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開千百度】 談談稿 寫寫作

: 06/27/2018 - 10:32

那天跟前輩許友彬閒聊,他談起不勝唏噓的往事,年輕時生活拮据,他走去找報館工作的友人,看看有沒有稿可以寫,想賺點生活費。

對於賺稿費過生活這一回事,我感同身受,我從第一份編劇工作至現在的廣告創作,我都是靠絞腦汁寫文字維生。

2000年我離開出版界後,曾經當過自由撰稿人長達十個月,每星期為各大報章雜誌撰寫各類文章,比如連載小說、微型小說、娛樂專題、方塊專欄、職場文章、兩性文章、歌評、影評、書評、親子文章、時尚潮流專題及性愛專題,這些稿費積少成多,幫我度過十個月逍遙自在的快樂失業時光。

我為報館、雜誌和網站寫稿寫了近三十年,全盛時期每星期的地盤佔據十五個,有些報館、雜誌和網站早已經停刊休業,我還在努力筆耕,如果問我為什麼還在寫,我不要臉地說一句,只要還有讀者喜歡看我的文章,我都會繼續寫下去。

當然,現在寫稿也不是為了稿費,我寫稿多年,當編輯邀稿時,我不問稿費多少,也許有人覺得我漠視文字有價這四個字,也可能覺得稿費太低,我不爭取不講價太便宜人家了。

哈哈,別人怎麼說我從不理會,我在報館和雜誌社都工作過,先別說稿費偏低,連薪水也不高,當你明白有些事情並不像外人想像中的簡單,也不是你我能輕易改變的,你就會選擇該怎麼做?比如自己開報館,調高員工薪水和作者稿費,或不理什麼原因都好,還是會繼續寫下去。

人永遠都有選擇,只是很多時候卻選擇埋怨。如果覺得稿費低,可以選擇不寫,如果選擇寫,就不要嫌棄,如果嫌棄,就跟編輯爭取,爭取不到,可以選擇不寫。

有人說:寫稿是不為稿費,但也不可以如此低價,太不尊重作者,也不尊重文字了。

 受邀寫稿就是獲得肯定

道理是這麼說,但這卻是沒完沒了的爭執。所以,既然說不清,我選擇回歸寫稿的初衷,因為喜歡文字創作,喜歡跟人分享,喜歡得到別人的欣賞,喜歡傳達快樂的元素,所以我選擇寫啊寫啊寫,就這樣度過三十年逍遙自在的快樂寫稿時光。。

想想編輯邀你寫稿,就像入圍金像獎的演員所說:能夠入圍就是一個肯定,我已經當自己得獎了。

這是自欺欺人?還是能人所不能?真的都不重要,只要你選擇你喜歡的,就繼續向前走吧。

容我說一句虛榮的話,能夠在各大報館和雜誌寫稿三十年,可能就是憑着這一股什麼都不理的傻勁,傻傻地用文字跟傻傻追隨我的讀者打交道吧。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