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野人在烏布】生日女神

: 06/24/2018 - 12:27

好野家沒有過生日的習慣,遇上野人生日時,頂多就是晚飯後的點根蠟燭、唱首歌兒、切個蛋糕,這種慶祝模式和哥倆幾乎每兩星期就參加一次“熱鬧蹌蹌滾 超級好玩 無敵精彩”的同學生日大型Party相比,只能用“黯淡無光”來形容。深諳“靠父母不如靠自己”的前青春少年兄好野哥,在即將步入11歲門檻的兩個星期前通知(不是商量,是通知):“媽媽,我的生日要到了,我要請同學來過夜。”

噢……好!你要請幾個同學?你知道我們家就這麼丁點兒大,能裝幾個人你要算清楚,你生日當天,學校有主辦彩虹Disco到晚上十點,我們家只有兩台摩多車,最多只能再載2個人,其他人的交通怎麼安排?還有,你們隔天打算玩到幾點?我需要準備幾頓飯?什麼菜式?然後,這個很重要:請你自己去取得對方父母的同意。等你計劃好了,確定邀請者名單後,我們再繼續第二回合的討論……

關於邀請同學到家裡過夜,好野弟比他哥還興奮,來回伸展雙手、翻滾身體地丈量我們家遊戲房的地板:“媽媽,你看,這裡睡三個、那裡睡兩個、廁所前面還可以睡一個……我們可以去跟卡蘿阿姨借折疊式蚊帳和床墊,哥,你要參加Disco嗎?如果參加,我們玩的時間就變少了,還是……我們只參加上半場就好了吧?”前青春少年兄對他弟的“熱屁股”一律以“這是我生日、來的是我同學、關你啥事?閉嘴啦”的冷臉對待。在弟弟面前跩個八萬五的好野哥似乎離翅膀硬了還有一段距離,我等了十三天,等到的只有:“一山說他一定會來,娜麗和瑪葛兒也說可以。”

兒子長大了 自己的事會自己負責啦!

我問好野哥“生日一起睡”活動邀請對象準則是什麼,他答:“一山是我的麻吉,娜麗和瑪葛兒很搞笑。”您知道,我是一個“從一顆種子看到一座森林;從一顆雞蛋看到一頭母牛”凡事想太多的媽,我不禁為兒子“選女伴兒”的着眼點起立敬禮,“是滴,兒子啊,以後找媳婦兒,最重要的考量點就是:跟她在一起,感覺非常輕鬆快樂,你要有本事看到對方內在的光。”

眼看隔天就是“跳完舞後直接載回家一起睡覺”的日子,若再不跟對方家長確定,好野哥第一次自發搞的“生日慶祝活動”很可能就要泡湯了。我這做娘的實在非常願意在兒子邁向翅膀變硬這條路上推一把,那就……拿起電話發簡訊向對方父母確認“請問您同意讓寶貝兒到我們家過夜嗎?我保證男孩、女孩分房睡,而且睡覺的時候,地上都有墊子枕頭棉被、頭上都有蚊帳。”吧!

事實證明,我多此一舉了,對方家長都早已向好野哥親口同意各自寶貝的“這個晚上就交給你了”。對事情不清不楚、不確定的,看來,只有我!好吧,是我自己放的話:“我只負責準備房間、食物、把你的同學載回家,這三樣而已哦!”好野哥沒事先向我“報告清楚+確定、確定、再確定”,是我活該,其實,往好處想:啊!兒子長大了,翅膀硬了,自己的事,會自己負責啦!

好野哥問

為什麼這個女孩很不一樣

媽媽答

因為她是吉普賽孩子

Gypsy child who never, never follows the rules

(出自:Carmen:“L'amour est un oiseau rebelle”)

好野哥問

那我是什麼孩子

媽媽答

你是野孩子

在養兒子的過程中

漸漸明白

我的 缺包容 與 少溫柔  

隨時 噴發的怒火 與 熔岩

成就了 

孩子們成為“野”人的

燃料 與 沃土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