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廢棄生活三之一】先改變自己再改變社會 鄭鳳雲倡極簡生活

: 06/26/2018 - 07:59

每當我們在享受美食,在追趕潮流,在度假或衣食住行上隨手扔掉的塑膠垃圾,都是殺死鯨魚、海龜、海豚、海鳥和其他美麗動物的罪魁禍首,在大眾才剛剛開始留意到環境問題的當下,有些人老早已經把責任扛在肩上,身體力行,當起“不塑之客”來。這些人自稱為:零廢棄生活實踐者。

我曾經在馬六甲丹絨端遇見一位唸海洋科學的大學生,他在沙巴唸書時,有過一次試圖拯救擱淺領航鯨的經驗,儘管大學研究院全力搶救,領航鯨仍不幸死亡,他們在解剖時發現,鯨魚肚子裡滿是塑膠垃圾。到了今時今日,有關動物被垃圾噎死的事件,已經不是什麼新鮮事,每年被塑膠垃圾奪走生命的海洋生物乃至鳥類數也數不清。

好幾個月前,網絡上流傳着一段潛水員在峇厘島海洋垃圾穿行的視頻,拍攝有關視頻的英國潛水員認為污染峇厘島海面的塑膠垃圾除了來自當地河流,也可能來自印度洋與太平洋,也就是說,這些海洋垃圾也可能來自你我。

與太平洋垃圾帶相關的視頻,相信很多人都曾經在網絡上看過,這座被戲稱為第八大陸的垃圾帶有兩個美國德薩斯州那麼大,並且以10倍速度擴展當中,垃圾種類包括塑膠袋、各種塑料包裝、塑膠瓶罐、玩具、輪胎等等,估計重達1億5400萬噸,成為嚴重生態浩劫,讓我們不得不自問:到底,我們在日常生活中為地球製造了多少負擔?

夫婦加一隻狗 兩年500毫升垃圾

沒錯,是我們殺死了領航鯨、信天翁、綠海龜和鯊鯨,每當我們在享受美食,在追趕潮流,在度假,在衣食住行,隨手往垃圾桶扔掉的塑膠垃圾,都是罪魁禍首,在民眾剛剛開始意識到環境問題感覺束手無策時,有些人老早已經把責任扛在肩上,身體力行,當起“不塑之客”來。這些人管自己叫Zero Waster——零廢棄生活實踐者。

Zero Waste Malaysia大馬零廢棄創辦人鄭鳳雲早在跨入2016年的第一天開始,就已將零垃圾生活作為自己的人生目標,這兩年多來,她和老公以及一隻狗所製造的垃圾全部加起來,可以裝進500毫升玻璃罐子裡,令她一夜之間顛覆自己生活習慣的那股力量,是心裡的一把火,她受夠了眼看着環境受污染而無能為力的感覺,受夠了袖手旁觀,受夠了言行不一致,於是把心一橫,一舉拋掉陋習,改變態度,讓自己從“製造問題”的一方變成“解決問題”的一方。她認為,人要先改變自己,才能改變社會,與其坐着等,不如當領頭羊。

有關鄭鳳雲零垃圾生活的報導散見於國內各報章(包括《光明日報》),這兩年來,她一路摸索,憑着一顆 “強大的心” (她說,很多時候你必須要有強大的心,跟人家說:不!)堅持自己的立場,簡化生活方式,拒絕所有塑膠包裝,在實踐零垃圾生活同時,也感染其他人,號召具有共同理念的人們一起站起來,為維持地球環境而努力。

逛夜市 自備容器購物袋

創辦大馬零廢棄初期,鄭鳳雲常常把自己的生活照曬出來,將她在實踐零垃圾生活的點點滴滴,張揚地與人分享,以鼓勵在門外探頭的人走進來看看,爾今大馬零廢棄官方面子書上每天都有許多人,張貼廢物利用新點子以及實踐零垃圾生活的各種小貼士,對於這樣的改變,鄭鳳雲的滿足感不言而喻。

為了方便大馬人實踐零垃圾生活,大馬零廢棄召集18名志工,利用數個月的時間,將馬來西亞三百多個回收站、各種維修店、散裝食品店、有機蔬菜供應商、無包裝烘培供應商、無包裝商店、綠色酒店等地點,標籤在地圖上,作為實行減垃圾的生活指南。

從創辦到現在,大馬零廢棄舉辦過的活動不算多,可是影響力卻是漸進式的,他們的首項活動“零垃圾逛夜市”(Zero Waste Night Market)的參與人數儘管只有區區幾人,可是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這幾個自備購物袋和食物容器的年輕人,想必已在夜市小販或旁觀者心中播下了一顆種子。

錢省下了  精神也富足了

大馬零廢棄的第二項活動是同樣生活化的“零垃圾野餐”,比起第一次,參加人數明顯增加。跟着,他們協助環保組織“Sampah,Menyampah”推廣“拒絕吸管”(Tak Nak Straw)運動,製作出一部強調塑膠吸管對環境造成傷害的短片,這段短片在社交網絡上已獲得超過5500次點擊率。與此同時,他們也聯同“Sampah, Menyampah”舉辦一項為期3日的 《A Plastic Ocean》影片放映會,藉以提高公眾環保意識。

到目前為止,大馬零廢棄舉辦過的最大型活動,是去年12月的 “零垃圾嘉年華會”。這場嘉年華會貫徹零垃圾主張,獲得多家綠色概念供應商支持,更受到國內媒體關注與報導。大會是日壓軸,乃是零廢棄鼻祖貝亞強森“零廢棄生活”分享會,吸引不少慕名而來的群眾。

隨着知名度增加,作為大馬零廢棄創辦人的鄭鳳雲與許淑怡的生活也跟着忙碌起來,她們開始受到邀請,為公司或環保團體提供諮詢,以減少垃圾的產生。不久前,《國家地理雜誌》採納其意見,在國內舉行的地球日馬拉松比賽中不提供用過即丟的水瓶與水杯,減少這項比賽對環境造成的負擔。在《國家地理雜誌》地球日馬拉松賽的錄影中一閃而過的“回旋葉子”旗幟,在在顯示出大馬零廢棄日益強大的影響力。今年6月,大馬零廢棄也會協助Greenpeace Malaysia設計零廢棄活動,並受邀於6月3日登上The Greenpeace Rainbow Warrior Ship參觀。

鄭鳳雲曾經說過,零垃圾生活是一個尋找代替品的過程,在這過程中,垃圾減少了,錢省下了,最重要的:精神也富足了。

展開運動 支持Zero Waste

鄭鳳雲在實行零垃圾生活的同一年與伙伴許淑怡共同創辦Zero Waste Malaysia,她與許淑怡是因為信念相同,才會成為朋友。她提起二人相識過程:“我在社交群組看到有個馬來西亞女子在北京實行零垃圾生活,便嘗試聯絡她。“ 這兩個年齡相仿,同樣有愛護地球母親之心的女子一拍即合,兩人決定展開“零垃圾生活”運動,以召集更多馬來西亞人加入綠色生活行列。

經過兩個年頭,Zero Waste Malaysia(以下譯為:大馬零廢棄)如今共有一萬兩千五百多名會員,當初她們採用這個名字的靈感來自Zero Waste鼻祖貝亞強森(Bea Johnson)的著作《我家沒垃圾》(Zero Waste Home),而貝亞強森也在地球對蹠點的那一頭,全力提倡零廢棄,為改善地球環境努力着。

大馬零廢棄在獲得貝亞強森的同意之後,使用這個名字,它的標誌,是兩片順時針回轉的葉子,代表着這個組織朝向“循環經濟”邁進的志向,也是她們零垃圾生活運動的綠色理念。

簡化行李 解決標籤問題

鄭鳳雲原任職於《星洲日報》,辭去副刊記者的職位之後,便全心投入推行零垃圾生活運動。她說自己沒有野心搞大組織,只想讓大馬零廢棄維持“非營利運動”(Non-profit Movement)的角色。

除了履行自己的零垃圾生活,她也藉着大馬零廢棄面子書平台,與志同道合的組員分享一些心得,比方說:到什麼地方去購買既環保又無塑膠包裝的肥皂、零垃圾旅行的可能性等等。她一面憑一己之力愛護地球,一面摸索着如何把零垃圾生活過得更便利。

有些環保訣竅,是從朋友、組員,甚至老公那裡學到的。她說:“開始實行零垃圾生活方式的時候,我有點緊繃,第一次出差便帶了20公斤行李。“當時行李寄艙的標籤,如今顯眼地待在她500毫升的玻璃容器裡,時時刻刻提醒着她:”後來,老公出遠門回來,說他把行李帶上飛機,沒有用到標籤,我才幡然醒悟,只要簡化行李,讓行李重量少過7公斤,標籤問題便解決了。“

 

光明日報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