物、鳥類和昆蟲,希望藉此喚醒大眾愛護生態環境的意識。

他自稱是“攝影痴”,除了拍照也愛收集相機,以及與攝影相關的物品。因此,2013年,他與3名攝影好友林金興、陳永豐和李景順一起在檳城設立“亞洲相機博物館”,將國內各舊相館關閉之前留下來的攝影器材,還有老一輩攝影師臨終之前交託給他們的攝影遺物等,收集在博物館內展示,希望藉此向曾為攝影作出貢獻的老攝影師致敬,還有向大眾傳達正確的攝影訊息。

簡介

◆具備條件:攝影知識、攝影技術。

◆材料/裝備:小型、中型和大型數碼單反相機、測光表、三腳架等。

◆服務範圍:拍攝古蹟或現代建築物、室內設計、開幕典禮、婚禮、人像照等。

◆收費:有時以拍攝時間長短而定,有時則依拍攝項目的難度而定。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