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吃素的殘暴族

: 06/27/2018 - 10:31

那天跟對面鄰居湯米閒聊起,咱家院子的果子不懂遭什麼天外橫災,離奇地一夜消失殆盡,也沒留下一絲可供追蹤的蛛絲馬跡。他一聽不假思索就說,肯定是土撥鼠。原來他也是受災戶而且很嚴重那個,偌大一個院子的農作物,被啃到面目全非去。“假如給我看到牠們立馬亂槍射殺勿論。”他恨得牙癢癢地說。(他擁槍械無容置疑……)

論面積,湯米那可以再另添建多一棟房子的後院農耕地,咱家的小後院自然沒法比較,所以他的損失亦然。他指着院子一角的一個草叢說:“那兒住着一家兔子,但牠們沒那般大的破壞力,牠們吃一點我吃一點,長久以來大家皆相安無事。但,這土撥鼠不行,太瘋狂了,殺傷力無窮。”其實當湯米一直重複嘟噥着Groundhog,我這對動物零知識的偽農婦,就只能胡亂猜他講的是野豬(hog是豬嘛)。

直到一日大斗調派的天兵來載老娘去買菜,路過高速公路突見遠處有隻小動物,前兩腳豎立起來,且伸長着脖子像在張望着不懂什麼。老娘就奇怪,怎麼有小狗狗跑失到這種地方來?不意在此地土長的天兵遂說:“吶,不是狗狗,是Groundhog。”電光石火,那一瞬間老娘狀似常識天才上身,倏然知道那是——土撥鼠!

據悉,土撥鼠是農民最大的地害,比起其一眾表親老鼠或松鼠,大大教農民吃不消兼頭疼不已。先是體積牠就比後兩者大上好幾倍,由於是集群穴居,換句話說,家族成員自然倍數擴展神速,為了安家落戶,挖掘能力更是天生異稟。如牠們散居在野外,那人獸無干倒不成問題。但牠們要是進駐到牧場或農耕地發家致富,呃,後果就不止可怕而是不堪設想——儘管牠們是素食者。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