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那裡】回憶開天窗

: 06/24/2018 - 11:50

正當我在煩惱這個星期天該去哪裡野好呢,這才發現原來上個星期天那篇文章,一開頭就犯了個錯誤。我記錯了。當了兩年的流浪狗,回來以後十八年來,除了清萊的快樂窩,我還住過兩家青旅。2008年11月,第一次去柏林,就在東柏林腓特烈樹林區某家青旅落腳,名字現在怎麼也想不起來了。2012年10月,和老友記重遊京都,住左京區某家青旅, 名字倒是記得清清楚楚,不光因為年代較近,也是因為名字夠怪,叫做“六九六九”。前者我睡單人房,後者我睡雙床房,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沒有睡青旅的感覺。前者的單人房是由廚房改裝而成,既小又窄,只有一口小小的窗,比較像是牢房。後者乾淨舒適到沒話講,日本人嘛。兩者地點都很理想,腓特烈樹林區是東柏林最有文青Feel又不假掰的地段,住在那裡氣質都會變得好一點點;“六九六九”則在哲學之道附近,可以閒閒地走路去法然院,整個京都我最喜歡的就是法然院了。

講到日本人,我又想起1998年遊北海道,環島旅行。繞了大半圈,來到屈斜路湖,入住屈斜路井亞青年客棧,屋主親手設計,造型奇特,像太空站,不過因為整棟都是木製,不但一點也不冷冰冰,反而感覺非常溫暖。印象最深刻的是共用衛浴,乾淨到可以睡在裡面。我和另外三個背包客睡閣樓,開有天窗,晚上可以數星星,不是睡不着,而是捨不得睡。屋主真是奇才,不光懂得建築設計,還煮得一手好菜,知道我是吃草的,特地為我一個人準備全素日式晚餐,讓我有一種獨享特權的錯覺。晚餐過後還有水煮玉米,清甜爽脆,那些日本人都把玉米啃咬到整整齊齊乾乾淨淨,我的卻是坑坑疤疤。將近午夜意猶未盡,屋主開車載我們去泡野溫泉,烏漆麻黑的,脫光光也沒有人看得見。我的豔遇是一隻小狐狸,那是我生平第一次看見狐狸,小狐狸不怕人,怕人的話就不會從林子裡跑出來跟我討東西吃。我問狐狸:“你的小王子去了哪裡?”狐狸沒有回答,這是牠和小王子之間的秘密。

光明日報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