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離開門】誰動了我的果果

: 06/26/2018 - 07:59

其實,一直在避重就輕(可以的話)根本就不想去提,院子裡那檔子開花結果的事宜。沒別的,老娘近年來在致力學習,“沒期待就沒傷害”這句話的真諦——說白了,不就是咱們老祖宗所謂的忌諱唄。當然,老娘另外還有一個欠揍的惡習,那就是:不問耕耘只問收穫——對參和有陽光泥土這檔子勞動有了心理上的疲沓。(以前挺愛拈花惹草甚至被女兒封為花癡,可是不懂怎樣的,近年來連萬年青這類幾乎全不費工的都懶得養了。)

在這住了廿多年的小弟,聽得自詡果食主義的一家子口沫橫飛要種這果那果,冷靜地澆盆冷水好讓咱們也冷靜一下:“沒有人在自家院子種果樹的!”他這話一點不假,在城鎮竄行依所見家家戶戶雖綠意盎然、參天大樹處處,但就真的沒見哪家院子有可吃的果子。加州姊妹C幾年前在加州屋價巔峰期賣掉房子,來記乾坤大挪移,將所得一半的錢就在北卡換到整座山及大屋。後來其他姊妹來探望總結評論就這句:“整座山沒粒生果子吃。”

“吃得了多少?”俺小弟這樣說。照他的說法,為吃水果而種樹,這就跟為喝奶去養頭母牛——同樣可笑。先不說施肥澆水冬季保養這檔子勞心勞力,光是鳥兒終日成幫結隊來啄食和落下處處屎跡斑斑,足已讓人抓狂。更壞的是,這些不管是不是黃皮樹哥,總而言之統統皆是“不熟不吃”的德性。“到時看你怎麼搶得贏鳥兒。”小弟補刀說。

所以,他的院子沒果樹,還有一塊空地皮也由其晾着。

可今兒看到院子蕩無一果的情況,唉,如真真等得到去擔心與鳥爭吃這回事簡直算走大運了——天曉得在這之前還得經歷多少未知的天競地爭災害?

文/山離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