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展身手】開刀過程出狀況 麻醉師周素娟 手術台上主導救人

: 06/23/2018 - 10:08

截至2016年,我國總共有822名合格的麻醉師,其中460人駐守在政府醫院;無論如何,我國現階段仍然缺乏麻醉師,根據比例,國內一名麻醉師需要應付3萬7000名病患,與衛生部設下2020年1對3萬人的目標,尚有一段距離。

身為麻醉科醫生的周素娟,在受訪時,揭開了麻醉師的神秘面紗,一一剖析了麻醉師涵蓋各項手術的複雜程度,她所扮演的要角與執行的任務,其中一項是在駐守在手術室內,從頭到尾守護着病患的安危,同時是最早進入,也是最後離開手術室的醫療團隊成員。

談起麻醉師比起執刀的醫生更早進入手術室的原因,她順道講解了手術室的標準作業程序。

手術前先檢查儀器

她說,麻醉師必須先檢查儀器的操作情況、取出足夠份量的藥物,然後確保病人可以安全地進行麻醉與接受手術,才給予麻醉。

“在開刀前,護士先確認病人的身份和先前的同意書簽名是不是出於病患的手筆,要求說出接受甚麼類型的手術;病患的第二輪對話已身在手術室,由麻醉師詢問病人的名字、最後進食的時間,確保是在空腹下開刀。”

周素娟解釋,經過麻醉開刀的病人,他們清醒過後,直到麻醉師簽名,才能由醫護人員推出手術室。

“外科醫生在手術室負責的是執刀部分,還有病人送回病房療養跟進康復進度。”

在手術中途,萬一傷患與病人的性命懸在生死一線,與閻羅王分秒必爭搶人的關鍵角色,便落到麻醉師身上。

周素娟坦言,每當手術出現突發狀況,比如病人昏迷過去,麻醉師便負起了領導急救的責任,務必冷靜地應對搶救病患危在旦夕的性命。

“麻醉師絕對不能慌張,否則無法帶領整個醫療團隊救人了;病人能否張開眼睛甦醒過來,麻醉師肩膀上的擔子最重。”

不能連續值班超過24小時

大多數的民眾因通過大銀幕或是電視劇觀賞到醫生操作急救的情節,於是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而與手術室進行搶救的真實情況不免有所出入。

周素娟不諱言,搶救病患期間,麻醉師第一時間是連同醫生和護士攜手找出問題根源,接着由麻醉師發出明確、清楚的指示,包括決定多少份量的強心劑調整病患的血壓,主持CPR心肺復蘇與輸血等。

“有鑑於此,麻醉師受限定只能連續值班24小時,這是確保能夠在工作崗位上保持最佳的精神狀態。”

手術室深切治療部兩頭跑

麻醉師不必巡視病房中的病人,其工作地點主要是手術室和深切治療病房兩頭跑。

周素娟解釋,送入深切治療病房的病患,包括遇上車禍的嚴重傷患、心肺功能或是各器官衰竭的病人,他們需要每分每秒接受觀察,一旦病情急轉直下,麻醉師隨時準備展開搶救。

“待病患的情況穩定,麻醉師接下來的任務計有插管、操作呼吸輔助器、抽痰,給予細菌感染的病人服用正確的抗生素等。”

此外,在病人開刀前,需要先接受麻醉師的諮詢,以了解術前指導,包括講解麻醉的目的、停止飲食至少6小時的理由,還有術後服用什麼類型的止痛藥等。

周素娟說明空腹的理由,在於避免病人麻醉期間出現嘔吐現象,進而引發噎住、穢物流入肺部導致肺炎;嚴重的話,病患需要住入深切治療病房,以呼吸輔助器維持呼吸功能。

“由始至終,麻醉師就是為了減輕病患所承受的痛楚提供服務。”

視病人狀況決定麻醉方式

麻醉形式分成全身麻醉和局部麻醉,完全麻醉可以通過注射進行,過後再提供麻醉氣體(Anaesthetic Gas)設備,直到病患完成手術才移走。

至於局部麻醉是通過注射進行半身麻醉,或是注射到神經線部位,讓手或是腿部位麻醉。

“麻醉師務必考量病人的身體情況,選擇最妥當的麻醉方式。”

周素娟反映,這項基本職責,有必要顧及部分病患心臟負荷不了全身麻醉的藥物,尤其是心臟病患者;如果是施手或腳部位手術,局部麻醉更為安全,病患不至於完全失去意識,也未影響到心臟功能。

患三高不能完全麻醉

有些病人或是在某種情況下,不能根據一般的程序完全麻醉,患有三高,長期受到高血壓、高血糖與高血脂困擾的病患,也有心臟功能欠佳,比如血管堵塞的風險。

“一旦接受全身麻醉,這類病患的血壓通常會偏低,使心臟無法獲得充足的氧氣,延伸心臟衰弱的狀況;有鑑於此,麻醉師就要出手,注射藥物提高病患的血壓,缺血的話,就要輸送血液了。”

手術室輸血,也是由麻醉師經手,必須先對照一番,確保名字、編號和血型正確,血液已過檢驗,才能輸入病患的體內。

周素娟披露,在某些特殊情況下,麻醉師給予病患下半身麻醉,過後卻蔓延到上半身,引起患者窒息,陷入昏迷。

“麻醉師需要當機立斷插管,供給充足氧氣給病人,再改為全身麻醉;這類病患完成手術後,如有必要,就會送入深切治療病房觀察。”

麻醉比其他專科難讀

周素娟承認,麻醉科比起其它專科,難度更高,屬於難讀、難考,涵蓋非常全面,且相當複雜的專科。

她說,麻醉師接到小兒科、內外科和婦產科等所有類型的病人,加上每個病例各不相同,無時無刻都是在迎接挑戰。

在挑選專科分岔路口中,周素娟從麻醉科和內科之間作出抉擇。

“我在檳城中央醫院實習期間,受到深切治療病房的顧問醫生拿督林秋霞影響,對方樂於指導晚輩,其身教言教,引導我投身麻醉科。”

在周素娟眼中,林秋霞為人隨和,她為病患擬定最佳療程、也清楚知道病患的康復進度,成功帶領醫療團隊拯救一個個活在邊緣的性命,使病人可以在痊癒後,自行走出醫院。

領悟到麻醉師的重要性,周素娟於是鐵了心選擇這一科。

“所幸我在成為正式醫生以後,連續3年獲得優秀的評估成績,跨過了進入麻醉專科的門檻。”

 

 

其它新闻...
你也可能感兴趣...